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女子图鉴】真的是【北上广女子图鉴】吗?

调查 · 统计 2017年12月27日

除了上次说到的【孤独的美食家】等美食类日剧,最近在国内引起话题的日剧还有【东京女子图鉴】。日本地方出身的女主角,独闯东京,打拼事业,寻找爱情的故事打动了很多在北上广奋斗的年轻人。以至于把这个故事直接改成【北上广女子图鉴】就是血淋淋的国内现实这一讨论“甚嚣尘上”。这次我们来看看,这部日剧里,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诸多国内的年轻人的共鸣,以及真正的“港区”男女是什么样呢。

日本也有户口歧视?

photo

位于港区的东京塔是很多人的向往

女主角绫是出生于日本秋田县的女生,自己的母亲为了爱情由东京嫁到秋田,从小绫就对于东京有亲近感和憧憬。大学毕业后来到东京,努力工作,终于成为了自己小时候憧憬的女性。然而私下生活却不尽人意。嫌弃安于现状的同乡,交往出身上好(东京港区)的男生却在自己生日那天发现被小三,之后又做有名男人的情人但逼婚不成,而后为了结婚找了一位什么都一般的老公却又被出轨而且对方还有了孩子。最后是独自一人买了小房子开始重新的生活...

看起来信息量有点大的剧情里,我想,最引起国内年轻人共鸣的,恐怕是这故事里无处不在的“阶层”吧。东京港区出身的男性直接对绫说,结婚对象必须是港区的女性才可以,地方出身的女性没门儿。这实在和看户口本找对象的国内婚姻市场别无二致。在国内,户籍这个巨大的门槛限值了上学,工作,买房,子女就学,退休养老。再加上我国幅员辽阔,生活习惯各不同,导致了谈婚论嫁之时,双方家庭都会担心对方的信用,风俗,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受委屈,(家底不如自己不丰厚的对方)是不是觊觎自己的财产等等。这也使“同一个地方的人的话,(办了坏事)起码跑不了”“以后春节回家和带孙子更容易”这样的好处被放大,“门当户对,身份证号码前3位一样”成了理想的选择条件。在日本,虽然没有户籍制度的限制,然而诸如祖辈京都人,老东京人(江户子),或者是一直住在上好地区的家族,还是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和他人分开。【东京女子图鉴】中传达出的这种“区别化”,便是如此的映射吧。

女性的价值到底为何?

photo

港区最不缺乏的就是高级酒店和餐食

关于女性价值,在之前的专栏也进行过讨论。事实上,无论中国还是日本,对于女性的价值,总是有着进进退退的观点。

【东京女子图鉴】中的女主角绫,工作努力收入节节升高,加上人美品味好,按理说应该是最有人气。然而到了婚姻介绍所和联谊party上,她却成为了最受冷落的那一个。如此场景,按照剧中所说,便是男性在寻找配偶时,最看重的就是怀孕,生育能力(=年龄),外貌和收入都是其次。

在这个打击之后,绫和一位宣称要支持自己的男性结婚,但是在之后才知道,这么说不过是老公从书中学到的套话。结果是老公和出轨对象有了孩子,离婚收场。“原来男性所求的,不过是什么都没有,没有梦想没有理想,只支持男性梦想的女性啊”。绫的这句感叹,怕是点到了很多国内女性心里吧。

尽管我们从60年前就有“女人能顶半边天”“男女平等”,但事实上对于女性的束缚还是有很多。比如大学都不能谈恋爱,但是到了25岁不结婚就变成了家庭的耻辱,拼命的被家长拉去相亲(现在是家长直接去相亲对方家长)。结婚之后就要有孩子(现在是2个),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业,就会被说“不赶快生孩子就没资格做我们家媳妇儿”“女孩子还是要以家庭为重,当了母亲还这么自私,成何体统”等等,女孩子们只好把自己的梦想藏在心底,去做一个公认的好妻子,好母亲。

所以,在很多女性心里,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梦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可以有自己的人生选择,年纪大了还是美丽自信有自我。然而现实残酷,在这其中想必有很多伤痛吧。看了绫的故事,看到一个从青涩女子到成熟女性的蜕变,看到因为年纪变大价值就越来越少的歧视,看到尽管伤痕累累还是追求自己梦想的主人公,可以产生很多共鸣。

真正的港区男女到底如何?

上文中一直出现的“港区”男女,是指居住在东京都港区的人们。拥有六本木hills,东京塔等等港区,是灯红酒绿和高雅奢华的聚集地。在这里居住的人是有钱有权有品位的代言。抛开电视剧,在文中最后,用2017年“mif(Market Intelligence & Forecast)生活者预测系统” 3万人调查结果,我们来看看真实的“港区”男女们。

document
document

图表 1 居住在东京都港区的男女特征
(数据出自三菱综合研究所生活者市场mif(Market Intelligence & Forecast)生活者预测系统2017年调查)

居住在港区的女性,和全国平均值相比,可谓是高学历高收入的代表了。本次调查中,个人年收入在1亿日元的女性竟然全部集中在了港区,的确是高大上。她们有担当,敢于承担责任,半数的港区女子都想成为人生的“胜利组”。对此,她们并不是很安于享受人生,甚至有8成的人都不认为举止应该非常女性化。和全国平均的近半数相比,有超过7成的港区单身女子不为了结婚去参加各种联谊相亲。然而,希望在海外举办婚礼的人的比例却是全国平均的近4倍。应该说,教养良好,收入颇丰,有责任感的港区女子,和一般女性比较起来更“爷们儿”一些,但同时,对于海外婚礼等的期待也可推测,除了高标准以外,她们对于婚礼婚姻也有着小女孩般的憧憬吧。这样的数据和日剧中的绫(也曾生活在港区)很是相像。

photo

六本木大道的冬日点灯是游客必去之地

而港区的男性,则更加保守。社长多,收入多,学历高是他们的共同特点。同样想成为负责人的比率也很高。想要照顾的别人的特点令他们更偏好言行举止方面非常典型的女性。对于结婚,他们比全国一般单身男性更愿意去相亲和联谊。这和剧中只选择同样港区出身的场景很吻合。通过同一个圈子的介绍,可以更安心地作为结婚对象考虑。

【东京女子图鉴】中传达出来的价值观,其实只代表了日本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日本年轻人,越来越务实平凡。这样的倾向,或许和没有体会过经济的繁华,出生起就面临着少子化,高龄化,20年的经济失落的日本社会有关。而在我们所在的中国,是相信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会比前一天好的社会环境。对于【东京女子图鉴】的共鸣,可以说是国内社会进步带来的贫富不均,以及对于女性价值的片面化,物化问题的反射。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自己的价值观将更加多样化,也会对更多的文化产生共鸣或者有属于自己的想法。但无论怎样,无畏艰难,可以有自己想有的人生,才是生活本身的意义吧。

转眼又是一年。感谢各位阅读。过年好。

文/ 刘潇潇(株式会社 三菱综合研究所 研究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