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老龄化”系列: “终活”-日本人的向死而生

调查 · 统计 2017年04月20日

都说人生是一场单程旅行,每个人都是殊途同归。在晚年生活中,自己以什么心态来迎接越来越近的人生终点,又做哪些准备呢?准备自己的人生终点的活动,在日本被称为“终活(終活、syuukatsu)”。退去年轻时的浮躁与欲望,“终活”可以说最能表达个人或者国家的真实性格了。这次,我们通过日本人的“终活”,来看看他们的价值观和生活意识。

“终活”

“终活”是获得2012年日本新语・流行语大奖前10位的新词语,形象地表达了面临严重的老龄化+少子化问题的日本社会,对于自己身后事处理的焦虑。

在我们于2016年对全国9,292名60岁以上老年人的调查中发现,正在进行“终活”的老年人比率为17.6%,随着年代增长,相应的比例也随之提高。其中女性比较活跃,在60多岁这个依然被称为“年轻”的年纪就开始“终活”的女性有近五分之一(图表1)。

而在问到今后是否想进行“终活”时,有41.6%的回答者都表达了意愿,特别是60多岁男女和70多岁的男性,和现在正在进行的终活比率相比有了非常大的增长。这说明,尽管还未付之行动,老年人对于“终活”的关心程度非常大(图表2)。这个结果,无论是对于日本社会制度还是消费市场,都有着重要的提示作用。

图表 1                图表 2

2017_0420_03_01.PNG

恐惧给别人添麻烦的日本人

那么,日本老年人的“终活”都有什么呢?

这其中主要包括了制作终点笔记(*1) ,准备墓地,断舍离(*2)等。

三菱综合研究所在2017年2月1日~14日,通过MROC(Marketing Research Online Communities)请51~81岁的257名日本人(女性162人,男性95人)进行了关于“终活”的讨论。其中可以发现,他们已经对财产相关的手续整理,继承税对应(我国还未实施),断舍离,墓地遗像准备等等进行了多种多样的准备。

我们先来看看,距离人生终点还有一段时间的老年人又是怎么做的呢。

一位60多岁的男性是这样说的:“①最近开始了身边物品,特别是照片的整理。一个活动的照片仅保留几张②至于书籍,除了格外印象深刻的以外,把这一年内没读的全扔了③有2件以上的东西的话,只留一件自己喜欢的④把自己的电脑密码告诉了儿子。总之,保持“出”(扔掉的物品)大于“入”(新购入的物品),所以买新东西的时候一定会扔1件以上的旧物”。

而更重视“终活”的60多岁的女性,则是把遗像都准备好了。“年纪大了越来越不爱照相,所以早早选择好了一张年轻时候的照片。年轻时的照片也是自己,所以没什么不妥的”。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把“终活”对象放到了自己老公身上。“我现在有意识地让先生做一些家务。理由是万一我要先去了,一点家务都不会的老公会给儿媳妇们添麻烦,所以至少能让他自己独立做家事。吃的话去外面买便当或者利用老人看护保险适应范围内的配餐服务就好,但是至少家务,希望他能自己做。”

可以看出,“不能给别人添麻烦”是所有正在或者即将进行“终活”的日本人的共同想法。不愿意让子女每年费时费力来墓地祭拜而选择海葬的老年人;怕因为自己的敝帚自珍而使后人收拾整理的工作量增多而忍痛大量处理的老年人;把墓志铭和家族简史个人简史写好,葬礼公司预约好,好让子女轻松一些的老年人;连自己老公会给子女家庭添麻烦之事也不能容忍的老年人…

这样的自律和“生分”,对于习惯于大家庭互相帮助,父母的养儿防老,子女的养老送终是理所应当的我们来说,总是有些不可理解的吧。和我们相比,日本人虽然是服从于群体,但是更倾向于独立生活和自己对自己负责。祖父母没有义务帮忙带孙辈,同时也没有在心理上过度依赖子女。当然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帮助了他们可以独自养老独自面对死亡。这听起来有些孤独,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不依赖他人,正视人生这条单程旅行,做好准备迎接终点的行为,也意味着拥有了相应的自由和本人所在意的“尊严”吧。我想,这也是贯穿大多数日本人一生的想法。

真正的向死而生

那么已经走在最后的旅程上的老年人又是怎么样呢。

比如一位80多岁的鳏夫是这样进行“终活”的:

“我为了在我死的时候不让两个女儿为难,7年前做好了下面的事情。①制作了与日常支出表连动的最新资产内容表(随着日常支出的记录可自动更新)②集中了银行和保险账户③大量处理了不要的衣物,家具,书籍等④制作了死亡后需要办理的保险,水电,信用卡,保险的手续一览表⑤写好了遗产分割⑥葬礼不要联系朋友,只有家人参加⑦关于墓地要和女儿们商量决定。但是无论怎样,只要打开电脑,就可以掌握一切”

另一位60多岁的男性,则是在2年前被告知所剩时间不多的时候,“告诉了太太自己关于末期治疗,葬礼,墓地的希望。同时整合了账户,解约了不需要的卡,退出各种俱乐部,停止了和朋友们的交流。就这样淡然地面对那一天”。

这样徘徊在人生最后阶段的发言者们,无不例外地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他们认为,要保持在无论自己什么时候都可以没有后虑的死去。然而迎接人生的终点并不意味着消沉度日,可以不留心中遗憾,阳光地过好余下的每一天才是他们的“终活”的目的。


我国正在发展以看护事业为主老年人市场。然而除了消费,我们也更应该问问自己要如何学会面对死亡,并且淡然地向死而生吧。毕竟在一对夫妻照顾4个老人,抚养2个小孩的不平衡结构里,关于养老的观念和方式,是亟待改变的。

(*1)终点笔记(ending note)。在笔记中写下对于葬礼的看法,遗产分配,各种资产负债情况,自己的简历,家族简史等等。在不测的情况下,家人或者相关人员可通过次笔记按照本人意愿安排或放弃延命治疗(Life-support treatment),安排后事,处理财务等等。

(*2)断舍离:则是指通过整理整顿物品财务状况等,可以“一身轻”地离去。


文・图表・照片/ 刘潇潇(三菱综合研究所 政策・经济研究中心 研究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