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日本的摩托车竞赛——“铃鹿8耐”

摩托车及其他 2017年10月26日

提到代表日本的摩托车竞赛,就会想到每年7月下旬在铃鹿赛车场举办的“铃鹿8小时耐力越野赛”(以下简称铃鹿8耐)。2017年迎来了第40届有历史传统的这场比赛,是角逐在8小时内能绕赛道多少圈的耐力赛。因为在1年中最热的时期举办,所以以比赛条件非常严酷而闻名。正因为如此,迄今为止铃鹿8耐创作出了赛车故障、摔倒、最后关头比赛形势的大逆转等各种各样的变化激烈的剧作。

首次大赛举办于1978年,在进入80年代后日本迎来了史上空前的摩托车热潮。包括50㏄的轻型摩托车在内的一年的销售量达到200万辆以上(目前销量约为35万辆),摩托车成了年轻人憧憬的对象。伴随着这股热潮,大批骑车的人也向铃鹿8耐蜂拥而来。举行决赛的最后一天的吸引观众人数达到15万人以上,发展成了超过宽广的赛车场的观众容纳能力、规模大得出人意料的盛会。

尤其是1985年举办的第8届铃鹿8耐,成了进一步提高铃鹿8耐大赛声望的象征性的赛事。启用了在当时最高峰的越野赛“世界摩托车锦标赛(500)”中连续三次荣获冠军的肯尼·罗伯茨,以压倒的速度为自豪的雅马哈工厂车队在比赛还剩32分钟时遭受赛车故障而弃权。这种难以预料的充满了刺激的比赛的展开、加上到达终点之后的烟花、以及点缀各车队维修站的赛车女郎们的华丽演出,使得铃鹿8耐作为超越赛事的摩托车爱好者们的“盛典”广泛地固定下来。从1980年代到90年代初,在日本的骑摩托车的人们中间,每年一到夏天,去北海道骑车游览或前往铃鹿耐8观战成了时尚。

但是到了90年代后半期,由于经济低迷以及骑摩托车的人减少,铃鹿8耐的人气也开始出现了阴影。这一潮流2000年以后也依然如故,2017年大赛决赛日的吸引观众人数为7万4000人,与最高峰时相比下降了一半以上。但话又说回来,作为日本的体育赛事,这已经是非常可观的规模了。总的来说,不能不说吸引人数超过15万人的80年代至90年代的情况才是不寻常的状态。现在,除了举办决赛前夜的大规模的庆祝活动等,作为赛事的华丽程度反倒比以前有了增加以外,由于被赋予了“FIM世界耐力锦标赛2016-17赛季”系列赛的最终决赛的地位,成了受到全世界高度关注的赛事。

PHOTO

本田技研工业(HONDA)1962年建设的铃鹿赛车场是铃鹿8耐的舞台。铃鹿8耐在耐力赛中以车速之快没有前例而著称,在主赛道上的最高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290㎞。

PHOTO

比赛前的赛道漫步的情形。因为可以真正直接地看到各车队的选手和赛车,因此每次都挤满了许多观众。

PHOTO

现在在全世界的赛事中都可以见到身影的赛车女郎被视为发祥于铃鹿8耐。

PHOTO

8耐名产之一的“赤福冰”。在刨冰上放豆沙馅和年糕,再在上面浇上抹茶味的糖浆。在炎热的赛车场能吃上刨冰可谓无上的美味,因此刨冰店前总是在排队。

PHOTO

决赛前一天,举行了让参加了1985年第8届大赛的选手肯尼·罗伯茨骑当年因故障而中途退场的赛车雅马哈FZR750R的仪式。把聚光灯对准了不仅是在铃鹿8耐留下了伟大的记录的胜者,同时也是给观众留下了鲜明的记忆的败者。

PHOTO PHOTO PHOTO

赛车场用地内,即使在赛车中,也举办着演奏会、舞台活动和车辆展示等,真是一个庆典的状态。今年因为是阴天,较往年相对凉爽,但气温仍超过了30度。

PHOTO

赛车场的停车场内集聚了许多来自全国的摩托车。在80年代的最高峰时,从高速公路到赛车场,一路上曾挤满了前来赛场的人们的摩托车。

PHOTO

在此次大会中夺得了冠军的21号“雅马哈工厂车队”的赛车。以市场上销售的雅马哈1000cc的“YZF-R1”车辆为基础作了改造的该赛车,能够以普通的车手难以置信的倾斜方式在弯道上飞驰而过。

PHOTO PHOTO

黄昏时分的比赛情景。真是只有在铃鹿8耐才能看到的景色。

PHOTO PHOTO

到达终点后放烟花可以称得上是铃鹿8耐的传统演出。这对于疾驰过来的车手们自不用说,对于一直在烈日中声援赛事的观众而言也是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成就感的瞬间。

文・照片/佐藤旅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