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津救命丸:传统儿童秘药与多元化,支撑400年的发展历史--日本“独此一家”系列

精英中小企业(日本) 2017年03月28日

17_0328_2_1.jpg

这家企业生产的用于治疗儿童夜啼和疳积的中药在日本国内无人不知。支撑企业从江户初期一直发展至今的是家传的秘药和在多元化与集中化之间不断切换路线的企业家精神。


位于栃木郊野地带的历史遗迹

400多年前的战国末期,一名行僧途经下野(现在的栃木县)时,体力不支倒在了一户人家门前。尽管这家人精心照顾,但僧人还是离开了人世。闭眼之前,作为“感恩之礼”,他交给这家人一本书。书中记载了一种秘药的制法……。

这个儿童故事般的“诞生传说”一直流传到了今天,而故事中说的秘药便是自古作为治疗小儿夜啼和疳积之药广为人知的“宇津救命丸”。从栃木县高根泽町的JR东北本线宝积寺站出站后,乘车前往田园地带,不久便会看到一片被茂密杂木林环绕的武家宅邸一般的建筑群。门上挂着“宇津救命丸高根泽工厂”的牌子。当年突然出现在此地的行僧促成了日本屈指可数的儿童药品制造商“宇津救命丸”(总部位于东京)的创立。

“那终归是个传说,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不过,现在留存着元和年间1620年的古书,至少可以判断在那以前高根泽地区就开始了制药活动。宇津家第一代权右卫门曾经担任过下野领主宇都宫氏的医师。丰臣秀吉1590年统一日本后出兵朝鲜,宇都宫氏也参与了行动,我认为中国大陆的中药材和制法可能就是那时被带回下野的。”

现任社长宇津善博的长子、“第19代”传人宇津善行专务娓娓道出了他对家业起源的看法。宇都宫氏在1597年因为某些问题触怒了秀吉,遭到贬谪,于是权右卫门回到了高根泽工厂所在之地务农。宇津家将这一年定为了家族企业的创立之年。无论是无名僧侣传授的也好,还是出兵朝鲜带回的也好,总之制药方法是在这个时期确立的,然后绵延传承至今。

进入江户时代后,宇津家的户主当上了村长,一直过着半农半医的生活。秘药制法坚持“一子相传”,长子单独在名为“诚意轩”的庐舍中闭门调配中药材制成小颗粒的药丸。

现在面积达33000平方米的厂区内,一座木造建筑静静地伫立在小树林中,那就是“诚意轩”。旁边的宇津史料馆展示着创业之初留下来的大量古书和以前的包装箱、制丸机器等,还有一座被高根泽町指定为文化遗产的宇津药师堂,这些建筑为工厂营造出了古色古香的氛围。

photo

位于宇津救命丸高根泽工厂内的史料馆。陈列的古书和老式机器让人感受到历史的积淀

photo

创建于江户时期的宇津药师堂。天花板上描绘着56张药草图样

photo

伫立在静寂环境中的诚意轩。内部风格如茶室一般,历代户主在这里修身养性,专心制药

最初,宇津家将秘药当作一种增进健康的万能药,时不时就会免费分发给附近村庄的孩子和大人。其功效渐渐赢得了口碑,在江户时代的17世纪中期,第五代权右卫门将之命名为“金匮救命丸”,通过江户市内和全国各地旅馆和酒坊使之普及开来。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宇津家开始为从德川氏分家出去的一桥家进献此药。“金匮”具有“贵重”之意。由于使用的药材中有些十分难寻,所以甚至有一粒药值一袋米的说法。

惊涛骇浪袭来,甚至出现过许多类似商品

进入明治时代后,宇津家开始正式销售药品。因为1906年日俄战争结束后不久,东京的大型药品批发商承揽了该药的流通业务。从那时起,救命丸变成了和现在一样的儿童专用药。善行专务解释说:“因为当时很多孩子营养不良,身体虚弱。我们在报纸上打了很多广告,销量开始迅速增长。”

跟随现代化浪潮,宇津家也开始搞金融、投资铁路、经营肥料事业和开办私立“宇津学校”,走上了多元化经营的道路。另一方面,主打产品“救命丸”的名头也逐渐打响。在商标注册制度尚未确立的那个时代,全国各地出现了许多企图跟着沾光的类似商品。

然而,昭和时代初期,在席卷整个日本的昭和恐慌之下,多元化经营的负担不断加重,宇津家的资金周转情况发生了恶化。宇津家向东京的药业公司转让了销售权,于1931年成立了专门生产救命丸的公司法人“宇津权右卫门药房”,这就是现在公司的前身。药房开始在杂志上刊登配有外国少女插图和圣诞老人图样的摩登广告,有效提升了知名度,事业再次走上了正轨。

