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人工智能,探索不老永生----戴维

ICT 2018年01月17日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全球长寿排名表里,日本依然以平均年龄83.7岁的成绩稳居榜首。这一引人瞩目的成绩也间接地为日本的商家带来蓬勃的商机。电视里经常可以看到在药妆店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访日客。他们扫货的清单上有酵素、纳豆精、青汁等保健食品与维生素。对访日客炽热不退的扫货热情,惊讶之余,细细想来,这样的购物心理还是容易理解的。在访日客看来,既然日本是一个长寿国,那么,他们食用的东西一定蕴含有长寿的秘密。

不老不死从来就是人类的幻想。传说中秦朝的徐福,寻找长生不老药,来到了世外桃源,就是东瀛。

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实现不老不死依然是很多科学家梦寐以求的目标。硅谷的科学家,在这一领域也是非常活跃的。不过,科学家在研究不老不死时,首先要做一系列的定义,界定构成生命的诸多元素,譬如意识、思想、等等。在人工智能(AI)与机器学习飞速发展的背景下,极端地讲,如果能够把意识复制或者移植下来,那么就可以达到不老不死的目标。Google的未来科学家Raymond Kurzweil,就乐观地预言,2045年之前可以实现人类不老不死的幻想。

Raymond说人类习惯了线性思考,跟我们的身体是一致的,不习惯指数式变化,因为身体的进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然而,纵观最近的科学发展,尤其在计算机科学方面,已经进入指数式变化的阶段。

我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所以,我对这话深信不疑,三十年前摆满几个房间的计算机的算力抵不上如今人们口袋里揣的智能手机。这个变化就是指数级的。想想以前打个电话有多费劲,如今SNS已经取代了电话。以前说AI要达到职业围棋选手的水平起码要三十年,去年已经完胜世界冠军。以前说解析人的基因组遥遥无期,现在已经基本解析完毕。自动驾驶即将实现,人工智能在一个个地超越人的能力。在人跟AI的竞争中看不出人有什么可以取胜的优势。

人类之所以称为高级动物,是因为我们有一个会思考的大脑。几百万年前人类的大脑发生了第一次膨胀,进化论的书里说到,随着人的脑力活动增加,人的大脑会变大。那么,将来我们每个人都会扛一颗硕大的娃娃头,和科幻电影里描写的那样吗?但是,这样的进化是遥远而漫长的。

然而,Raymond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说如果我们把“我”分作生物的“我”和精神的“我”的话,情况就会发生极大的变化。我们不必要等到自然进化长出一颗娃娃头以承载我们不断扩大的智能(Intelligence),完全可以借用人工智能(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承担这部分功能。

事实上,现阶段我们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已经承担了我们的部分智能。跟朋友联络就不用说了,遇到庞大的数字,可以让手机里的计算器来计算,遇到不懂的单词,可以找谷歌翻译,许多疑虑都可以找谷歌或度娘解答。为什么丢了手机的人会失魂落魄?为什么许多人忽视身边的人而甘愿当一名低头族呢?仔细想想,机器已经变成了“我”,成为我的一部分。

只是,现在这两个“我”还是靠生物的我的身体(眼睛、耳朵、手指、嘴巴)与机器发生关系的方式相关联,所以,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机器承担的精神“我”的存在。设想一下,如果生物的我的大脑活动不用肢体与五官的介入,可以直接跟网络连接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PHOTO

当你一个念头想要判断2045年与现在的差距时,你想到了2的28 (2045-2017)次方,你不用找计算器帮忙,你的“大脑”瞬间告诉你这是2亿6千八百多万倍。也就是说你的智能部分可以是今天的2亿6千八百多万倍。换句话说,那些检索、查资料、翻译等等繁琐的工作都不再是负担,一个很平常的人也可以抵得上今天世界顶级科学家。

那么,如何将人的大脑与人工智能对接呢?VR(Virtual Reality, 虚拟现实)与AR (Augmented Reality,扩展现实)技术给了我们一个启迪。

据报道,日产汽车开发出一种靠测定脑波来辅助驾驶的技术(B2V:Brain-to-Vehicle),通过和驾驶员脑波的互动,使驾驶汽车更加轻松愉快。这可以看作是AR的一种;金泽工业大学情报工学科的中泽实教授开发的“由脑波驱动的电动轮椅”在大脑与机械的界面(BMI:Brain-Machine Interface)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总部位于京都的国际电气通信基础技术研究所(Advanced Telecommunications Research Institute International,通称ATR)研发的解梦机(Dream-reading Machine)可以达到70%的精度;索尼在体验VR的HMD(Head Mounted Display,头戴式显示器)领域,紧追三星电子,两分天下;有名的PokemonGO游戏,就是将任天堂的宠物小精灵(Pokemon)与AR结合,利用智能手机的卫星定位功能实现的。

去年,笔者介绍了日本在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的进展。其实,日本在VR/AR领域一样有着不菲的实力。曾经一度频临经营危机的索尼,因为PlayStation VR和HMD的贡献,再次获得市场的青睐。在开发面向VR/AR的交叉平台的组织Khronos Group里,30%的会员来自亚洲,其中日系企业占了50%。

我们知道,信息技术是以指数级进化的。所以,在生物的我和AI组成的“我”里边,生物的我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甚至微不足道。或许,真的如Raymond所预见的那样,2045年时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复制出来,从而达到不老不死。

单纯从技术实力看,率先实现这一目标的或许将是日本。届时,访日客的购物清单上将不再是酵素、纳豆精、青汁,而是VR、AR与AI。

文/戴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