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前上海总领馆总领事片山和之:贸易摩擦应看作中国成长过程中的“試練”

2019年06月04日 产业动态

初夏的日本,气候宜人,阳光明媚。

在东京附近的神奈川县一处绿茵环绕的研修设施里,又重逢了片山和之先生!他今年1月结束了3年多作为驻上海日本总领事馆总领事的繁忙工作,返回了自己熟悉的东京,在外务省研修所担任所长。

片山和之先生2019年1月返回日本后担任外务省研修所的所长

片山和之先生2019年1月返回日本后担任外务省研修所的所长。

片山先生是经验丰富的日本外交官,他毕业于著名的京都大学,年轻时分别在美国和中国等海外留学,后来曾多次派驻美国、欧洲和中国,精通多国外语,中文也讲得极其流利。尤其是在上海工作的3年多,恰逢中日关系迎来重大转变,他作为代表日本的外交官积极与中日各界广泛交流,成为了在上海当地为人熟知的日本外交官。

长期的外交生涯,使他对中美两国都有深刻的了解。这次有机会在日本和片山先生重逢,机会难得,当然要当面请教。特别是,最近备受关注的中美贸易摩擦问题,片山先生是怎么看的呢?中美贸易摩擦和当年的日美贸易摩擦有何相似与不同?这场贸易纷争今后会怎样发展?等等。

片山先生开诚布公,对我的问题做了回答。

片山和之先生在办公室接受笔者采访

片山和之先生在办公室接受笔者采访。

问1:中美贸易摩擦和日美贸易摩擦有什么相似和不同呢?

答:首先从规模上看,日美和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可同日而语,当年日本的对美贸易顺差据统计约是500亿美元,而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超过3000亿美元,差距有6到7倍;其次,引起贸易冲突的领域不同,日美贸易摩擦主要集中在汽车制造、半导体等领域,中国则是近年在高科技领域的突飞猛进使美国感觉到威胁,华为就是一个代表;另外,日本一直被视为美国的同盟国,两国之间有安保条约,而中国在外交防卫上是一个独立的大国,相比之下,日美之间的经济摩擦更容易找到解决途径,而中美之间不仅仅是经济领域的纷争,性质和日美间的摩擦不同,问题更为复杂!

问2:中美贸易摩擦对日本有什么影响?

答:美国和中国分别是第一和第二经济大国,又都是日本的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摩擦自然对日本有很大影响,日本非常希望双方能够早日找到解决途径!尤其是已经形成的开放自由的贸易全球化秩序,能继续得以维持,这对于中美以及世界经济都非常重要。

投资中国的日企超过了3万家,为中国提供了接近1000万人的就业机会,在华日企的对外出口额约为1万亿日元,其中对美出口额总体占比约比为6%,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日企也不得不考虑对策,其中有些企业准备将生产基地转移到东南亚或日本本土。而中美两国的报复性关税直接增加了生产成本,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不断深化的时代,长此以往,对于任何一方以及世界经济都会产生负面影响。

问3:美国发动贸易摩擦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中国应该怎么正确应对呢?

答:从美国方面的官方发言来看,美国对于中国的知识财产保护、国有企业倾斜等问题一直不满,也和爆发这次贸易摩擦有关。虽然不太清楚中美之间具体的交涉内容,仅从各种报道来看,美国感觉中国这个对手很强硬,但是美国作为第一经济大国,不会轻易让步,加之美国目前经济比较好,这种想法更容易占上风。而中国这边,当然也不会轻易屈服。那么,中美之间的对抗会不会长期化呢?这是我们最担心的。

另外,从过往的历史事件看,这时候中国国内的爱国热情最容易高涨,然而,这种热情一旦失控,或者被煽动,就容易变成发泄不满的冲动性的“运动”,因此,越是这种情况下,越应该冷静克制,特别不应该煽动反美情绪、或者排外的民粹思想。放眼世界外交史,从来没有一直持续的对立关系,国际关系总是在变化,并在变化中发展,过去的中美关系、以及中苏关系都曾如此。中美都是大国,更应该在发生激烈变化时保持理性和冷静。

