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不让奥运体操误判出现在2020的东京----戴维

2017年11月24日 信息通信

体育竞技里最大的盛会是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奥运会上最吸引观众眼球的项目之一是体操。体操比赛是笔者最爱看的项目,每次都为选手们敏捷、灵活、非人类所能的惊险动作所折服与感动。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体操竞技中,我们普罗大众基本都是外行,都是在享受视觉感官的快乐。只有裁判才是内行,由他们来打分、裁决选手的名次。然而,在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的体操比赛中,即使训练有素的国际裁判们,也免不了看走了眼,做出误判。

最近几届奥运会,就出现过许多令人扼腕的误判。

2004年雅典奥运会: 俄罗斯选手涅莫夫在单杠决赛中,以6个飘逸的空翻赢得满堂彩。然而,裁判却打出了第三名的成绩,让现场观众发出了长达10分钟的嘘声;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吊环王”陈一冰遭遇了相同的一幕。以无懈可击的表现完成整套动作的陈一冰,却输给了选择相同难度且落地有明显瑕疵的巴西选手纳巴拉特,与金牌擦肩而过。日本男子团体体操比赛中,也遭遇了误判,在日本队猛力抗议之后,扳回了0.7分,才得以拿到银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招来争议的误判频出,体操以外的赛事也出了不少的误判。

2016 里昂奥运会:在资格赛上,中国队平衡木第一人商春松在平衡木上基本一个晃动都没有,却只得到了8.1的完成分,而之后出场的美国队波诺尔在不停的晃动下完成,却得了8.7的高分;世锦赛高低杠冠军范忆琳在她完成了自己的成套动作之后,只得到了8.3的完成分,无缘高低杠决赛,而之后出场的美国队员道格拉斯,众目睽睽之下出现了大分腿的失误姿势,却依然得到了9.2的全场最高完成分。美国队的弱项完胜中国队的强项。

为什么会发生如此之多的误判呢?

这其中有制度上的原因,也有技术层面的原因。体操只能对难度分发起申诉,而完成质量分完全是裁判的主观看法,所以不接受申诉。有一名叫巴勃罗.卡里莱斯(Pablo Carriles)的裁判解释伦敦误判的原因时说:“体操裁判就像足球裁判一样带有主观性,所有不依靠计时器的运动也都是一样。北京奥运会时,我们有权力查看录像,但是在伦敦,这不可以,运动员只能通过申诉期待改判。没人愿意自己做出的决定被改写,但事实是,这一幕总会发生。就规则而言,一切都很清楚,动作应该保持的时间,应该做到的角度。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就有问题了,体操动作只持续零点几秒,尽管我们都习惯于这种转瞬即逝,但还是有可能犯错。”

事实上,选手们高难度的动作,即使是世界顶尖裁判们,用肉眼目视已经难于正确评分。至于一般观众,只能从电视解说员的口中了解真相。笔者为比赛解说辞叹服的同时,不知如何对口若悬河的解说进行核验。比如,当解说员说某选手“托马斯全旋起,倒立转体180度落下,接托马斯转体90度起,倒立落下成骑撑,完成了一个‘王崇升转体’”时,我的眼睛根本弄不清选手究竟转了多少度。更弄不清楚选手是否完成了“俄式转体720度同时移三位的‘吴国年转体’”。

既然人力不及,那么,是不是可以让机器来打分呢?答案是YES!富士通公司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不再出现体操误判,已经研发出一种基于“3D激光传感器”的“数码打分系统”。该系统将对比赛中的选手做三维扫描,公正、准确地测算出用目视难以判断的旋转和扭身难度。2017年10月8日,富士通公司和统括体操与新体操的国际体操联盟(FIG)发布声明称,双方将合力促进体操竞技裁判打分支持系统的实用化。

PHOTO

体操竞技打分支持系统示意图(富士通)

富士通的这个系统,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富士通研究所面向汽车领域开发的“3D激光传感器”,另一部分是为康复训练开发的“骨骼认识软件”。这个系统的原理是,每秒向选手发射230万个微细脉冲激光,通过对反射光的检测,计算出与对象的距离。然后推算出骨骼的位置、手脚的位置,以及关节的弯曲程度。同时,将体操竞技动作收集于“竞技数据库”,将现场采集的数据和数据库的数据作比较,从而得到正确的打分。

这个系统计划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对10个项目的体操比赛(其中,男子6项目,女子4项目)进行打分。在2018年的卡塔尔举行的“第48届世界体操锦标赛”投入试运作。

PHOTO

打分系统的裁判用画面示意图(富士通)

这个针对体育竞技的“数码打分系统”,无论对国际体操联盟还是对富士通公司,都是一个挑战。这个系统不仅帮助裁判公正打分,同时可以帮助选手提高技能。将物联网(IoT)技术运用于体育竞技,更有助于观众对高难度动作的理解,增进比赛的魅力。相信日本高科技企业的努力,将使2020东京奥运会展示新的面貌。

文/戴维,图/引自富士通公司的网页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