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外国人在日本就医遭遇的种种问题

2019年05月16日 医疗保健

在访日外国游客和外国劳动力的接收体制有待完善的背景下,医疗机构正为接诊急剧增加的外国患者而绞尽脑汁。笔者多年与说各国语言的外国患者打交道,将在本文中为您阐述外国人医疗所面临的课题。

外国人在日本就医遭遇的种种问题

站在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国际诊疗部门口的笔者(提供:mediPhone)

医疗现场苦于应对外国患者

从2015年左右开始,笔者供职的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东京都新宿区)接到越来越多来自外国人的咨询,他们希望介绍能用自己国家的语言进行交流的医院。几乎在同一时期,来自其他医疗机构的咨询也显著增加,提出“我们医院正苦于无法提供口译服务,能不能帮忙接收外国病人?”

当然,从以前开始东京都内就有许多短期或长期居住的外国人,也存在一定数量的外国患者。医务人员表示,接待外国患者时用动作比划着表达意思,或让患者的朋友帮忙翻译,勉强能应对过去。

然而,最近大家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担心“如果不赶紧完善医疗体制,恐怕会发生严重问题”。这是因为,不必等待统计数据揭晓,人们在医疗现场就能切身感受到“外国患者正在增加”。

以前一个月只接诊一例外国患者,逐渐增加到一周一例,一天一例。从旅游胜地、城镇地区到全国各地,对接待外国患者深感焦虑不安的医疗机构正在不断增加。如果等到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举办前夕再采取措施,则为时已晚。因为这是关乎患者健康和生命的问题。

比如,新宿区进行居民登记的外国人约占总人口的12%,并且还在不断增加。人口增长数量的六成以上是外国人。从上班族到随父母来日本的外国儿童,必须为他们提供多元文化和多语种的行政服务。有的小学用7种语言给当地保育园和小学生家长写信。在笔者工作的职场中,新来的门诊患者有12%是外国人,因此通过翻译说明病情并进行治疗已不足为奇。

日本政府设定的目标是,2020年访日外国游客人数达到4000万人。短期逗留人员对医疗的需求将不断增加。此外,政府的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的基本方针“骨太方针”决定扩大外国人的接收人数,在日本长期工作的外国人也会进一步增加。也就是说,医疗现场正面临着“如何完善区域医疗体制”和“如何应对访日游客”这两大需求。以下列举一些主要问题。

各医疗机构需要自己提供口译服务

即便是日本医生用日语向日本患者说明病情,也不一定能让对方彻底理解。医疗领域的交流难度很大。

因为医疗机构有义务向患者说明病情,所以为了帮助患者理解会想一些办法,比如提供说明资料等。从这个角度考虑可以认为,为完全不懂日语的患者提供口译是最低限度的服务,但日本的许多医疗机构却没有“口译”这个岗位。有些医疗机构想利用外部的口译服务,却没有给译员支付报酬的预算。即使有这笔预算,也会遇到译员不懂医疗术语的问题。

有的医疗机构依靠当地的志愿者提供口译服务。警察机关和法院都配备有提供有偿服务的译员,但生死攸关的医疗领域在这方面却人员紧缺。笔者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实地调查中了解到,当地用公费培训译员,为那些用英语无法充分沟通的居民提供口译服务。他们认识到这是保障患者安全和维护人权的必要措施,并就此达成共识,因此完善了与此相关的预算和研修制度。

在日本,越来越多的医疗机构开始签约电话口译服务,但那些无法负担这笔费用的医疗设施则表现得与这种“互惠互利关系”背道而驰,尽量不接收外国患者。

外国人在日本就医遭遇的种种问题

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国际研修部的医疗口译培训研修手册

医疗方面也存在问题。只讨论“译员不足”“知识和技能不够”这样的问题是于事无补的。笔者所供职的医疗机构和其他医疗机构或团体联合开展医疗口译培训研修活动,还就近年来需求旺盛的越南语、尼泊尔语和缅甸语等语种,为那些对医疗口译感兴趣的人设立了免费学习制度。为了防止出现错译并帮助患者与医生充分沟通,医务工作者可以进行多方面的努力,如口译前向译员告知患者的病情、对话时使用简单的日语、事先提供说明资料等。

不过,我们很难要求民间医疗机构单独提供这种服务。目前已有部分地区的医疗机构开始开展相关合作。在积极发展旅游业的石川县,县医师会签约了电话医疗口译服务,作为医师会会员的医疗机构在需要时可以免费利用这项服务。服务对象除了游客之外,还包括留学生、技能实习生、外国劳动者及其家属。

外国人在日本就医遭遇的种种问题

医院里的双语标识(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医疗费拖欠问题有望解决

在日本,直到检查和治疗结束后付款时,患者才知道需要支付多少医疗费。就算在诊室里问医生或护士“这项检查要花多少钱?”对方也无法回答。但即便如此,也不会出现严重问题,因为和美国等国家相比,日本的医疗费并不算昂贵,而且日本实施“国民皆保险制度”,自费金额只有三成。如果发生因住院等造成治疗费过高的情况,政府还为那些无力支付的患者提供减轻或减免医疗费的优惠制度。