対中外交の蹉跌

片山先生在上海担任总领事期间虽然公务繁忙依然笔耕不辍,出版了日语著述《対中外交の蹉跌》。

2018年12月在离开上海前应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邀请做了告别演讲

2018年12月在离开上海前应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邀请做了告别演讲。

虽然,对于中美摩擦的走向无法做出预测,但是,片山先生通过国际关系在变化中发展的论点,表达了中美对抗不会一直延续的看法,而作为当事国,理性冷静的应对才是最佳方案,这显示了他作为一个成熟外交官的老练。

由于中美冲突升级,导致了美国实施针对中企的各种投资和交易限制,因此,最近中国企业更加积极地展开了对日投资。片山先生在上海担任总领事期间,和中国企业也有广泛接触,对此,我也请教了他的看法。

问4:日本政府对于中国企业投资日本怎么看?

答:日本政府欢迎外国投资,制定了2020年投资金额达到35万亿日元的目标,截至 2017年已接近30万亿日元。日本面临少子高龄化问题,地方经济的空洞化比较严重,企业转移或者关闭,导致税收减少。目前日本有将近1800家地方政府团体,有一种说法,说是按照目前的情况,40至50年后其中一半会消失,不再能发挥政府职能。所以,日本特别欢迎能够振兴地方经济、推动地方观光或传统产业发展的国外投资。中国企业占国外投资日本资金仅有1%,和排在前面的荷兰、美国、新加坡等虽然差距很大,但是近年来的投资增长很快,将来的发展潜力巨大。

问5:中国企业在投资日本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答:中国企业目前的投资,都比较偏重房地产。这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投资不仅仅是单纯的短期经济行为,感觉投资目标能赚钱就马上投,否则就立刻撒手不管,这种短视行为很容易让日本各方面担心。虽然欢迎来投资,但希望中国企业更能从中长期着眼,例如通过投资使世界独一无二的日本技术得以传承,使地方经济重拾活力,等等。投资当然是为了追求利益,也要回报投资者,这毋庸置疑,不过反观日本企业,他们同时会非常重视社会贡献、以及对于员工的责任和承诺等,所以日本企业都会积极参与地域社会的建设、不会轻易裁员,这方面,中日企业之间的价值取向还有距离,如果准备收购日本企业,中国企业要充分意识到这些差距带来的影响。

另外,投资也需要顾及对方的感受。例如,日本泡沫经济时期,不少日本企业去美国购买洛克菲勒中心、好莱坞的电影公司等性质上属于“美国象征”的物业,结果使美国人非常反感,当时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日美摩擦。这些经验教训,希望今天的中国企业能引以为戒。

关于最后一点,片山先生强调,成功投资的基本原则是“双赢关系”的建立,投资也不是短期行为,能够给日本社会尤其是地方经济带来活力的投资,日本政府非常欢迎!

一个小时的交流很快结束了。片山先生虽身居高位,却一如既往地没有一点架子,对我提出的问题都畅所欲言,令人感到亲切、愉快,又受益匪浅。

片山先生最后总结道,不论是中美贸易摩擦,还是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中碰到的问题,对于成长中的中国都是很好的“試練” (考验),经受住这些考验,中国和中国企业将会变得更加成熟与强大。

最后道别时,我提出希望片山先生能够多回中国看看,那里有很多熟悉他的中国朋友。除了叙叙旧,我们还能通过像今天这样的交流,在世界格局剧烈变化时多一个审时度势的角度,从而更冷静地把握自己。

向片山和之先生赠送从中国带来的礼物,感谢他在百忙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采访

向片山和之先生赠送从中国带来的礼物,感谢他在百忙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采访

供稿 王淅(日本中小企业诊断士)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