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疗事情》赤星隆幸:治疗白内障的权威

其他 2017年12月05日
PHOTO 日文

白内障,是指眼内晶状体蛋白质变性,发生混浊。尽管这一病症可通过手术治愈,但在发展中国家仍有许多人无法接受治疗,因此白内障至今还是人类失明的首要原因。2017年3月,三井纪念医院医生赤星隆幸,凭借其在白内障治疗领域的贡献,获得了“凯尔曼奖”(CHARLES D.KELMAN INTERNATIONAL AWARD)——这一奖项是表彰为世界做出杰出贡献的眼科医生的。

赤星隆幸AKAHOSHI Takayuki

赤星隆幸 AKAHOSHI Takayuki

三井纪念医院眼科主任。1957年生于神奈川县,毕业于自治医科大学。实习培训结束后进入东京大学医学部眼科学教研室,其后在武藏野红十字医院等单位工作。1991年进入三井纪念医院,1992年起任现职。由他开发的“超声乳化前碎核”(Phaco Prechop)这种新型白内障手术方法,现已被66个国家采用。

在医院里,人们总是能看到一路小跑的赤星隆幸医生,那是他为了节省时间。采访的这一天,他也完成了近60例白内障手术,据说每天都是如此。之所以能完成这么多的手术,要归功于他矢志不移的信念及其开发的划时代手术方法。

赤星隆幸 和长白头发一样,白内障是一种老化现象,是眼内晶状体蛋白质变性,浑浊变白而产生的疾病。只要将老化的晶状体摘除干净,植入新的人工晶体,患者就能重见光明。最近,人工晶体的性能得到大大改善,连散光和老花眼都能治好,因此许多患者都惊叹“能看得非常清楚了”。白内障是一种动手术就能治愈的疾病。然而放眼世界,由于众多患者无法得到手术治疗,因此白内障至今仍是人类失明的首要原因。

photo

治疗白内障的常规手术方法,是先在覆盖晶状体的透明薄膜——眼角膜上开一个小孔,然后插入细小的超声波探头,将晶状体中央的核击碎并吸除干净,再植入人工晶体。手术的关键,在于如何使切口尽可能地小,以不损害到角膜,并在短时间内取出随年龄增长而日益硬化的晶状体核。切口大,眼球就会歪斜,由此导致散光;手术时间延长,会损伤角膜细胞,细菌感染的风险也随之增大。如今,全世界最常见的手术方法,是用超声波在晶状体上划出十字形沟,将核一分为四的“分治法”(Divide & Conquer),由加拿大医生霍华德·吉姆佩尔开发。

赤星 但这个方法也有缺点。如果沟划得太浅就无法很好地将晶状体核一分为四;但划得过深又会刺破角膜。难道就没有更加简单可靠的办法了吗?大约在27年前的某一时刻,我脑中忽然灵光闪现,想到了另一种切割方法——假如将超声波震动中的尖细镊子刺入晶状体核,然后啪地迅速打开镊子,核不就击碎了吗?

宝石镊子用于手术

赤星决定立刻制作能发出超声波的镊子。然而,当时的他还是一个在医院上班的穷医生,既没有资金,也没有企业的赞助。那么有没有替代品呢?经过多番探索,他发现了宝石专用的镊子。

赤星 镊子的前端非常尖利,我当时就想“这个能用”。手术时,发出超声波的镊子可以轻而易举地刺入晶状体核,然后“啪”地一下打开镊子,核就迅速裂开。只需数秒,碎裂的核就在超声波的作用下变细变小,很快就可以吸除干净了。“这个方法能行!”当时因兴奋而震颤的感觉,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后来我发现,只要不是恶化的白内障,即便不用超声波,只靠这个碎核镊就能碎核。

