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明确禁止基因被人工编辑的受精卵妊娠

生命科学 2018年12月12日

2018年11月26日,中国“转基因婴儿”的爆炸性新闻,在日本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11月28日,日本召开了负责制定国内对人类受精卵进行基因编辑、修改遗传基因规则的国家专家委员会会议。会议当场通过了最终准则方案:基因编辑技术仅限于提高生殖医学水平的基础研究,禁止将被修改的受精卵植入母体,更不允许让已经接受基因修改的婴儿诞生。专家委员会主席、埼玉医科大学教授石原理表示对中国发生的案例高度关注并跟进收集信息。

11月30日,文部科学省大臣柴山昌彦在内阁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受精卵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不论技术安全性还是伦理等问题都有待探讨。在遵守现有规定下开展的相关研究,确保研究的透明性也极为重要。同日,日本基因细胞治疗学会发表声明,坚决不允许在未进行充分讨论论证和相关立法完备之前对受精卵基因编辑进行临床试验。12月6日,日本参议院厚生劳动委员会上,针对立法禁止受精卵基因编辑等临床试验的呼声,厚生劳动省大臣根本匠表示会根据现有法规和研究指南来加强监管(图1)。

另外,12月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国家科技领导小组会议时特别提到“要严肃查处违背科研道德和伦理的不端行为”。

日本明确禁止基因被人工编辑的受精卵妊娠 当前各国针对受精卵基因编辑立法情况

图1 当前各国针对受精卵基因编辑立法情况 (图:《朝日新闻》)

虽然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最初见诸报头是11月26日,然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早在10月29日《朝日新闻》的“科学之窗--意料之外的预料”专栏中就刊登了一篇《婴儿定制,风险潜存》的评论文章(图2)。文章不仅从宏观上评述了运用CRISPR-Cas9技术来基因编辑婴儿的可能性,而且专门对以CCR5为靶基因编辑来预防艾滋病的高风险展开了探讨,文章惊人地指出了转基因婴儿的两大关键技术论题[1]。

日本明确禁止基因被人工编辑的受精卵妊娠 2018年10月29日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文章

图2 《朝日新闻》2018年10月29日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文章

《朝日新闻》的文章开篇即描绘道:20XX年,可以按照父母期望的能力和相貌定制婴儿的诊所在各国粉墨登场。“您希望智商指数是多少?”......“我们这里有5种眼睛颜色可供您选择”......为了满足父母的要求,诊所对受精卵的基因进行了编辑。最终,父母的愿望不仅没实现,新生儿的健康也出了问题,家庭从此受累终生。但是作者没有想到,文中的20XX年被定格为了2018年。

文章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人类真能选择自己孩子的特征,那人们会有什么样的期望呢?”(图3)。2013年,英美研究团队曾对约1700名人工受孕的妇女做了一份在线问卷调查。统计显示受孕者对捐精者最关注的三点分别为健康状态(65%)、智力(50%)、身高(43%)。2017年12月,伦敦的一个独立咨询委员会发表了对319人的调查报告,近70%的受访者表示支持基因编辑用于不孕或者导致先天性疾病的基因突变等领域。2018年,美国智库对约2500人做的调查,虽然80%反对通过基因工程来提高婴儿的智力,但仍有20%赞成。2018年10月,对4196名中国居民做的问卷调查显示,同样大部分人支持将基因编辑用于疾病治疗和预防,但反对用于改变智商、肤色、运动能力等方面。

日本明确禁止基因被人工编辑的受精卵妊娠 基因编辑定制婴儿

图3 基因编辑定制婴儿(图:野口哲平/《朝日新闻》)

文章接着回顾了基因编辑领域的相关进展和法规(图4),感叹本应属于科幻小说桥段中才有的“定制婴儿”、“完美后代”、“转基因人”,近年来正一步步在变成现实。CRISPR-Cas9技术发明以后,2015年中国研究团队首次对人类受精卵进行体外基因编辑。到2018年10月,全球共有8个类似研究发表。2017年,美国学术界发布关于受精卵基因编辑的白皮书,称仅允许以预防和治疗遗传性疾病为目的开展的研究,禁止用于改造智力和容貌等。但也有人担心,将来会通过医疗旅游等方式到没有立法禁止的国度进行基因改造。2018年春,日本政府基于技术安全和伦理问题,明确表示不允许采用基因编辑过的受精卵妊娠。

日本明确禁止基因被人工编辑的受精卵妊娠 世界各国对胚胎基因编辑法规情况

图4 世界各国对胚胎基因编辑法规情况 (图:石井哲也)

文章随后在对国立成育医疗研究中心所长松原洋一的采访中,展开对通过基因编辑来抵抗艾滋病的探讨。松原洋一表示,控制智力、性格等的基因还不明晰,目前实施起来还有一定难度,但对身高、肌肉量等的关联基因进行操作是有可能的。同时表示,目前基因编辑技术精度还有待提高,直接对人类受精卵进行基因操作还不现实。脱靶效应等可能引起意想不到的健康隐患。松原洋一进一步举例说明,理论上讲通过改变“CCR5”蛋白的基因可以降低HIV病毒的感染。但假如真的采用基因编辑变异CCR5基因来杜绝HIV感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相反地,可能更容易引起高致死率的西尼罗河病毒的感染。同一个基因不同情况下功能可能不同,功能性基因被改变后也可能带来其他问题。

受精卵阶段被改造的基因,不仅关联全身,而且影响子孙。文章最后以神奈川县立保健福祉大学的八代嘉美教授的点评结束,“除了一些致病基因非常明确的难治病,轻易进行基因编辑带来的风险会远大于受益,所以必须首先明确基因编辑的底线。”

供稿 宋傑 东京大学博士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1. 2018年10月29日《朝日新闻》:婴儿定制,风险潜存 [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