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炼金术——代币发行融资

ICT 2017年09月25日

在全球的创业企业之间,采用被称为ICO(首次代币发行)的自主货币融资行为正在爆炸式扩大。2014年以来的融资总额达到17.8亿美元,从眼下来看,仅2017年4~7月就超过了来自创业投资(VC)的融资额。其特点是能低成本、短时间获得融资,投机资金支撑了这股热潮。但是,相关投资者保护的规则仍不完善,业务内容被打上问号的企业也纷纷涌入。对于这一“现代炼金术”的迅速扩大,监管机构也开始密切关注。

PHOTO

“期待参与代币发行”,美国女明星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9月3日在推特(Twitter)上如此写道。她提及的是摸索提高网络广告效率的名为Lydian的创业企业的代币发行。

代币发行的Token(代币)与股票和公司债不同,无需向投资者支付分红和利息。有价证券发行应遵守的以保护投资者为目的的规则并不存在,信息披露也很简单。只要在互联网上发布被称为“白皮书(whitepaper)”的业务计划书,就能筹集资金,同时还不需要披露结算书和接受会计审计。与聘请证券公司和审计公司、需要准备1~2年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相比负担很轻,因此设立不久的企业相继涉足。

30秒筹资3500万美元

如果利用代币发行,企业无需依赖证券公司和银行,通过互联网即可向全世界投资者直接筹集资金。6月,寻求实现凯恩斯提唱的国际结算货币“班科”(Bancor)的“The Bancor protocol”在3小时里筹集到1.5亿美元,此外,作为美国浏览器开发企业的Brave仅仅约30秒钟就筹资3500万美元。

PHOTO

据美国高盛统计,2017年4~7月利用代币发行的融资额达到1200亿日元以上,超过了投向被称为“种子阶段(seed stage)”的初创企业的全球创业投资额。

这一融资手段已开始波及日本企业。日本创业者长谷川润在泰国成立的东南亚的结算服务公司OmiseGo于6月筹集了2500万美元。此外,从事大数据分析的Metaps宣布旗下韩国子公司将实施约12亿日元的代币发行。

支撑代币发行人气的是因虚拟货币价格上升而扩大收益的投资者。自2017年初以来,比特币涨至约4倍,以太坊(Ethereum)涨至约40倍。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QUOINE首席执行官栢森加里矢表示,随着“虚拟货币富豪”相继问世,“正在形成账面收益通过代币发行流向另外的虚拟货币的循环”。

热潮也在催生问题。比特币研究者东晃慈通过调查主要的48个代币发行融资项目的业务进度发现,承诺的产品和服务并不存在的项目达到整体的56%。东晃慈指出:“代币发行计划很多都被高估。”

监管机构面临的难题

即使业务没有实际运行,只要投资者相信代币价格上涨,就可以筹得资金。倡导开发虚拟货币技术的EOS(位于英属开曼群岛)虽然在白皮书中表示“这种代币没有价值”,但仍成功筹集到2亿美元。

日本早稻田大学金融综合研究所顾问野口悠纪雄表示:“代币发行促进了融资的民主化,但规则仍不完善,没有实际运行的公司容易涌入”。实施代币发行的企业也有声音表示,“需要制定设置上限等有分寸的规则”(Omise集团)。

世界各国的监管机构也开始采取应对举措。美国和新加坡透露方针称,将加快制定规则,明确与有价证券的区分。在中国,中国人民银行(央行)9月4日宣布全面禁止代币发行融资行为。中国人民银行在发布的公告中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这一公告显示出中国当局对于人民币资本通过虚拟货币外流的担忧。

日本的金融厅4月颁布了在世界上首次通过法律来规范虚拟货币的《资金结算法修正案》,在交易所引进了注册制。8月,组建了约30人的横跨全厅的团队,启动了包括代币发行在内的监管体制的强化。

但事实上,日本金融厅在监管代币发行时所处的位置仍未确定。不能对处于“监管的网络之外”(高官)、轻视投资者的钻法律空子的行为放任不管,但另一方面,不希望摘掉金融领域迅速发展的新技术的萌芽这一真心话也忽隐忽现。代币发行给监管机构提出了兼顾投资者保护和推动技术革新这一新课题。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关口庆太,龟井胜司

转载自日经中文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