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生命科学 2018年12月04日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醒目的红丝带标识(图1)不断提醒公众对艾滋病传播的关注和号召对HIV感染者及艾滋病患者的关爱。2018年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新闻报道,不仅引发了科学界和民众对“转基因人”的大讨论,同时也提前引爆了防艾治艾的话题。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1 关爱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的标志——红丝带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石破天惊地采用风险不可控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方式来试图阻断HIV母婴传播,是没有任何生物学意义的。诚然已感染HIV病毒的孕妇有可能在怀孕期间、分娩过程中或通过母乳喂养等将艾滋病毒传播给她们的孩子,而且在婴幼儿艾滋病感染病例中,90%都是通过母婴传播引起。但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关于HIV病毒母婴传播预防(the Prevention of Mother to Child Transmission,PMTCT)综合干预指导手册,在没有任何干预的情况下,艾滋病毒母婴传播的概率为20%至45%;利用产前(药物治疗)、产中(剖腹产)、产后(人工喂养)等母婴阻断循证综合干预后,可将此传播率降低至2%以下[1]。

艾滋病,全称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AIDS),是由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感染后导致的一类传染病(图2)。相对于流感等其他病毒来说,HIV属于一类较为脆弱的逆转录病毒,一旦暴露在空气中会在数分钟内死亡。所以HIV的传播主要依靠封闭环境内的体液直接传播,但接触唾液、汗液、尿液等不会导致HIV的感染。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2 HIV病毒结构图 (图: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NIID)

自1981年美国报道世界首例艾滋病患者以来,艾滋病已成为令人谈之色变的全球性流行传染病。此前艾滋病一直是无药可用的不治之症,直到1996年美籍华裔何大一博士发明鸡尾酒抗病毒疗法(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 HAART),艾滋病患者的死亡率第一次得到有效控制。何大一也当选1996年《时代》杂志年度风云人物(图3)。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3 1996年12月30日的《时代》封面人物:何大一

虽然目前仍未有完全治愈的方法,但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和更多抗病毒药物的出现,艾滋病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由之前的不治之症逐渐转变成了一种只需长期治疗的慢性病(图4)。根据英国布里斯托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对近9万名HIV感染者做的一项调查研究发现,2008年开始接受HAART治疗的患者预期寿命为78岁,已与未感染者相差无几[2]。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4 世卫组织对各地区HIV致死数估计图(2016年版)

1985年,中国大陆地区从阿根廷游客身上首次发现HIV病毒;1989年,云南注射吸毒人群艾滋病爆发事件标志着艾滋病在大陆开始流行。2018年9月27日,在云南省昆明市召开的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中提到,截至6月30日,全国现有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820756例,其中HIV感染者47万9991例,艾滋病人340765例,报告死亡25万3031例。2018年第2季度全国新发现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保守估计较去年同期增长24.15%),其中性传播占93.1%[3]。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2011年到2015年,大陆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4]。

在了解了HIV病毒和艾滋病的大致概念以及中国大陆艾滋病的基本情形后,我们来看一下艾滋病在日本的相关法律规章、组织机构和发生现状。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5 The Japanese Society for AIDS Research(日本艾滋学会)

同样也是在1985年,日本发现首例艾滋病患者。和大陆早期艾滋病传染主要是由于输血等原因类似,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发生了非灭活凝血因子制剂导致血友病患者集中感染艾滋病的“药害艾滋事件”,并由此催生了1989年2月17日开始施行的《后天性免疫不全症候群(艾滋病)预防法》。1998年10月2日,由原《传染病预防法》、《性病预防法》、《艾滋病预防法》三法统合而成的《传染病法》(2007年4月1日又纳入原《结核预防法》)制定公布;1999年4月1日,《传染病法》正式施行,《艾滋病预防相关法》相应废止。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6 艾滋预防财团

艾滋病属于《传染病法》明确规定的“全数报告对象”(五类感染病)。一旦病人确诊,担当医生必须7日内向最近的公共卫生中心报告。厚生劳动省下辖艾滋动向委员会自1984年9月启动艾滋发生动向定期调查并生成年度报告,并基于《艾滋病预防法》一直延续到1999年3月31日。现在根据《传染病法》,各都道府县每隔三个月,都要向厚生劳动省汇报上一季度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统计情况。艾滋动向委员会根据上报的汇总情况,及时分析并在厚生劳动省主页上公布[5]。

HIV根据遗传谱系的远近可以分为HIV-1和HIV-2,HIV-1又分为M、N、O、P四个组,其中M组进而细分成多个亚型(图7-a)。目前世界上流行的HIV基本来自M组,地域不同、时期不同对应的主要流行亚型(Circulating Recombinant Form, CRF)也不尽相同。比如2004年-2007年间,世界上其他地区主要流行的是C亚型(图7-b);而2003年-2008年间统计的日本流行亚型则为B(图7-c)。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7 HIV类型及日本主要流行类型 (图:NIID)

现在的鸡尾酒疗法和22年前刚发明时相比,不仅供选择的抗病毒药物种类增多,而且单药抗病毒活性、血中药物半衰期、抗耐药性等都大大加强。目前供混合的单药主要包括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ucleoside Analogue RT Inhibitor: NRTI)、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on-Nucleoside RT Inhibitor: NNRTI)、蛋白酶抑制剂(Protease Inhibitor: PI)、整合素抑制剂(Integrase Strand Transfer Inhibitor: INSTI)、CCR5抑制剂等(图8)。日本从2013年开始普及一天一回一片的3-4类药合一的单片剂疗法。据推算,一名患者终身治疗费约为1亿日元左右。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8 日本截至2017年11月批准的抗艾药物 (图:NIID)

艾滋病动向委员会最近一期《2017年艾滋病发生动向》调查报告显示,同年度日本HIV感染者报告976件(16年1011件),艾滋病患者报告413件(16年437件),合计1389件(16年1448件)[5]。近十年多来,日本每年新增报告数基本维持在1400人上下。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药害艾滋事件除外),累计HIV感染者1万9896人,艾滋病患者8936人,其中母婴传染0.2%(图9)。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9 2017年为止日本艾滋病例累计报告数 (图:厚生劳动省)

从感染路径上看,通过性传播分别占87.9%(HIV感染者)和78.7%(艾滋病患者),其中同性间远大于异性间性传播;从性别上分,男性新增病例远高出女性二三十倍(图10)。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10 2017艾滋动向分解 (图:厚生劳动省)

从地域上看,东京都和涵盖大阪府的近畿地区遥遥领先;但从新增病例占当地人口总数的比例来看,冲绳县排名较为显眼(图11)。分析历年累计数据显示,日本艾滋病患者病亡人数在90年代大约每年100人左右,从2002年以后降到年间10至20人之内。

艾滋病日,来看看中日艾滋病的现状

图11 日本艾滋病新增病例数排名前十的地区 (图:厚生劳动省)

供稿 宋傑 东京大学博士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1.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官网 [网址]
2. BBS关于布里斯托大学调查的报道 [网址]
3. 人民网: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在昆明召开 [网址]
4.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官网报道 [网址]
5. 艾滋动向委员会报告 [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