1992年,这种能够简单、迅速、安全地对晶状体核进行物理切割的白内障手术法获得成功。由于这种方法是在超声乳化前利用碎核镊预先将晶状体核机械性地分割成碎块,所以称为“超声乳化前碎核”(英文名Phaco Prechop(※1))。以往20至30分钟的手术时间缩短到了5分钟以内,并发症也因此而显著减少。

photo

用于手术的碎核镊

photo

碎核镊的前端

赤星 随后,我开发了一种器具及方法,能从1.8毫米的切口中摘除白内障,并植入直径6毫米的人工晶体,手术的伤口从以往的3.2毫米缩小至1.8毫米。由于手术切口的大小对角膜曲率带来的影响,术后会发生不同程度的散光,而这一发明,在防止散光并发症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1.8毫米大小的切口能够自然愈合,几乎不会改变角膜的形状。不会引发散光的白内障手术终于实现了,这是2004年的事情。

划时代的手术法招致的悲剧

然而,由于赤星开发的白内障手术法过于超前,结果引发了意想不到的纠葛。譬如有医疗从业者忧虑,手术时间大幅缩短,会不会因此而降低厚生劳动省规定的诊疗报酬?据说有关方面还向赤星施压,不让他告诉媒体白内障手术5分钟内就能完成,而是要他说这样的手术需要4名具有10年以上经验的医师耗费1个小时才能完成”。

赤星 虽然他们说白内障手术必须住院,但采用“超声乳化前碎核法”的话,做完手术当天就可回家。白内障患者中许多是50多岁的人,他们并不希望住院。因此,无论压力多大,我都没有屈服,而是踏踏实实地去做好这种不需住院的手术。

photo

正在做手术的赤星医生。手术所需时间不到5分钟

比起日本国内,海外的评价更高

25年来兢兢业业、矢志不移的工作作风为赤星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者。据说现在约有1800多私人诊所的医生都将自己诊疗的白内障患者介绍给赤星来做手术。他在自己工作的三井纪念医院,有的时候一年要做大约7200例手术。因为他还在其他医院执刀,因此2015年由赤星操刀的手术共计超过了一万例。

赤星 在眼科领域,美国眼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是全世界最大的国际学会。1996年我受到该学会的委托,做了一次公开手术,这在日本人里尚属首次。尽管手术时使用的是显微镜,但显微镜的影像通过卫星转播投影到了学会会场的大屏幕上,几千名医师观摩了整个手术过程。手术刚一结束,他们便全体起立为我鼓掌,一致认为这种手术方法具有划时代性。另外,我还受到加拿大的吉姆佩尔医生的邀请,在他那里也做了公开手术。尽管有些人认为我的做法是在否定吉姆佩尔(Gimpel)医生的方法,但他却邀请了我。我觉得他是一位心胸宽广的医生。

photo

赤星多次受海外学会邀请进行公开手术。图为学会会场的大屏幕上放映的手术实况

赤星每年都收到许多国家发来的邀请,委托他做公开手术及演讲。截至目前,赤星访问的国家已达66个。

赤星 国家和地区不同,白内障的症状也有差异。比如,在靠近赤道的紫外线较强的地区,晶状体核会变得像石头一样坚硬。采用传统的手术方法耗时长,并且容易引起并发症。由于“超声乳化前碎核法”(Phaco Prechop)预先对核进行了物理分割,所以能安全地在短时间内完成手术。现在在中南美洲,比如巴西、墨西哥等,采用“超声乳化前碎核”手术方法的国家越来越多。

据说,无论去哪个国家,赤星都会将自己开发的手术方法倾囊相授,毫无保留,唯有的一个条件,就是“不能独占学到的知识,必须传授给其他医生”。他没有为自己独自设计的手术器具申请专利。因为如果手术器具由各国自行生产,那么价格就能降低,更容易得到广泛地普及。赤星划时代的手术方法及其献身于教育普及的努力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因此获得了“凯科尔曼奖”这个世界级医学奖。

photo

在巴基斯坦进行的白内障公开手术

赤星 我希望能拯救更多在发展中国家面临失明危机的人们,无论如何都想让他们能用低廉的费用获得最好的疗效。所以,我想进一步完善并普及现在的手术方法,无论承受怎样的压力,我都不会屈服和放弃。

photo

采访、撰文:宇津木聪史

摄影:KODERA KEI

※1)^ Phaco,晶状体;Pre,预先,Chop,割碎

转载自日本网
原文(汉语)[网址]

相关阅读
日本医疗事情一览[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