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术会议公开声明反对军事研究----北原斗纪彦

其他 2017年06月16日
PHOTO

从人文学科到自然学科,日本各个领域学者、研究者的代表性机构“日本学术会议”3月公开发表声明,要求各组织对在学校等地进行的军事技术研究合作保持谨慎态度。此次声明是针对防卫省出台的对大学等研究机构进行有助于军事的研究提供援助制度。此次声明引发了有关不以军事研究为目的的一般研究机关是否应该接受防卫省的资金援助及如何看待军事、民生两用(dual-use)的科学技术的激烈讨论。

因反省对战争的援助,该会议曾两次发表声明

日本学术会议也被称为“学者的国会”,1949年基于日本学术会议法成立,该法律第2条规定,日本学术会议作为日本的“对科学工作人员的内外代表机构,旨在提高科学水平,并应用渗透于行政、产业及国民生活”。虽然学术会议依靠国家预算资金维持运营,但其运营独立于政府管辖之外。学术会议向政府提供有关学术振兴等建议,就国内外问题发表见解等,对日本的研究人员和研究团体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此次声明在今年4月的年度总会上进行了讨论,意见褒贬不一。

    声明要点如下:
  • 在大学等研究机构进行的军事研究(有关以军事手段保障国家安全的研究)与学问自由和学术的健全发展有所违背。
  • 基于学术研究曾受政治权利制约、鼓动的历史经验,研究的自主性、自律性和研究成果的公开性必须得到保证。
  • 在防卫装备厅的“安全保障技术研究推进制度”中,政府对研究介入过多,产生了许多问题。在尊重研究自主性、自律性、公开性的民生领域,保证其研究资金充实十分必要。
  • 研究成果有时会脱离科学工作者的意愿,改用于军事目的,所以应谨慎判断研究入口,即研究资金的来源。研究机构和学术会议等应该建立审查制度和方针,对存在军事研究可能性的研究进行判断,是否妥当。

日本学术会议自成立之日起,就确立了避开援助军事研究的严格方针。这是日本科学工作者们对于1945年日本战败前响应国家战争政策,从而招致惨痛后果的反省。学术会议成立后的1950年,该会议在声明中表示:“强烈反省此前日本科学工作者的态度,以后决不从事以战争为目的的科学研究。”另外,在1967年越南战争期间,美军曾向日本半导体研究人员提供资金。事件曝光后,日本学术会议再次声明“不进行以军事为目的的科学研究”。而本次发表的声明也是对前两次声明的继承。

防卫省的民间研究援助制度成为议论的开端

声明中提到的“安全保障技术研究推进制度”由防卫省下属机构防卫装备厅于2015年出台。这一制度公开招募有关先进民生技术的基础研究,并提供资金援助,呼吁大学和研究机构等积极参与。该厅认为“近年来技术革新的快速发展使得防卫技术和民生技术呈现出无边界化,可用于防卫技术的先进民生技术,即dual-use技术变得越发重要”,明确表示制度的目的为充分利用军民两用技术。除此之外,防卫装备厅还强调不会限制研究成果的发表、不会将研究成果指定为国家秘密,防卫省也不会介入研究。援助资金2015年为3亿日元,2016年为6亿日元,2017年将会大幅增加为110亿日元。2017年的募集主题为对地下埋藏物探测技术、仿生小型飞行器的开发、移动通信网络的高性能化等30个项目的基础研究。

对于声明,各方意见褒贬不一

起草该声明的核心机构日本学术会议“有关安全保障和学术的讨论委员会”委员长、政治学者、法政大学教授杉田敦在接受报纸的采访时表示:“军事研究对学术研究自由的威胁最大”,“对学问的发展而言,自主性、自律性以及研究成果的公开性至关重要,一般来说军事研究中这些均得不到保证”,“学术会议的基本出发点,是科学工作人员对于战时曾被鼓动的反省”。
此外,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者、名古屋大学基本粒子宇宙起源研究机构负责人益川敏英对防卫省的制度持反对意见,他表示:“科学发展会带来军民两用技术的问题,很难将其界限划清。所以应该根据研究资金来自于什么机构,以何种目的提供来判断其是否属于军事研究”。

另一方面,担任日本学术会议会长的国立丰桥技术科学大学校长大西隆认为可允许自卫目的的军事研究的进行,他表示“国民承认自卫队的存在,所以也应该承认大学等研究工作人员进行合乎这一目的的基础性研究开发。”该大学则积极接受了防卫省的制度。大西隆认为,起草声明的讨论委员会的意见并没有反映所有国民的意见。大西隆在媒体采访时表示:“有许多军民两用的技术都是起源于民生研究。在日本有关材料研究尤其发达。结实、轻便的材料也能应用于军事装备。所以一旦禁止,就会有一些研究领域进行不下去。” 他对于研究机构开展军民两用的科学技术研究表示赞同。

据《朝日新闻》报道,在讨论委员会的讨论上,有人举出了一些实例:研究人员接受了美军提供的资金,而大学事后才知晓;共同研究客户企业的大型贸易对象是中国海军等。筑波大学特聘教授金子元久在《朝日新闻》上指出:“在日本之所以军事研究的必要性受关注,也是因为日本和中国的关系高度紧张。”


各大报纸社论中的观点如下:

《朝日新闻》

对大学从事军事研究持否定态度。“大学比任何一个机构都承担着继承、发展知识的责任,应该对全体人类做出贡献。全盘接受时任政权的要求进行的研究并没有尽到其对社会的责任。”

《每日新闻》

高度评价了该声明。“如果担心参与军事研究,则需要将其一定程度扼杀在摇篮里。声明要求对‘研究资金的来源’采取谨慎态度,无可厚非”。

《产经新闻》

对声明批判道“缺乏保护国家和国民的视角”,“为了进行有效的防御准备,科学工作人员、技术人员的智慧至关重要”,支持防卫省的制度。

《读卖新闻》

高度评价了军民两用技术,认为声明“束缚了研究者的自由想象”。“美国军事技术核心——全球定位系统(GPS)也广泛运用于导航、观测地震、火山以及自动驾驶。因军事相关这一理由而排斥非常不现实。”

《日本经济新闻》

认为声明“因为害怕用于军事而过于限制自己,可能妨碍健全的科学研究的发展”。


声明呼吁大学等研究机构建立起审查研究妥当性的制度和方针,今后这些研究机构将如何应对,值得我们关注。

文:北原斗纪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