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百货商场消亡?——地方百货商场相继关闭,大城市门店也难逃命运

2017年01月25日 日本经济

2017年1月2日,新年伊始,大型百货商场高岛屋、大丸松坂屋等日本各地的百货商场即盛装迎客,掀开了新一年的销售篇章。三越伊势丹也有部分门店开门迎客。顾客盈门,标价从数千日元到数十万日元的福袋销售量飞涨。
  然而,这样大张旗鼓的新年例行公事,似乎并不能改变百货商场从今往后逐渐消亡的命运。三越伊势丹方面已经流露出这样的意向:已减少1月2日开始营业的门店数量,并且从明年起,“考虑正月里头三天主要门店歇业的计划”(大西洋·三越伊势丹Holdings社长),考虑员工工作的环境,延长新年期间的歇业时间。

很多观点认为,延长歇业时间的背后,其实是百货业长期低迷的态势。
  最近十年间,被称为“地方城市名片”的百货商场正在加速关闭。其原因在于,与大城市相比,地方城市人口加速减少,商场所在的城市中心区域越发萧条,顾客大多涌向了城市外围的购物中心(SC),从而导致百货商场的营业额下滑。
  由于地方上的百货商场是其所在区域的象征,因此一旦关闭,会导致城市中心区域萧条化进程加剧,也会对政府所倡导的“地方首创”和“地方活力化”产生负面的影响。刚过去的2016年6月,位于岩手县花卷市的MARUKAN百货店已关闭,意味着当地居民所熟悉的百货商场又少了一家。最近十年间,类似这样的本地资本在当地所经营的中小型百货商场关闭的例子层出不穷。

已经关闭的百货商场

2014年 3月     高松天满屋(高松市)
8月     高岛屋和歌山店(和歌山市)
9月     那霸三越(那霸市)
2015年 2月     县民百货商场(熊本市)
5月     SAIKA屋川崎店(川崎市)
2016年 1月     伊万里玉屋(佐贺县伊万里市)
2月     西武春日部店(春日部市)
6月     MARUKAN百货商场(岩手县花卷市)
9月     崇光百货柏店(千叶县柏市)
       西武旭川店(北海道旭川市)

▽ 今后即将关闭、转让或缩减规模的百货商场

2017年(预定) 2 关闭 西武八尾店(大阪府八尾市)
关闭 西武筑波店(茨城县筑波市)
3月 关闭 三越千叶店(千叶市)
关闭 三越多摩中心店(东京都多摩市)
7月 关闭 堺北花田阪急(堺市)
时间未定 预计转让 崇光百货神户店(神户市)
崇光百货西神店(神户市)
西武高槻店(高槻市)
考虑缩减 规模或关闭 伊势丹松户店(千叶县松户市)
伊势丹府中店(东京都府中市)
松山三越(松山市)
广岛三越(广岛市)

由此可见,不仅地方的百货商场,在中心城市拥有门店的大型百货商场,其撤店或大幅缩减门店规模的趋势也越发明显。
  去年9月末,位于千叶县柏市的崇光百货柏店已关闭。该店作为JR柏站东口的市区重建项目的核心门店于1973年开始营业,在最高层即14层设有旋转观景餐厅,为地区地标性建筑。它与位于JR柏站西口的高岛屋柏店几乎同时开业,共同成为地区经济的支柱。
  然而,近年来,受到周边大型购物中心的压制,客流量大幅减少。崇光百货柏店的销售额从1991年2月的590亿日元降至2016年2月的115亿日元。

北海道旭川市具有41年历史的西武旭川店也于去年9月末退出了历史舞台。2009年,在附近的百货商场撤店后,西武旭川店作为“日本最北端的百货商场”一直顽强支撑着。然而随着人口向札幌一带集中,当地人口持续减少,销售额也比巅峰时期下降了一半以上。
  此外,预计西武八尾店(大阪府八尾市)和西武筑波店(茨城县筑波市)将于2017年2月关闭,西武千叶店(千叶市)和西武多摩中心店(东京都多摩市)将于2017年3月关闭。

此外,三越伊势丹HD的方针是缩减开支,伊势丹松户店、伊势丹府中店、广岛三越和松山三越这4家门店将在2018年度之前,使卖场面积缩减至目前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公司方面称,若此举仍无法化解当前困局,会在今后考虑将其关闭。

据说,百货商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明治时代三越吴服店(现三越伊势丹HD)所发表的《百货商场宣言》。百货商场因为商品种类齐全、品质可靠,满足了人们对于高档商品的追求,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百货商场都保持着“零售业之王”的地位。
  根据经济产业省的商业动态统计,百货商场的销售额在1991年达到了12兆0852亿日元的峰值,此后开始逐年下降,到2015年,销售额下降至6兆8260亿日元,对比巅峰时期几乎下降一半。此外,从门店数量上来看,1997年的门店数量为432家,之后开始减少,到去年10月,已经缩减到239家。营业额不仅落后于超市,在2009年又被小型连锁便利店甩在了身后。

即便如此,近年来,大型百货商场还是从中国游客的“爆买”热潮中尝到了甜头。贵重金属、高级家具和电器产品的热卖似乎遏制了百货商场长期以来的低迷颓势。然而,这也仅限于东京、大阪、名古屋、福冈等大城市的门店,地方上的门店仍苦苦挣扎,不仅需要与其他商业设施竞争,还要应对顾客的老龄化以及所在建筑的年久失修。并且,自去年春季以来,外国游客的“爆买”势头有所回落,负面影响已波及大城市中心城区的门店。

大型百货商场还致力于核心门店的多元化

充满危机感的各家公司并没有拿出复兴地方门店的方案,而是考虑大力发展大城市中心城区的门店。
  其中,规模最大的三越伊势丹耗资120亿日元重新装修了位于东京日本桥的三越日本桥店。高岛屋决定在JR新宿站附近的门店中引入家具连锁企业NITORI。

在东京银座,松坂屋对银座店旧址进行了重建计划,根据大丸松坂屋的运营公司J.FRONT RETAILING的介绍,将在银座店旧址及其周边,对包含地上13层和地下6层的综合性商业大楼进行重新装修。松坂屋的门店未来仍然会入住,但只占很小的一部分。百货商场放弃了老本行,探索出全新的商业模式。
  去年12月底,另一个被称为“银座名片”的百货商场在经营32年后黯然退出。这就是于1984年开始营业的“PRINTEMPS GINZA(巴黎春天银座店)”。这家曾经以奢华的店面布置主要吸引年轻女性的百货商场,随着与法国老牌百货商场“PRINTEMPS(巴黎春天)”的合约期满而宣布关门谢客。虽然,这里将于今年3月作为崭新的商业设施“Marronniergate”而在装修后重新开业,但是即便拥有优衣库等入驻商家,也不再是原来传统意义上的百货商场了。

迄今为止,三越伊势丹HD将百货商场的业务都集中在位于东京都市中心的主干门店,与其他大型百货商场相比,受到的打击似乎更大。对此,大西社长在一次采访中指出:“说百货商场是夕阳产业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但是过去的商业模式的确已经不再奏效了”,因此,在未来,百货业不能只靠原先的“一条腿走路”,而是需要考虑提高其他事业的营业额,使百货商场事业的营业额和其他事业的营业额的比例成为7:3或者6:4。

  文·表/ 泷川 进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