战后,公司搭上了婴儿潮的顺风车。销售额以每年两到三倍的强劲势头不断增长,但经营团队在成本管理方面的失败导致公司于1955年第二次陷入了经营危机。即便如此,但这一次也得到了其他药业公司在销售方面的帮助,公司更名为“宇津救命丸”,总部也搬迁到了现在的东京都千代田区,实现了重新起步。后来,在出现第二次婴儿潮的1970年前后,公司销售额达到了巅峰状态的约20亿日元。善行专务继续说道:

“观察本公司近代以来的决算报告可以发现,大约每隔30年就会遭遇一次危机。而每次都会有人伸出援手。”

这样强大的生命力,正是源于数百年来始终保持着旺盛市场需求的主力产品“救命丸”。时至今日,该药的制法依然没有大的变化,采用具有安神和强心作用的麝香、牛黄等动物性药材与具有促进消化作用的人参、甘草等植物性药材调配制成。与过去的区别在于,如今是在符合国家认定标准的工厂内使用最新型设备加工制造。西日本地区也有一种同样历史悠久的小儿五疳药“樋屋奇应丸”(总部位于大阪),长期以来,两种药品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一直不分伯仲。

善博社长也强调了即便是在今天,救命丸仍然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本公司曾在数年前针对抚育婴儿的母亲实施了问卷调查,她们表示最大的困扰是‘孩子大哭’。现在的环境充满了各种信息,小孩也和大人一样容易郁积压力。用于治疗多由压力导致的疳积和夜啼问题的药物仍然广受欢迎。”

探索可以克服少子化问题的新商品

不过,屡次渡过难关的老字号如今又迎来了重大转折期。针对近年来的经营环境,善博社长表示“形势日益严峻”。

“除了少子化问题不断加剧外,零售业态也已从个人店铺向连锁药店方向转变,流通机制发生了剧烈变化。近年来,家长也不太愿意让孩子总是吃药了。可以说我们正面临公司创立以来的最大考验。”

最近几年的销售额已经降低到了巅峰时期的六分之一,维持在三到四亿日元的水平。过去一直投入巨资在电视上大肆播出的广告也逐渐失去了效果,于是大概在五年前停止了这种宣传方式。

善博社长认为“如果跟不上时代的变化,公司就会面临生存危机”,早在80年代中期便推出了儿童感冒药,又在大约20年前推出了成年人也可以使用的婴儿护肤乳液,现在它们和救命丸一起构成了公司的三大支柱产品。

30年前,救命丸的销售额在公司内部的占比几乎为100%,而如今只有30%左右。与专注于儿童药的110年前相反,现在公司正在推进商品多元化。善博社长展现出了内心的危机感,直言“我认为现在更应该谋求创新。我们必须在坚守‘相较于自身利益,更要为他人做出贡献’这一世代相传的信条的同时,努力改变经营方式本身”。

今年37岁,肩负着公司未来发展重任的善行专务也抱有相同的想法。正如长期以来的一贯做法那样,他正试图通过开发符合时代潮流的商品和开拓新的事业领域来突破困境。其中一个亮点便是2015年春推出的防中暑药“五苓散”。

“这是我们运用制造救命丸的技术经验开发出来的汉方制剂,从出生三个月的婴儿到成年人都可以服用,面市不久便销售了数万盒。由于全球变暖的影响,现在夏天越来越炎热。我们打算明年也早点投入市场。”

在流通战略方面,加强网上销售力度和积极利用公司网页后,销售额比上一年度提高了50%,今后还将进一步加大努力。据说为了“在五年内将销售额恢复到十亿日元”,还要逐步采取其他各种必要措施。

photo

如今的高根泽工厂内全是最新型的生产机器(图片提供:宇津救命丸)

发生东日本大地震的2011年夏季,为了加强与公司发源地高根泽的联系,在时隔大约半个世纪以后,善行专务重新举办了从江户时代到昭和中期一直在厂区内举办的“一万灯祭祀”活动。现在每年都有很多孩子来参加这个活动。公司希望借此重新唤醒屡次让公司化险为夷的“秘药”所具有的那种起死回生的神力。

标题图片:宇津救命丸社长宇津善博(左)和他的长子善行专务。他们一致表示“为了度过危机,必须探索新的道路”


转载于日本网
http://www.nippon.com/cn/

相关连接
原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