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资源与异域文化

人在东瀛 2017年03月24日

【本文原创自微信公众号「在日本MOOK」・毛丹青(WeChat:danqingMAO)】

2017-02-27 毛丹青

17_0324_2_1.jpg

连续两届应邀回母校北京大学讲课,很荣幸,同时也有一些想法,其中之一是如何与建立认知论,这个落脚点恰恰是“本土”与“异域”的概念组合,我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来源于自己的经历以及相关的领悟,没有什么代表性。这回讲课特邀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先生与我对谈,目的也是如此,因为他的“九十九顶毡房”的品牌也是异域文化搬出的一种,与我们认知世界的原理是一致的。

以前当我们认知世界的时候,也许只有一个孤立的本土资源,因为本土与外界的衔接没有跟上,这就像我在80年代初期的北京大学念书时,看外面的世界都是新奇的,大家处于一个近乎无防备的所思状态。

中国的改革开放对我们来说也许是突然的,我听大年纪的同学说,他当时接到通知,说是可以返乡了,可以给原本要住一辈子农村的生活划上句号了,但唯一的条件是参加被恢复的高考,并且必须胜出才行,于是不惜一切代价,夜以继日,补习所有的必修功课,与其说是为了高考,还不如说是为了返乡。

大年纪的同学度过了那个年龄段的“突然”事件,随后跟进的是急速变化的认知世界的方法,这种方法跟一块海绵一样,高速汲取四周的水,使之成为给养,其中包括知识与智慧。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从新奇中平静了下来,本土与异域的认知之差越来越缩小了,尤其是从文化的层面上说,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规范、品格、效率等等,这些元素早已越境,观察异域文化也可以从本土资源重新出发,我们不再孤立了,换个角度认知世界,往往能打开另外一扇天窗。

17_0324_2_2.jpg

上述的感想专此与同学们共享,因为这个认知的过程也是我旅日30年的个人所获所思,愿与大家共同进步。

文/ 毛丹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