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个人消费会恢复吗?——“春斗”得到低额回应,要深化劳动方式改革

2017年06月12日 日本经济
PHOTO

日本特有的劳资谈判“春斗”,从3月中旬大型企业的联合集中回应开始,要一直持续到4月与中小型企业的谈判完结后才基本宣告结束。总体来讲,虽然与上一年度相比,企业们给出的薪资提升额度较低,但是一部分中小企业和服务行业等对其从业者还是给出了满意的回应,这也反映出了这些企业目前存在着人手不足的问题。企业的业绩还算不错,就业环境方面,2月份的总体失业率时隔22年再次降至3%,全国范围内有效的求人倍率也持续处于较高水平,虽然这些数字似乎都在昭示着经济发展正处于良好态势,但在个人消费方面,低迷的状态依然在持续。

进入21世纪以来,作为经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的反映之一,“春斗”失去了原有的话题性,甚至“春斗”一词也逐渐成为了一个“过时的词汇”。2008年的雷曼事件发生之际,在当年的劳资谈判中,资方抛弃了原来的例行做法,提出了“提高基本工资已是过去式。现在已经不可能了”等主张。

4年前,随着安倍晋三内阁开始执掌政权,“春斗”也卷土重来。在2014年的春斗中,安倍首相集结了经济界和企业界的顶尖人士,提出“一定要提高薪水”的要求。由此,拉开了政权介入春斗的“官制春斗”的序幕。企业方面,以大型企业为主,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安倍政权所提出的要求,提高了基本工资。

今年是“官制春斗”的第四个年头,与上一年相比,出现了一些很有趣的差异,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三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丰田汽车、日立制作所等在春斗战场上拥有较大影响力的大型企业给出的回应远低于上一年度。虽然早在去年11月,安倍首相就向劳资代表提出了“要至少保持与上一年度持平的薪资涨幅”的要求,但最终得到的薪资涨幅依然低至四年里的最低水平。针对月薪平均上涨3000日元的要求,丰田汽车尽管给出了回应,但最终给出的结果却是上涨1300日元,与上一年度相比,下降了200日元。在上一年度,日产汽车对于3000日元的涨薪要求给出了满额回应,但今年给出的回应为1500日元,仅为要求金额的一半。日立、松下等5家大型电器制造商给出的涨薪标准为每月1000日元。但是,在反映公司最近业绩的奖金方面,3家汽车公司都给出了全额回应,大型电器制造商也给出了一年5个月以上工资的高额回应。

第二个特点,与大型企业相比,薪资涨幅曾经常处于较低水平的中小型企业中,给出高额回应的企业数量有所增加。在流通和服务行业等中小型企业较多的行业之中,由于人手不足,很多企业给出了高额回应。例如,主要零售企业伊藤洋华堂最终的谈判结果是基本工资上涨1000日元,较上一年度124日元有了大幅增长。家具连锁企业Nitori Holdings Co.,Ltd包括基本工资在内,给出的薪资涨幅为1644日元。受到此类大型流通企业高额回应的影响,中小企业中薪资涨幅与上一年度持平甚至更高的企业也有所增加。以中小制造业为主的劳动组合 “JAM”的宫本礼一会长对此解释说,“这体现了中小企业内部工会的作用。在求人倍率较高的地区,他们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由于人手不足所导致的人才保护及针对离职者的对策可能也是(给出较高回应的)原因之一”。

第三个特点,除了提高工资及基本工资之外,具体还包括缩短劳动时长等内容重新审视劳动者的状况的呼声极高。大型电器制造商的劳资双方在3月中旬的春斗最终谈判之际,第一次起草并发布了与缩短劳动时长等劳动方式改革相关的共同宣言。其中,承认长时间劳动是“劳资双方应该着手解决的课题”,表示“将尽最大可能的努力,推进这方面取得进一步的进展”。然而,宣言中并没有提及缩短加班的具体数值目标和确保实施效果的具体措施。

其中,灵活推进不限次在家办公制度的日立制作所、为了控制劳动时长,在下班后扩大实施确保一定休息时间的“工作休息间隔制度(勤務間インターバル制度)”的NEC等,劳资双方就此达成协议的这些企业尤其引人注目。

几乎与此同时,作为“劳动方式改革”的支柱之一,政府制定了“长时间劳动对策”,上述这些动向对其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其中规定了加班时间的上限以一直以来的“每月合计45小时,每年合计360小时”为基础,包括繁忙期可以适量延长的时间在内,最高上限为“每年合计720小时”。如果劳资双方能够就此达成协议,那么就能改变无上限加班的现状,首次将加班时间上限明确写入劳动基准法中。

