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汽车是日本制造商的“最终决战” —— 网络标准化决定命运

摩托车及其他 2017年10月25日

2017.9.22(周五)

在商业世界经常使用“革命”一词,但能让业界大转变的戏剧性变化并不常见。1980年发生PC(个人电脑)革命,90年代发生互联网革命,但2000年代的智能手机却称不上是革命。在此后,IT产业也没有重大的突破。

下一个业界革命将会是世界瞩目的汽车业。所有制造业进行数字化的过程中,只有汽车行业还保持着和100年前一样的模拟技术内燃机。能代替它的技术已有很多,现在内燃机正面临电动车(EV)的挑战。这有可能引发像PC或是英特网那样的革命。

日本的IT产业为何失败

现在的EV行业就如同IBM-PC诞生前的PC行业一样。在1980年左右,PC除了游戏以外别无用途,因此不是成年人会使用的机器。在当时的日本公司使用的是“办公室电脑”和“文字处理器”。电脑行业的利益有7成被IBM公司占据。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是人工智能(AI)技术。因此全世界业界的人们都认为“大型计算机是未来的AI”,日本的通产省在“第5代计算机”项目上投入了1000亿日元的国家经费。IBM敌视日本的大型电脑制造商,企图驱逐可以使用IBM软件的“互换机”。因为他们政治力量很强,在1982年发生了日立和三菱的职员被诱饵侦查而被逮捕的“IBM产业间谍事件”,IBM公司获得了巨额的赔偿。另一方面,IBM搁置了PC互换机,如果搭载因特尔的CPU(中央处理器)和微软的系统的话,任何人都能组装起个人电脑,如此一来让个人电脑变得和塑料模型一样简单。在80年代从亚洲地区开始大量进口廉价的互换机,让PC的价格急剧下降。

在这一回合日本的电脑制造商全面败退。虽然原因有很多,但是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于在80年代人们担心的称霸世界的日本制造技术让日本制造商过度的自信。真正致力于PC行业的只有在家电领域并不起眼的日本电气公司(NEC),他们的产品“PC-9800系列”事实上垄断了日本的市场。

EV是网络产业

和当时的PC一样,EV行业在短期内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日产EV聆风的价格在300万日元以上,续航里程最大为400km。行驶消耗(如果夜间充电的话)是普通汽车的20%左右,可是充电需要花费30分钟以上。

早期的PC也是这样。对于企业用户而言,办公室电脑已经足够了,实在是没有理由购买无法联网的PC。在日本这样的状况持续到了90年代。是互联网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在当时IP(网络协议Internet Protocol)技术首先是通过低价分享大学中高昂的专用线的方式得到普及的,被人们批评“没有责任感、靠不住”。公共交换电话网支持IP在一开始甚至没得到NTT和邮政省的认可。主要原因是在1990年代NTT已经构建了ISDN(综合业务数字网)这项优秀的技术。

但是在90年代互联网在世界上得到广泛普及,电子邮件和浏览器快速普及。这是办公室电脑和文字处理器所没有的功能,因此在日本PC的用户也增加了。而促进电脑普及的是2000年代的宽带技术。也就是在日本PC革命和互联网革命是一同到来的。

但站在当时的人们的立场考虑,PC和互联网的普及并非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我80年代在NHK的时候还做过一档名为“第5世代的电脑”的节目,理所当然地认为未来的电脑会是AI。

汽车制造商也缺乏抛弃已确立的技术内燃机而转向EV的动机。现在仍注重“制造”而不出产EV的丰田公司恰似80年代的IBM和90年代的NTT。

技术上的难点会由于发生革命而一下子被解决。这时重要的是不仅是专业技术还要看网络发展。PC单体是难以和大型电脑匹敌的,但在部件的“模块化”实现了全球化标准之后,PC的价格便迅速下降成为日常用品。

因为美国制造商在大型电脑和半导体领域输给了日本的缘故,因此他们采取的便是这样的战略。他们知道在“制造”技术上难敌日本,因此将硬件的制造部门外包给亚洲地区,自己专注于软件制造,通过水平分工的方式徐图生存。

中国领跑世界

EV的水平分工也在快速进行之中,不同于PC行业的是这个领域出现了一个新的选手。中国已经生产了世界上40%以上的EV,居全球首位。中国政府也在支援EV行业,送配电的最大公司国家电网宣布了到2020年为止在全国设置1万个充电站,布置12万个充电桩的计划。

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适合EV发展。现因为不能取下电池,各个公司仍以不同的规格建设自己的充电站,如果在中国主导之下实现标准化定下事实上的标准的话,他们今后可能会维持像微软那样的永久垄断地位。

充电器还有可能像基础设施那样通过工业规格实现统一,问题在于电池。日产聆风的电池重量为300kg。因此不能简单地进行交换。现在的电池没有互换性,正处在竞争之中。电池要是和CPU一样可以在全球市场上买卖的话,会让EV一下子成为日常用品,丰田公司最担心的正是这个。

另一个不同于PC之处在于汽车的保有量。(像美国的优步Uber那样)现在的家用汽车的使用时间仅占保有时间的3%,如果通过网络实现共享的话可以大幅削减家用车数量。这对于汽车制造公司而言是不幸的消息,未来汽车移动的花费可能会和现在的自行车一样。

汽车的驱动力从内燃机变为EV,这确实和大型电脑变为PC的过程类似。内燃机不会就此消失,但是会和现在的大型电脑一样只被用于业务用的引擎。

这场革命的结果会决定汽车制造商的命运。日本如果在目前硕果仅存的走在全球先端的领域汽车行业再输的话便没有未来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EV对于日本的制造业而言可谓是一场“最终决战”。

文/ 池田 信夫

经济学者。出生于1953年。东京大学经济学部毕业后进入NHK任职。93年退职后,历经出任国际大学全球交流中心(GLOCOM)教授,经济产业研究所上席研究员等,现担任有限公司Agora研究所所长 SBI大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青山学院大学讲师(非专职) 学术博士(庆应义塾大学)。主要著作有《网页超越资本主义》《哈耶克(Hayek)》《为什么世界会陷入不景气》《抛弃希望的勇气》等。

转载自Japan Business Press (JBPress)
http://jbpress.ismedia.jp/

相关链接
原文

相关阅读
吉田由美对话清水和夫:剖析2017年第45届东京车展——“连接”中所蕴含的未来
从日行320km开始:丰田燃料电池重型卡车进入证实实验阶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