即使是外国人,比如留学生或劳动者,只要和日本人一样加入健康保险,就能享受同等的医疗服务。困扰日本医疗机构的是,有些外国游客没有加入日本健康保险,也没有购买旅游保险,他们在说一声“无力支付”后就直接回国。这笔无法收缴的医疗费,会作为“拖欠款”变成医院的负债。

为什么外国人容易发生拖欠医疗费的问题呢?“绝对不付钱”“欠款逃跑”的恶性事件虽然不能说完全不存在,但为数不多。总而言之,他们是有支付能力的,但在就诊时却由于某种原因而无法支付。

比如,医院只收现金,而外国人手上没有足够的日元;购物刷爆了信用卡,因此无法支付医疗费;虽然加入了旅游保险,但日本的医院无法用英语办理付费手续,所以要求患者先垫付医疗费。不过这些问题都可以灵活应对,比如提供信用卡和借记卡的付费服务,要求信用卡公司提高额度,联系患者在本国的家属并用家属的信用卡进行支付,将与国外保险公司之间的手续委托给代理公司,等等。

如果有译员在场,在选择支付方式时就能顺利进行确认和交涉。当然,即使付出了这些努力,医疗机构依然面临着高额医疗费的支付问题。

需要适应不同文化和习俗

在接收外国患者时,文化和习俗有时也会成为问题。如果穆斯林患者提出不能让家人以外的人看到自己的身体,希望只接受女性医务人员的医疗服务,那么恐怕日本几乎所有的医疗机构都无法满足这个要求。

比如遇到怀孕和生产的情况,虽然东京都内也有医疗设施提供只有女性医务人员的服务,但为数不多。为了孕妇能够安心生产,可以建议对方回国或选择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医疗机构。

患者对食物的要求也是各式各样,有人要求不使用某种特定的食材或调味料即可,有人则希望不要使用医务人员用于手部消毒的酒精。有些问题可以在住院前后由医疗机构和患者家属协商解决,比如只要没有医疗方面的限制,即可让家属带食物过来或利用送餐服务,等等。

传染病对策极为重要

伴随着跨国人员往来的增加,传染病对策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虽然日本的医疗机构有标准的预防措施,但除了医务人员之外,还需要患者和家属的配合。然而,很多宣传海报和小册子也只有日文一个语种。比如,为了预防麻疹和风疹的流行,必须保持95%左右的疫苗接种率。医疗机构需要提供解释日本预防接种制度的多语种资料,以便为那些在日本怀孕、生产和育儿的外国人提供服务,还应完善医疗机构和地方政府官网的多语种医疗服务信息。

此外,对一定时期内居住在日本国内的外国人,如留学生或外国技能研修生等,最好要求他们在入境前进行体检。以往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有留学生因学业和打工导致睡眠不足,加之以营养缺乏和压力过大等原因,最终罹患结核病并传染给日语学校的同学。虽然雇主必须在雇佣技能实习生时要求对方体检,并在雇佣期间为其提供定期体检,但在集体生活中大面积感染结核病的情况仍有报告。此外还有一种风险是,境外的麻疹或风疹病毒被带进日本后在当地蔓延。

为了预防结核病的集体感染,防止本可通过接种来预防的疾病传入日本,也为了不使赴日人员因被隔离而失去学习或打工的机会,入境之前的体检至关重要。但因为这样会影响招生,所以很少有学校或地区积极要求学生进行体检。最受影响的是当事者本人。在如今优先发展经济的背景下,以安全、安心为目的的人文关怀一直不被重视,最终导致当地医疗机构承受巨大的负担。

医疗界进入体制建设阶段

外国人医疗体制的完善绝非新问题。进入2018年后,似乎有许多问题骤然间浮出水面。这是因为医疗机构整体上接诊外国患者的人数增加,预计还将进一步增加,在这一背景下,不仅医务人员,媒体工作者及各地区负责人也增强了危机感,他们意识到,如果对外国人和医疗问题置之不理,将导致严重后果。

正如上文所述,医疗机构在接诊外国患者的初期阶段应解决两大问题,一是确保医疗安全,以守护患者的健康和生命;二是解决医疗费拖欠问题,使医疗机构不至于陷入财务危机。上述问题的解决需要很强的专业性,因此只有对医院内部结构进行调整并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才能减少风险。总之,医疗界已经进入了亟待采取措施的阶段。由指定医疗机构率先接收外国患者进行实践探索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能否建立起旨在保护患者、医务人员和医院的快速应对体制,取决于各医疗机构负责人和干部的决策及行动。

作者 堀成美
转载自日本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