客观日本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2019年04月09日 社会教育
日本语

日本每7名儿童中就有1人属于贫困儿童

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日本每7名儿童中就有1人属于贫困儿童”,这个令人震惊的数字确实是事实。

贫困主要分以下两种:A.绝对贫困和B.相对贫困。

A.绝对贫困

国民的收入无法满足文化生活所需的最低限度标准的状态。一般来说, 收入未达到购买最低限度生活所需的粮食及生活用品的水平,或者未达到支出水平(=贫困线)的人口被定义为绝对贫困人口。

B.相对贫困

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国民的生活水平显著低于平均生活水平(中等收入)的状态。收入水平在当地属于后10%的人口为相对贫困人口。

发达国家的贫困人口主要使用相对贫困的概念,经合组织(OECD)及欧盟(EU)的国际比较统计就采用这个概念。本文所述的日本儿童的贫困为“相对贫困”。

接下来看一下C.儿童贫困率及D.有儿童的工薪家庭的贫困率(参考图1、2)。

C.儿童贫困率

等价可支配收入(家庭可支配收入除以家庭人口数量的平方根)低于贫困线的儿童(17岁以下)在所有儿童中所占的比例。

D.有儿童的工薪家庭的贫困率

等价可支配收入低于贫困线的家庭的家庭成员在所有属于工薪家庭(户主为18岁以上65岁以下的家庭)的家庭成员中所占的比例。

下面来看一下儿童贫困率的年度走势(图3)。从数据中主要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① 日本每7名儿童中就有1人属于贫困儿童。

② 相对贫困率由16.1%(2012年)略降至15.6%(2015年)。

③ 儿童贫困率由16.3%(2012年)降至13.9%(2015年)。

④ 单亲家庭的贫困率由54.6%(2012年)降至50.8%(2015年)。

有观点认为,贫困率降低的原因可能是受到了颁布的《儿童贫困对策推进法》(2013)的影响。

图1:从有儿童的工薪家庭的等价可支配收入金额来看家庭成员数量的累积度分布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出处:“2013年 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概况”(厚生劳动省 2013)

图2:用于计算贫困率的可支配收入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出处:“2017年 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概况”(厚生劳动省 2018)

图3:儿童贫困率走势图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出处:笔者根据“2016年 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概况”(厚生劳动省 2017)绘制

2012年,日本首家“儿童食堂”诞生

上文大概介绍了日本儿童的贫困情况,作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民间力量,东京都大田区的蔬果店“随性八百屋DanDan”(以下简称“DanDan”)的店主近藤博子从2012年开始开办了“儿童食堂”。无论是孩子单独一人还是跟父母一起,都能放心进店,饭菜物美价廉,在当地提供了供各种各样的人和孩子们交流的“场所”。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随性八百屋DanDan的外观(出处:随性八百屋DanDan)

《儿童贫困对策推进法》在2013年颁布,从国家推出相关法律的1年前开始,民间就开始主导推进儿童贫困对策了。

近藤之所以开办“儿童食堂”,是因为听自己认识的小学副校长说:“除学校供餐外有些孩子每天只能吃到1根香蕉”。

近藤说儿童食堂应该是“孩子独自一人也能放心来吃饭的免费或者低价食堂”,也可以说这就是现在的儿童食堂的定义。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随性八百屋DanDan提供的菜单示例(出处:随性八百屋DanDan)

DanDan是在以前为居酒屋,之后改装为果蔬店里创办的儿童食堂。每周营业1次,费用为儿童一枚硬币(无论是1日元还是1枚玩具硬币均可),大人500日元。每个月大约有70多人来吃饭,其中儿童将近50人。

食材除了利用自己经营的果蔬店里贩卖剩下的蔬菜和特意留下来的蔬菜外,还有日本全国的农户、个人、企业、教会等捐赠的大米和肉类等。

用寺庙的“富余”来弥补社会的“缺乏”,同时解决两大难题

2014年,一个名为“寺庙零食俱乐部”的组织成立。该组织在为儿童提供支援的团体的帮助下,将寺庙里供奉的各种“供品”作为从佛前撤供的“佛饭”,“分赠”给那些经济困难的家庭。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寺庙零食俱乐部的活动流程(出处:寺庙零食俱乐部)

寺庙里的神佛前常年供奉着数不清的点心和水果,另一方面,很多家庭的孩子每天只能勉强吃上一顿饭,根本吃不到点心和水果。

因此,为了“用寺庙的‘富余’来弥补社会的‘缺乏’,同时解决两个难题”,寺庙零食俱乐部应运而生。2017年8月,NPO法人寺庙零食俱乐部在奈良县安养寺内成立,共有1,118家寺院和414个团体加入该活动,收到零食的儿童每月合计约达到10,000人(截至2019年3月)。

在市民活动的推动下,地方政府和企业也开始提供大规模支援

另外,2014年成立了旨在供各地运营儿童食堂的人进行交流,以扩大儿童食堂范围的联络会“儿童食堂网络”,一直在持续开展活动。

2016年在日本所有都道府县举行了儿童食堂宣传活动,启动了旨在建立地区网络的全国宣讲会“扩大吧,儿童食堂的范围!”。截至2019年3月,已完成在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宣讲活动。

2018年成立了NPO法人“全国儿童食堂支援中心·Musubie”。主要负责为儿童食堂和网络团体提供支援、为支援儿童食堂的企业、团体和个人等提供咨询及策划运营支援、开展与儿童食堂有关的调查研究,目的是让儿童食堂成为所有儿童都能放心利用的场所,为建立不抛弃任何人的共生社会贡献力量。

另外,在这些市民活动的推动下,2019年地方政府和企业也开始提供大规模的儿童食堂支援。

例如,埼玉县提出了“挑战新时代预算”,为了消除“循环贫困”,避免那些接受救济家庭长大的孩子成年后再次接受救济,埼玉县将提供支援,在2019年将儿童食堂等的数量由164处(2018年8月底)扩大到800处。

此外,全家便利店也开始在约2,000家店铺的店内用餐区开设和试开设“全家儿童食堂”。

除此之外,鸟取县东部的55家邮局开始致力于接受普通家庭捐赠剩余食材的“Food Drive活动”。

这些活动才刚刚步入正轨。仅仅由一名市民的心愿如今已经发展壮大成为全国约3,000家儿童食堂,而且现在仍然像野草一样在持续扩大中。

可以说儿童食堂就是防止贫困家庭陷入贫困循环(参考图4)的入口。这场由市民发起的运动让国家、地方政府和企业纷纷行动起来,希望今后能进一步为孩子们开创幸福的未来。

图4:贫困家庭的贫困循环

日本各地持续增加的“儿童食堂”

出处:笔者根据“婴幼儿期的贫困与保育”(小西佑马 2016)绘制

【参考资料】
2013年 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概况(厚生劳动省 2013)
2016年 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概况(厚生劳动省 2017)
2017年 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概况(厚生劳动省 2018)
NPO法人“全国儿童食堂支援中心·Musubie”
“第一家儿童食堂”创始人近藤博子讲述现代日本儿童们的“食物”
寺庙零食俱乐部
明坂弥香、伊藤由树子、大竹文雄(2017)《儿童贫困分析》内阁府经济社会综合研究所 松本伊智朗、汤泽直美、平汤真人、山野良一、中嶋哲彦编著(2017)《儿童贫困手册》 鸭川出版社 第5次印刷

文・照片 奥山 睦(Mutsumi Okuyama)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