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下)--山中伸弥教授访谈录—李海

生命科学 2017年03月14日
17_0314_1.jpg

山中教授近照 (笔者摄)

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

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所长。1962年出生于大阪。1987年毕业于神户大学医学部,1993年获得大阪市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93年至1996年作为博士研究员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格莱斯顿研究所留学。2003年在奈良先端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成功开发出iPS细胞。2007年着手组建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成功从人的皮肤中提取出iPS细胞。2012年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

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在山中伸弥所长的带领下走过了十个年头,回顾这十年时间,iPS细胞研究所取得了怎样的成果?将来iPS细胞研究的方向以及面临的课题,记者听取了山中教授的解答。

记者 2007年您从人的皮肤中成功提取出iPS细胞到现在已经十年,今天看来,这十年的发展状况如您所期待的那样吗?iPS细胞在临床运用上有何变化?

山中 iPS细胞主要运用在再生医疗和新药开发上面。在再生医疗方面,2007年人体iPS细胞制成后,我与理化学研究所高桥政代教授有过一次交谈,高桥教授说,五年后iPS细胞就可以应用到临床治疗。听到她这一番话我大吃一惊,因为刚问世的基础研究成果要在短短五年时间就运用在临床上,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结果比五年稍微多出一点,用了七年时间,2014年iPS细胞就开始临床实验,而且在诸如帕金森病,脊髓损伤等疑难杂症上面都朝向临床迈进,再过一年左右时间就可以有新的突破。进展比我想象的要快,这些都超出我的预想。在新药开发上面,我原本是药学专业的,知道研发新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以美国为中心的新药开发相当普及,日本在这方面落后,现在猛追猛赶,iPS细胞研究所和许多制药公司建立联系,今后利用iPS细胞的新药将陆续出现。

记者 您能介绍一下关于iPS细胞最新的研究成果吗?

山中 在再生医疗方面,两年之前就开始使用患者的细胞做自体移植的临床研究。另外即将开始尝试细胞膜片的量化生产,这样的话会更快,更便宜的使用iPS细胞。在新药开发方面,使用iPS细胞在疑难杂症的新药开发上有了很大进展,相关方面的研究者,各种企业都纷纷申请参与其中,已经有了强力的候补。

记者 人体iPS细胞发明后,理化学研究所高桥政代教授率先用iPS细胞在视网膜上进行临床试验,山中教授对此有着怎样的期待?

山中 手术经过一年没有大碍,非常顺利,第二年我们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解析评价细胞的基因组,其中用患者的皮肤细胞制成iPS细胞,这个细胞中发现三处原本没有的损伤,这个损伤本身不会直接诱发癌症。但从安全第一的角度出发,将这个细胞放弃不用。后来由于日本的法律发生变化,在新的再生医疗相关法律出台后,再度进行临床研究的情况下,需要重新申请。也正是因为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不得不中断当初预定的将要进行的几组自体移植试验。而且自体移植需要很长时间,要从患者皮肤从头做起,好不容易做好之后,在保证品质的情况下,一年之后将不再使用。从实用面上来讲,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课题,这次新的临床研究不是患者自体移植,而是提供品质得到保证的iPS细胞。

记者 请您谈一谈接下来研究iPS细胞新的目标。

山中 在创造出iPS细胞后,目标当然是再生医疗和新药开发,不仅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世界上许多相关人员都加入iPS细胞在应用方面的研究,将来我想使用iPS细胞在进化方面开展研究,比如搞清楚老鼠的脑和人的脑到底有什么区别?这些研究可以和iPS细胞基因编集技术组合进行。通过iPS细胞进行至今为止不能进行的研究,至今为止不能解答的研究,这些现在我们都在做,我对此也非常关注。

记者 现在全世界都在研究iPS细胞,您能介绍一下日本在iPS细胞研究方面的优势吗?

山中 十年前ES细胞的研究非常盛行,美国、欧洲、日本对ES细胞都有很多限制,日本使用人体ES细胞开展研究的科学家很少,我本人十年前也没有使用人体ES细胞。iPS细胞发现之后,海外、美国、欧洲、特别是制药公司,由于使用人体ES细胞经验丰富,iPS细胞的研究也迅速展开。日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十年前不知道如何是好。最近这种情况终于得到缓和,在再生医疗方面,日本有少数诸如高岛康弘等团队,十年前就用人体ES细胞从事研究,日本这些团队在iPS细胞的研究上,非常顺利的向前推进。在新药开发方面,用人体ES细胞的很少,iPS细胞的新药开发还需要继续攻克难关。

文・图/李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