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应大学申请日本首次子宫移植临床试验

生命科学 2018年11月13日

2018年11月7日,庆应义塾大学妇产科特任助教木须伊织(图1)等的研究团队,正式向日本产科妇科学会提交了子宫移植并妊娠生产的临床研究计划[1]。这是日本首次子宫移植临床申请。

木须伊织于第9届日本生殖再生医学会领奖照

图1 木须伊织于第9届日本生殖再生医学会领奖照 (图片出自庆应义塾大学官网)

根据庆应义塾大学提交的临床计划,首先会提前将受试者女性的卵子取出进行体外受精,然后将受精卵冷冻保存。子宫移植后持续观察一年,确认达到可以安全受孕的状态后,再将此前冷冻保存的受精卵导入开始妊娠。为了防止排斥反应,子宫移植后包括妊娠期间会一直使用免疫抑制剂。等分娩结束后再将移植的子宫摘除(图2)。从子宫移植手术开始,整个临床试验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子宫移植临床试验流程图

图2 子宫移植临床试验流程图 (《朝日新闻》)

在此之前,木须伊织等庆应大学和滋贺医大的研究团队,已经在猕猴身上成功实施了子宫移植。 去年1月,研究团队对猕猴进行了子宫移植手术。受试猕猴术后不久即重新开始行经,今年4月通过其他猕猴来源的受精卵进行受孕(图3)。5月13日在仙台市召开的日本产科妇科学会上,木须伊织确认受试猕猴妊娠成功。

猕猴子宫移植试验示意图

图3 猕猴子宫移植试验示意图

对于那些由于先天子宫发育不良或因后天子宫肌瘤等原因导致子宫性不孕的女性来说,拥有一个自己亲生的孩子,可能是一生无法企及的奢望。考虑到可能带来的家族关系复杂化等伦理问题,“代孕”在日本是被禁止的。子宫移植给子宫性不孕的女性带来了一线希望。

实际上,先天性无子宫的女性患者数量可能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都要高。此类患者被冠以多种医学名称,不限于苗勒氏管发育不全(Müllerian agenesis/aplasia, MA)、MRKH综合征/症候群(Mayer-Rokitansky-Küster-Hauser syndrome, MRKH)、Genital renal ear syndrome (GRES)、Rokitansky syndrome、先天无子宫无阴道(congenital absence of the uterus and vagina, CAUV)、阴道发育不全(Vaginal agenesis)、阴道闭锁、石女等等。哺乳类动物(包括人类)胚胎时期的苗勒氏管(Mullerian duct)最终发育成雌性的生殖管道,所以苗勒氏管发育畸形会导致子宫、宫颈和阴道全部或部分缺失。到医院就诊的原发性病因闭经症中,约15%是由苗勒氏管发育不全引发。

大致上每4500女性中就有一人可能患有苗勒氏管发育不全。目前日本MRKH综合征和因癌摘除子宫的20到30岁的女性患者大约6万人左右。中国大陆还未有确切统计,据《搜狐》新闻报道估计大陆每年新生儿中约有10万到12万患有先天性无阴道无子宫[2]。

世界子宫移植概况

图4 世界子宫移植概况 (《每日新闻》)

2000年,沙特一名女性进行了世界首例子宫移植,但术后因血栓被迫摘除;2011年,土耳其一名接受子宫移植手术的患者在2013年体外授精怀孕成功,但最终流产;2014年10月,全球首个“移植子宫”内孕育的婴儿在瑞典顺利出生(图4);2015年11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医大学(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成功将陕西安康一位母亲的子宫移入女儿体内;2018年2月28日,西京医院又顺利完成中国第二例子宫移植。目前全球已经已经实施子宫移植手术54例,其中13人成功分娩。

但不同于以往“治病救人”、提高生活质量的传统器官移植,子宫移植的目的是为了妊娠生育,日本产科妇科学会和日本移植学会,仍将就安全和伦理等问题进行探讨。

供稿 宋傑 东京大学博士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1. 《朝日新闻》关于庆应大学子宫移植临床研究新闻报道 [网址]
2. 搜狐新闻关于中国首例子宫移植报道 [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