俳句的汉译之三:秋天的俳句----沈桐

其他 2017年10月12日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在西方的文学著作或者绘画里,表现收获喜悦的作品很常见。而在东方,秋天经常是和悲情与忧愁联系在一起。看那些古往今来的文学作品,里边对秋天的喜爱更多的是它的肃杀。小杜的一句霜叶红于二月花,更是给肃杀添了几分悲剧式的美感。还有那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遍地金;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借秋天励志的句子比较多。就算加上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还是一种萧瑟的美,没有那种收获的喜悦和快乐。

东京某公园初秋

东京某公园初秋

本期要写的是秋天的俳句,对于这种每一句里都要求有季语的文学形式,与季节有关的作品尤其多。然而,和唐诗宋词一样,俳句里的秋天也有很多表现忧愁和悲情的名句,这恐怕和作者本身都是属于受东方文化和中国古典诗词影响的人群有关。我们先来看这首俳句:

秋の空 露をためたる 青さかな

此句的作者正冈子规,是和芭蕉齐名的俳人之一。他生于1867年,幼时少孤,后又患结核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他的不少代表性的俳句都和他的经历和疾病有关联。并且,他原来的名字叫常规,子规是他的笔名或者叫俳号,取义当然是蜀王杜宇的传说。因此他的秋天俳句也就不可避免地和唐宋诗词里的秋天一样,打上忧愁的烙印。上面的这一句从字面上来看是说空中的卷积鱼鳞云就像在蓝色天空里游漾的鱼群一样。卷积云是秋天常见的云,是水分凝缩、也是容易变成雨天的云。这种空寂的感觉让人觉得肃杀的秋天已经来了,一旦露水积聚充分,催落叶的秋雨也就来了。

我们来把它译成575汉俳的形式,诗味还是很浓的:

蓝天微微风,无际鱼群漾秋空,露积霜意浓。

与俳句里的秋天多写白天不同,唐诗里的秋天写月色的更多。秋天的明月更能勾起旅人的乡思,离别的愁绪。在日本十分有名的唐朝张继的《枫桥夜泊》就是这样一首绝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但是,唐诗里的愁是写出来的,俳句里的愁是悟出来的。这正是两种文学表现形式的不同所带来的不同艺术效果。我们无论是在翻译俳句时,还是在创作中日互文575短诗时,所要注意的是这种不同表现形式在描写同一心境时的差别,而不是一字一句地去生搬硬套,把诗本来的美感扔在一边。

东京浅草寺

东京浅草寺

在日本我们都知道,秋季到来时写信也好、发通知也好,都会写上:"天高く馬肥ゆる秋",而这个"天高く"也是秋天常用的季语。可是,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天高牧马肥并不是一件好事,那意味着骑马民族的大规模入侵又要开始,生灵又要涂炭了。所以在刚来日本时,我对这句话是有点抵触情绪的。

一句题外话,且作为本文的结语。同时再录几首秋天俳句的575汉译供大家指正。

1. 正冈子规
赤とんぼ 筑波に雲も なかりけり
蓝天红蜻蜓,筑波山头舞轻盈,云归昨夜风。

2. 村上鬼城
街道を キチキチととぶ ばったかな
长街寂无人,咯吱咯吱鼓翅声,一只蚂蚱飞。

3. 小林一茶
柿くえば 鐘がなるなり 法隆寺
荒店尝新柿,秋风阵阵传凉意,钟鸣法隆寺。

4. 向井去来
君が手も まじるなるべし 花すすき
别君在秋原,玉臂白茅共摇曳,离泪洒征鞍。

5. 高浜虚子
桐一葉 日当たりながら 落ちにけり
秋深桐叶黄,悠然无心遮斜阳,飘落向何方。

6. 松尾芭蕉
名月や 池をめぐりて 夜もすがら
中秋微霜夜,天上桂魄池中月,徘徊杨柳岸。

东京夜色

东京夜色

文/ 沈桐
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