二战后日本主要的景气上升局面

“伊邪那美景气”(2002年2月--2008年2月,历时6年1个月)

二战后最长的景气上升期。虽然持续时间很长,但经济增长率始终徘徊在2%左右,劳动者的薪资上涨也遭遇天花板,这是一段令人无法产生切身感受的景气上升期。当时的经济财政大臣将其称之为“徐缓气若游丝的景气”。

“伊奘诺景气”(1965年11月--1970年7月,历时4年9个月)

以日本神话当中创造日本列岛的男神命名,是高速经济增长时代的景气上升期。汽车(car)、空调(cooler)和彩色电视机(color TV)被称为3C(新三种神器),由此可见个人消费的大幅提升。这一时期的平均经济增长率超过10%,使得日本经济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成为了位列世界第二位的经济大国。

“安倍经济景气”(2012年12月--2017年3月,时长超过泡沫景气)

与安倍第二次执掌政权同时开始的景气上升期。被称为“三支箭”的安倍经济政策促进了股价的提升,日元贬值实现了经济的长时间持续增长,但个人消费的提升不甚明朗,从实际情况来看,可以被称为是缺乏切身感受的景气上升期。

“泡沫景气”(1986年12月--1991年2月,历时4年3个月)

以不动产和股票为主的资产价格异常飙高的上升期,但最终如泡沫般破灭。在1980年代的后半期,不动产价格飙升,东京都环线(山手线)以内的区域,土地价格甚至达到了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的程度。股价也在1989年底达到了史上最高的38957日元。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陷入了长时间的低迷,被称为“失去的十年”。

“岩户景气”(1958年7月--1961年12月,历时3年6个月)

神武景气之后的景气下降期结束后开始的景气上升期。池田内阁发表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经济增速甚至超过了该计划的预定目标。受技术革新的影响,甚至达到了堪称过剩的程度的的设备投资更招来新投资。

“神武景气”(1954年12月--1957年6月,历时2年7个月)

二战后高速经济增长的开端。受景气上升的良好影响,经济发展超过了二战前的最高水平,在1956年发布的经济白皮书当中,甚至宣称“已经不是战后状态了”。冰箱、洗衣机和黑白电视机被称为三种神器。

那么,今年春斗的结果、景气和个人消费的动向究竟如何呢?景气方面,自安倍政权开端以来,一直处于缓慢上升的状态。始于2012年12月的“安倍经济景气”到今年3月,持续时长已经位列二战后第三。此前位列第三的是 “泡沫景气”时期 (1986年12月到1991年2月),当时的经济犹如泡沫一般急剧膨胀,最终破灭。持续时长位列第二的是 “伊奘诺景气”(1965年到1970年, 历时57个月),当时日本经济处于高速增长期,当时的景气上升期也一派欣欣向荣。但是,此前持续时间最长的“伊邪那美景气”(始于2001年1月,历时73个月)也与此次的“安倍经济景气”一样,属于经济低速增长,缺乏切身感受力的景气上升期。

关于此次的景气上升期,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依然没有什么切身感受。原因在于:虽然企业的业绩相对较好,公共事业方面,政府为以东日本大地震和熊本地震为主的灾后重建提供了支援,企业用人短缺,但这些并没有反映到薪资方面。非正式劳动者的数量增加,劳动者之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由于人口减少和老龄化人口比例增加等原因,导致景气上升所带来的利好并没能触及到个人消费的提升。

在日语词典中,对“景气”一词的解释是:(1)样子、情形(2)景观、景色(3)人气、评判……在数条释义后,才有“经济活动活跃的状态,好光景”这样一条定义。“景气”或许原本是从中国传入日本的词汇,原本的含义是指情形或景色。从经济活动的含义方面来说,有一种很有说服力的说法,就是说这个词从明治时代开始,在日本被赋予了新的含义。现在在中国,这个词也被用在了经济方面,可以说是一个从日语逆向输入的例子。

严格来讲,关于景气是否处于上升期,会由相关的有识之士组成的“景气动向指数研究会”开会探讨,并在事后做出景气处于“波峰”还是“波谷”的判断。但与景气上升期的持续时间相比,我还希望大家能够切身感受到景气上升的到来。

文·图/泷川 进
照片/免费照片网站 https://www.photo-ac.com/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