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场份额百分百的“町工厂”,令人深思的结局

精英中小企业(日本) 2018年08月21日

说起日本的町工厂(街道工厂),或许大家都不会感到陌生,自然而然的想起大名鼎鼎的东京都“大田区”。

这些日本模式的町工厂,类似中国的乡镇企业,但却常常身怀绝技,为日本的经济发展起到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不仅仅给日本国内的大企业供应重要零件,还有一部分工厂具备能力给海外大企业提供定制零配件,比如给波音飞机制造以及法拉利跑车等等供货,由此可见他们的技艺非同一般,实力雄厚。

而笔者最早知道“町工厂”这个名词,却是因为一个“无痛针”。大约在10多年以前,偶然看到了关于“无痛针”(冈野工业)的专访,觉得很是有趣。

冈野工业地处东京的墨田区,而这个区也是出了名的町工厂聚集地,据说最旺盛时期曾有近万家工厂。

奇怪,打针为什么不疼?

有时候的确不得不佩服日本的这种匠心精神。

为什么这样说呢?打针,疼一下,是再普通不过的常识了。在我们小时候,各种打针,也常常被用“勇敢”来鼓励不怕痛,然后还是能看到哭的,闹的,含着泪花的……

可以说,大家都已经习惯,小孩打针哭闹算是再正常不过了。而冈野工业,执意要做出一种不会疼的针头。这可不是简单的“铁杵磨成针”。关键的问题是,不仅仅要细,还要能形成管状,并且能够轻松的将药液注射进去。

获得2005年GOODDESIGNMarunouchi奖

获得2005年GOOD DESIGN Marunouchi奖

研究结果表示,理论上要做成如同蚊子嘴一般,才可以避开人类皮肤上的痛点,才可以让您感觉不到疼痛。而常见的针头一般都是用的不锈钢材料,直径0.3毫米,已经算很细了。要比0.3毫米更细的微细加工,很多理论物理学者都觉得不可能实现,而当时构想这款针头的医疗企业(泰尔茂),至少已经寻找了上百家工厂,都没有能够实现。最后找到墨田区的冈野工业,才成功制造出直径只有0.2毫米的针头,扎进皮肤伤口很小,病人几乎没有痛感。通过进一步深入研究,采取锥形加工法使针头变形,成功地解决了因针头变细导致的药液流淌不畅的问题。

冈野社长的个人魅力

冈野社长的个人魅力

冈野雅行社长,出生于1933年,东京墨田区,从小就受到特有的町工厂文化的熏陶。尽管只有国小毕业,但却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金属加工技术者和发明家。不仅仅成功开发出深绞加工技术应用,还制作出第一个无缝金属锂电池外壳,更是成功开发无痛针并实现量产的第一人。电池外壳让很多人气商品得以实现,其中包括索尼随身听的口香糖电池。而无痛针更是让长期注射胰岛素的人群,远离了疼痛。

冈野社长带领的6人团队,并不甘心只是做加工作坊般的小企业,靠大企业订单过活。而是坚持要在一件事情上,能够做到极致的“精小企业”,走出自己的路,让大企业刮目相看。所以人多人少只是决定着企业规模的大小,但是作为企业来说,都是一样的法人性质,是对等的组织团体。冈野工业拥有30多项专利,年销售达到8亿日元。

企业成功的秘诀

不走寻常路,将模具与成形加工制作一体化。

在冈野社长继承家庭工厂以后不久,市场上出现了一种超合金模具,迅速席卷了普通模具产业,如此下去,恐怕工厂就没有什么生意了。而另一方面,冈野社长的父亲,却并不支持转型做成形制作的业务。当时留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做成本非常便宜,大家都不愿意接的订单;二是难度太高,大家不要做的订单。

冈野社长选择两个都要做并且要求做到最好。他坚信只有做好其他工厂做不到的事情,才具备企业竞争力;能够保持长远目标并且不断的迎接挑战,才能保持企业活力。新社长终于说服老社长,将模具工厂的晚间停产时间用作自己的生产时间,逐步开始进行成形加工。通过设计新的加工手法,让生产环节实现半自动化,成本控制得以实现;通过经验结合新工艺,让不可能变成可能。冈野社长最终巧妙的实现了模具与成形加工制作的技术融合,并在生产过程中应用到极致。

对创业者说

在冈野社长看来企业要做大,比较容易,扩大规模,增加员工就行。但是要正真做强,就会比较困难。而且仅仅是规模做大,一旦遇到经营危机,带来的冲击力是巨大的,甚至是毁灭性的。周围就有好几家工厂,做的很大时有好几百人,也都是接的大公司订单,但是好景不长,订单一旦减少,就基本无法维持下去,只能裁员甚至倒闭。冈野工业就6个人,一年销售8亿日元,与裁员几乎没有什么关系。

对于年轻的创业者,从冈野工业的经营经验来说,建议多做创新,少做单纯模仿。就好比,商业街上开了一家甜品店,生意火爆,然后大家都蜂拥而上,一条街上开了5家甜品店,结果都黄了。冈野工业就只专注其他人做不了的生意,技术独有,即使有人想要模仿,也做不出来。

当然也不要畏惧失败,因为很多新的应用和技术诀窍都是在试错过程中发现的。

正如冈野工业从模具制作转型做成形加工,虽然并不一帆风顺,但通过技术融合与不懈的努力,却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

从打火机的金属壳制作到电池外壳,再到无痛针,都是在一次次试错中实现了工艺改良和技术提升。

从冈野工业的这份自信当中,笔者不禁想起了一首老歌,SMAP的“世界上唯一的一朵花”,不求第一,但求无二。

冈野工业的无奈与遗憾

冈野工业凭借无痛针这门绝活,赢得了市场,然而无奈的是,伴随着冈野社长的退休,冈野工业也宣告停业了。正如冈野社长说的那样,即便是选择放弃,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该做的都已经做到了,哪怕是把图纸和技术捐献出来,也都无所谓。

和很多日本中小企业一样,尽管冈野工业每年还有着良好的收益,但是却因为没有合适的企业继承人,不得不选择放弃。当然通过企业转让或者是被收购,或许企业可以继续经营下去,但是独门技术的传承,人才培养,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多少让人感到一丝遗憾。

关于町工厂,特别是和制造业相关的町工厂,如何传承技术和工艺,如何培养继承人,日本的经验教训也是值得中国企业家们思考的一个问题。

供稿 容江(一般社团法人ASIA高新技术交流协会)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