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女性"系列:日本在职妈妈们的美丽与哀愁

调查 · 统计 2017年06月15日
PHOTO

对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来说,有关妈妈的形象,大多都是白天全职上班,晚上专心照顾家庭的状态。响应“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号召,工作和家庭都要兼顾的在职妈妈是中国最常见的女性形象。除却“贵太太们”可以选择有钱有闲的生活,一般女性都会走这条毕业工作结婚生子的道路。

在东瀛,同样时代的情况则正好相反。战后日本经济复苏的原因之一,就是建立了“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形态与相应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女性专心照顾家庭,培养子女,男性则一心工作。然而,这样的情况在近年有所改变。越来越多的女性,随着学历的增高,社会的多样性发展,以及现实的经济需要,逐渐走进社会,成为了我们最熟悉的在职妈妈。

三菱综合研究所于2017年3月出版了《女性市场攻略法-生活者市场预测中所显示的扩大的消费,缩小的消费-》一书,运用2011年到2015年对于日本生活者的定性,定量调查的数据,揭示了日本女性的生活方式以及消费嗜好的变化。作为本书的共著者之一,笔者很荣幸在“客观日本”,向大家介绍最当下的日本女性市场情况。

这次,我们首先来看看概况和最有亲近感的在职妈妈们的生活。

《女性市场攻略法》

日本女性都怎么生活?

由图表1可见,和我们较为单一的在职妈妈(正式员工)为主的情况不同,日本女性有着更为多样的生活方式。比如,尽管比例有所下降,还是有1/5的女性的职业为专职主妇。此外有12%是结婚但无子女的双收入家庭。尽管在职妈妈的存在感逐年提高,占到了1/4的第二名,但是比例最高的,竟然是未婚的职业女性。

这样多样的生活方式,使得我们在看日本女性时,不能再以性别×年龄这一单一的分析轴,而是要具体到她们究竟选择怎样的生活,又有什么特点。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正式员工”和“非正式员工”的不同。由于日本固有的社会制度,导致了正式员工和非正式员工的薪资和福利保障待遇相差甚远,成为了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之一。因此,同样是未婚的职业女性,如是正式员工的话,有成为潇洒地享受生活的单身贵族的可能性,而非正式员工的职业女性,则很可能为明天也许就没有工作没法养活自己这一担心而日日惴惴不安,更不要说享受和消费了。

日本女性(20~59岁)的生活方式构成比

图表 1 日本女性(20~59岁)的生活方式构成比(2015年)

日本的在职妈妈过得如何?

总体来说,和我们大多数女性一样的在职妈妈(正式员工)(下同)的幸福感在逐年提高,她们的幸福感超过了传统的专职主妇,并且一直认为今年比去年生活得更好。这有2个主要原因。一个是基础经济原因。根据我们的调查,在职妈妈家庭的平均年收入是910万日元(约56万人民币),而专职主妇家庭的平均年收入只有其6成的580万日元(约36万人民币)。另外一点则是关于工作生活平衡。她们减少加班来与子女一起成长,希望和家人一起进餐,去游乐园玩耍,并且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这样的女性,希望在自己的人生中,通过合理的工作时间,来提高私人时间的质量,以过得更幸福的生活。

但是,看似有钱有乐趣的在职妈妈也有很多烦恼,其中最大的就是,时间的不够用。在我们的调查中,在职妈妈是最被时间追赶的女性。关于这点,想必有很多读者都会有同感。那么,日本的在职妈妈们都是怎么忙中找乐,生活得有幸福感呢?
首先,她们会用钱来买时间。比如,和平价但是离家远的超市相比,虽然小贵,但是回家路上就能进的24小时便利店,成为了她们的喜爱之地。小盆友的便当,晚餐的菜品,快递和水电费的支付等等,生活所需均可在便利店一站解决。还有扫地机器人,烘干机,洗碗机等省时家电,在职妈妈家庭的所有情况也大大高出其他类型的家庭。有这些做家务的时间,她们宁愿和家人在一起享受时光。

其次,她们会巧妙进行家务分担,并且把义务变成开心的体验。比如现在,家庭烤肉是一项流行的休闲活动。美味是一方面,可以进行家务分担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和一般料理需要家庭大厨(大多是妈妈们)掌勺不同,烤肉是一项集体活动,特别是由爸爸们掌权是常事。所以周末的家庭烤肉,可以解放工作育儿了一周的妈妈,让爸爸当主角,和小朋友一起体验美好的家庭时光。除此之外,和小朋友一起参加体验型课堂也是当下的流行。比如亲子料理教室,既可以提高自己的厨艺,也可以通过一起做某道料理让小朋友体验做饭的乐趣,共度开心时光。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最后,不只为家庭为工作一味付出,在职妈妈也很重视自己的感受,舍得给自己花钱。比如,以20多岁的年轻妈妈为中心,在职妈妈们对美甲,美睫的支出增长明显。问其原因,有类似“做美甲美睫,打扮得漂漂亮亮,希望和老公出门的时候,还能被认为是情侣呢”的回答。由此可见,既做好母亲的角色,又希望先生一直把自己当作“女人”看的心理在影响着她们的消费。除了美容类,在职妈妈们竟然成为了冲动购物的主角。在越来越现实的日本社会,几乎所有女性都减少了诸如服装的冲动购物,而其中唯一增加了的就是在职妈妈们了。说到“不想再经历看到了没买的遗憾”“旅行途中看到限定品等等,就是忍不住买买买”的深层心理,用她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反正自己挣着钱,所以就是想冲动消费一下。不买点什么无法解压”,或者“当剁手党的时候就是郁闷到忍不下去的时候”。可见,用购物来缓解压力,应该是中日共通了。

除此之外,日本的在职妈妈们其实也比较依赖父母辈照看自己的子女。有大约70%的在职妈妈受到和父母或同居或近居的恩惠。这些都和我们的情况很类似。无论怎样,在职妈妈逐渐成为日本女性的主流选择的趋势不会改变。无论是美丽与哀愁,还是消费市场,我想我们之间也会有更多对话和交流吧!

文・图/ 刘潇潇(三菱综合研究所 政策・经济研究中心 研究员)
照片/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