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俳与俳句——沈桐

其他 2017年04月27日

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中国综合研究交流中心的中文网站《客观日本》,主旨是介绍日本的科技教育、经济产业、文化生活等信息。由于该中心的主任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又同时是俳句作家的有马朗人先生,故而开辟了一个专栏接受俳句的投稿。该网站主编听说现在中国有不少人学习俳句或者写汉俳,就希望我能定期的写一些有关俳句的学习与翻译、汉俳的现状与发展方面的短文。我虽然在上学时和在某个研究所工作时都曾经是有马先生的部下,也是学物理的,但并没有文学方面的天赋,找到我纯粹是赶着鸭子上架。可是,我们是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能做一些促进中日文化交流的事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也只好鸭子上架滥竽充数了。本文就首先写写汉俳与俳句的关系与区别,算是本系列的一个开篇。

众所周知,俳句最开始是模仿唐诗并逐渐形成的一种文学形式,随着江户末期明治初期众多文人的努力,已经是一种十分成熟的格律文言体的创作方式,充分体现了日本文学里虚拟、意象和炼句的风格。俳句又称为发句,因为它源于平安时代贵族文化中的连歌的前三句,字数为五七五,后面再加上七七两句的就称为短歌。俳句和短歌都是定型诗,就像中国的格律诗,字数、格式和语言都有着严格的规定,比如要有季语、切字和用韵等等。并且,俳句的题材多限于自然风景而少时事,这在重视形而上的日本,尤其属于不要逾越的规范。所以,理解俳句,首先要知道它是诗,是诗人感情的迸发、对自然的咏叹,也是经过语句提炼的最简洁的表达方式。翻译这样的作品时,需要照顾到俳句作者欲说未说的那种意境,再用诗意化的本国语言翻译出来。这样的译文,会由于不同语系之间词语的不对应和不同国别的语言习惯,以及译者对原诗的理解,而形成不同的模式。俳句译成中文,最常见的是和原句一样的五七五格式,也有七七或五五的排句,以及三五三、三四三之类的五七五变格。无论是哪一种,都是短诗到短诗的翻译,而不是白话版的解释。
比如与謝蕪村的这首俳句:

寒月や 門なき寺の 天高し

我试着把它译成了汉俳,即按照俳句五七五格式排列的中文短诗:

天高冬又深,寒月古寺破山门,流光照无垠。

原句里的寒月与古寺给人一种空寂感,冷冷的月光照在山门前的参道上,更显得天高星稀,旷野无人。若是翻译成七七的对句,也可以保留原句的韵味:

寒月流光照古寺,天高树低现山门。

但我们不能照着原句直译,否则就成了"寒月天高古寺无门",那就味同嚼蜡了。诗歌翻译之难由此可见一斑。在中国出版的俳句译著,大多都是采取五七五或七七格式。
这里说的汉俳是指仿照日本俳句的形式,以中文创作的韵文。它最早源于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中日文化交流,比如俞平伯先生就依照五七五句式翻译过俳句。1980年中日友好协会在接待日本俳人协会访华团时,赵朴初先生参考日本俳句十七音,依照中国诗词的传统声韵即席赋短诗三首,其中有:

绿荫今雨来,山花枝接海花开,和风起汉俳。

于是,大家共议以这首诗为准,将中国诗人吟咏和创作的俳句体定名为汉俳,并参照格律诗的平仄和押韵,定了一个稍微宽松的格式,比如:

[仄]平平仄平 平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

[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押韵可以是三句全押、首尾押韵和后两句押韵,可押平韵或仄韵。
所以说,汉俳就是用中文写的五七五式短诗,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词牌,格式和韵律是它的核心,诗意是它的灵魂。没有了这个,就成了三行的打油诗,再叫做汉俳就未免太随便了。
中国在2005年成立了汉俳学会并创办了刊物《汉俳诗人》。近年来,随着网络文学的发达,不同国度的华人通过互联网交流汉俳创作,各种各样的作品愈来愈多。笔者从十年前开始学习写汉俳,主要着眼于从575短诗的角度,并兼顾日本俳句中对季节和自然的偏重,陆续写了一些不成熟的作品,试举几例在这里:

汉俳三首《春暮》(其一)
枝头果如豆,杜鹃零落风雨后,一枝芍药秀。

汉俳《夏意》
凉意报今晨,昨夜蛙声听不真,木槿经雨新。

汉俳三首《秋情》(其二)
煮茶燃枯竹,清秋一枝美人觚,无心对诗书。

综上所述,汉俳是用汉语写的、模仿日本俳句但有一定规范的575短诗,更接近于古典诗歌里的小令,这和日语俳句的翻译是有区别的。至于俳句的翻译,有不同的形式,比如上面提到的五七五、五五和七七格式,三四三、三五三变格等等,是精准翻译原文又不失诗意的再创作,不能把它都归于汉俳。同样,用白话文写的五七五、三五三之类的打油诗,也应该和汉俳区别开来。至于给这样的短诗再取个什么华俳中俳的怪名,那就更是做抻面不放盐--扯淡了。
本篇就先写到这里。下一篇将写一下汉俳和川柳的关联以及中日文同咏的新动态,随后将陆续介绍一些俳句名句的翻译以及在日华人写的俳句,敬请关注。

photo

(照片为青海塔尔寺)

文・图/ 沈桐

沈桐
理工科的教书匠。在中国一所理工科大学毕业后留学日本,以后一直在科研教育行业工作。爱好文学和历史,喜欢写一些杂七杂八的散文和打油诗,算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打工族,最近在试着写写汉俳。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