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丰田会变成谷歌那样的公司吗?

2019年02月14日 日本企业

2019年1月在美国上架的一本新书《The Age of Surveillance Capitalism》(监督资本主义),是哈佛商学院第一位女性终身教授Shoshana Zuboff最近几年研究成果的集大成。这本500页的巨著,将我们现在正进入的时代定义为“监督资本主义”社会。随着大数据与物联网(IoT)以及新一代移动通信(5G)的兴起与普及,数字经济与共享经济已具雏形,传统的资本主义正经历猛烈的突变。一种以监督为基础的经济秩序和社会逻辑正在形成,将对人类的生存产生非常深远而严峻的影响。

在监督资本主义社会,以谷歌为代表的对数据垄断的巨无霸企业将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能预测并控制我们的行为。一个有代表性的应用事例便是“谷歌城市”,他们从人们认为是垃圾的丢弃数据中推测出你在想什么,转而把你在想什么卖给能迎合你潜在需求的商家,把你的行为概念化,变成商品,进一步去监督你的行为,影响你的行为。这一切都发生在不知不觉之中,你在想的变成他让你想的,你的所思成为他让你所思,我们都变成了数据的奴隶。

曾几何时,我们为“智能家居”、“智能电网”、“智能城市”欢呼雀跃,为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便捷而欣慰不已。然而,当我们身处这样的“智能家居”时,我们的一举一动,包括内心的心思都被巨无霸们监督得一清二楚,隐私无处可隐,家也不再是家。

无家可归时,我想到的是汽车。在一辆自己中意的房车里听听音乐兜兜风,不是一样可以在工作之余舒缓紧张的心情,调养疲劳的身体吗?日本最大的车企是丰田汽车。“有路就有丰田车”的丰田公司以优质产品和细致的售后服务著称。

让我们看看丰田在做什么。

作为一家著名的优秀车企,丰田很早就意识到汽车是“移动的通信体”。早就开始开发通信功能,解决车与人的联系,车与车的联系,车与路的联系,车与社会的联系等一系列车企所面对的课题。为此,丰田作了一系列的战略布局,围绕“连接(Connect)”做足了功课:

2000年成立了车载媒体服务公司;

2001年开设了丰田IT开发中心;

2002年将数据通讯模块(DCM)实用化;

2005年在凌志车上标准配置了DCM;

2008年将标配了DCM的凌志车销售于北美和中国;

2011年构筑了丰田智能中心;

2014年将会话型导航“T-Connect”商用化;

2015年将DCM对应于智能输送的车载机(ITS Connect);

2016年改编了Connected Company;成立了Toyota Connected Inc。

显而易见,丰田的这个DCM是其收集车载数据的核心部件。

丰田会变成谷歌那样的公司吗?

2016年丰田的介绍手册中提到的丰田车DCM标准配置

我们知道谷歌最初只是一个检索公司,因为其检索引擎非常高效,从而打败了其它检索公司,吸引了全球的用户,变身为一个拥有大数据的巨无霸公司。

2018年丰田推出了所谓“三支箭”的“连接战略”。即,1)在2020年之间构筑一个“机动服务平台(MSPF)”将日美中市场销售的丰田车全部“连接化”;2)推进大数据利用,在为客户与社会贡献的同时改变丰田自身的商业模式;3)联合各种企业,推动机动服务创新。

这个MSPF不仅是将车体与服务中心连接,其要素技术是“意图理解”与“行动预测”,即准确地理解司机的意图,并预测其接下来的行动。这样,通信与车体的进化就构成了表里一体的进程。由DCM与MSPF将车体与通信连为一体后,丰田的基于大数据的服务基本成形(下图)。

丰田会变成谷歌那样的公司吗?

丰田2017年介绍的大数据服务

我们知道,在软件行业有个词叫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所谓“软件即服务”,是基于“云计算”的一个概念,即你不必自己买服务器自行设计与单独开发一套软件,而是根据需要直接上“云”里购置符合自己服务的软件,也就是将软件变成一种服务。更经济,更便捷。

丰田将这个概念扩展到汽车行业里,发明了一个MaaS(Mobility as a Service)的概念,也就是“移动即服务”。成为交通变革理念的核心。“移动即服务”是指在特定区域环境中提供公共和私人交通服务的组合,提供全面、优化和以人为本的出行选项,以实现用户单次收费所支付的端到端旅程,以及旨在实现关键的公共股权目标。

有了DCM、MSPF、以及MaaS的支撑,就相当于有了谷歌的检索引擎、网络集成以及云计算服务一样,可以大量采集客户数据,形成独自的大数据服务。

2018年10月,丰田与软银(SoftBank)远瞻自动驾驶时代,提前布局,合资成立了一家叫做“Monet”的公司。(下图)

丰田会变成谷歌那样的公司吗?

丰田提倡的自动驾驶服务

“Monet”意在将丰田的机动服务平台(MSPF)与软银的IoT平台整合,灵活与有效地利用车体和人的交通相关联的各种数据,使得需求和供给最佳适配,从而解决交通出行的社会课题,创造新的价值。也即开展MaaS服务。

至此,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丰田的战略是围绕着数据展开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拳,打得跟谷歌颇有相似。当我们还以汽车制造商的角度观察丰田时,其已经华丽转身,变成了一个数据服务商。

在“智能家居”里无“家”可归的我们,在汽车里再一次将我们的数据拱手交给了巨无霸。

身处“监督资本主义”社会,我们该如何找到自我,如何再定义自我的价值,如何保护与处置那些我们以为无关痛痒的废弃数据呢?这正是Shoshana Zuboff教授在《监督资本主义》一书中提出的问题。

供稿 戴维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