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常态下的日企:中国母婴市场的魅力和跨境电商新政风波

2016年06月01日 在华日企

中国政府自2015年10月通过5中全会发布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以后,是否生育二胎成为中国社会热议的话题。同时,二胎政策带动的母婴市场也吸引了国内外企业前来挖掘商机。

根据中国智库艾瑞咨询的调查,2015年中国母婴市场的规模已超过2万亿人民币,目前仅次于美国,成为世界第二。母婴产品包括孕、婴、童三个阶段以及衣食住行教育娱乐涵盖的各种产品,涉及11大行业,目前消费人群在6,000 万人以上。中国在建国后出现过三次婴儿潮,其中第三次婴儿潮的1985-1997年期间每年新生婴儿的出生数量超过2,000万人,而他们现在开始步入20-30岁的生育旺盛期。这样庞大的育龄人群,再加上二胎政策的解禁或将带来每年约1,600 万的人口增长,预计在未来的5-10年,中国母婴市场将迎来高速持续的发展。

中国母婴市场最大的特点,是跨境电商扮演了举足轻重的"渠道商"脚色。

目前,中国的大小电商企业都开展了跨境业务,而几乎所有平台销售排名靠前的都是母婴类产品,除了奶粉和纸尿裤等,一些日本中小企业生产的母婴产品也倍受追捧,比如Betta的奶瓶等。截止2015 年6月中国网购用户规模达4.17 亿人,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25-30岁用户占比最多,这一年龄层的人群刚好面临结婚生育。

新常态下的日企:中国母婴市场的魅力和跨境电商新政风波

跨境电商展示区"日本馆"(上海高岛屋七楼,2015年9月)

跨境电商对于开拓中国市场的日本中小企业非常具有吸引力。除了"行邮税"带来的价格竞争力,由于"国内保税仓"、"海外仓"和"直邮"等主要的跨境电商模式都是售后缴纳关税,相较于传统的一般贸易,这种方式减轻了企业的资金压力。特别在保税仓报关方面,化妆品、奶制品、健康食品等的初次进口不需要通过繁琐的申请手续取得中国的进口许可证,大大降低了这类产品进入中国市场的门槛。而且由于是电商,理论上,日本中小企业只要进驻跨境电商平台,就可以开展日中贸易。

然而,4月8日以后,中国财政部等连续公布了新的跨境电商综合税和跨境商品零售清单。同时,也有动向显示报关方式可能发生变化,向一般贸易的要求看齐。财政部解释,这次改革的宗旨是为了消除政策对于跨境电商的过度倾斜,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由于新政策变化太大,导致跨境电商和保税园区的海关来不及应对,据报道,4月8日-15日的1周之内主要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进口量减少了60%。

一部分日本企业把"4月8日新政"视为"中国风险"的又一次体现。的确,这次跨境电商的制度改革过于急促,事前对于企业的意见征求不充分,引发的混乱一度波及到海外。这期间,当日企前来咨询时我们给予的建议是,应该认识到跨境电商本身还是一项新生事物,在政策制定上中国政府部门既需要调整各方利益关系,又需要摸索一个同时满足政策规范化和市场发展需求的平衡点,由此引发政策的摇摆也属意料之中。所以,从一开始涉足跨境电商时最好就导入风险分散措施,例如,避免将所有商品投放到保税仓,一部分的商品可以从日本国内保税仓通过"直邮"方式发送;或者,也可以一边小规模试水一边观望,等待政策较为稳定后再决定对策。

在中国,"摸着石头过河"也许是一种商业智慧。但是日本企业习惯于在清晰透明的政策环境下运作,尤其是中小企业自身承载风险的能力弱,往往把政策的不确定性视为需要回避的商业风险。虽然5月25日财政部再次发布通知,明确初次进口的化妆品、奶制品、医疗器械、健康食品等暂缓执行取得进口许可或备案的报关要求,有效期为一年。不过,一年以后政策又将如何变化仍然是未知数。中国市场规模巨大,其吸引力毋庸置疑。但是,日本企业对于中国政策的多变常常提心吊胆。有时,也会听到和日企合作的中国企业抱怨,指出日企谨小慎微,决策缓慢,赶不上中国迅速变化的市场环境。然而,起码这次跨境电商的新政风波证明,有时候"慢"不一定是坏事,也是在中国维持稳定经营的必要策略之一。

文/王淅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作者略历

王淅王 淅

出生于中国四川,在日本居住16年。日本中小企业诊断士。渡日前曾任大学英语讲师、政府部门的外资招商专员、某香港企业的管理层等。渡日后先后在世界500强的日本大型精密器械制造公司和IT公司工作,负责海外市场开拓。2010年成立自己的咨询事务所。2011年4月至2014年3月任日本独立行政法人中小企业基盘整备机构中部本部的海外投资顾问。2014年作为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上海事务所的投资顾问赴上海工作至今。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