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嘀嘀进了“补习塾”

2019年05月23日 中小学教育

小学4年级的嘀嘀,终于进了补习“塾”。

一直以来,他向往着这个中文发音听起来是“就酷”的地方,因为比他大5岁的咯咯从他记事不久,似乎一直都在“就酷”学习,在他看来似乎“塾”,就是酷!

咯咯今年在一所公立中学读初3,面临“中考”。目前为了争取进入自己理想的高中,正在另外一所补习“塾”里拼命努力。

看着每天起早贪黑拼命学习的咯咯,嘀嘀无疑受了刺激,同时也增加了他的竞争意识。是的,我们家的咯咯和嘀嘀,永远都是一对好起来要命的好兄弟,却永远是一对在任何事情上互相比拼的好对手。

●“塾”是什么?

塾,就是日本的课外补习班。但由于日本的教育体制比较复杂,因此补习班的目的和性质也有所不同。

一种是所谓“学习塾”,目的是为了帮助孩子提高学习成绩、弥补学校学科中的弱项,类似家庭教师的功能。这种学习塾通常不存在应考压力。

另一种就是所谓“进学塾”,通俗地说就是“升学考试塾”,这里我们不妨称为“补习塾”。

日本的小学升初中阶段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无须考试”进入公立中学,另一种“需要考试”可进入“6年一贯校”,这种“6年一贯校”除了极少数的国立和公立校之外,大部分为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

尽管如此,“6年一贯校”相对来说考入著名国立大学和名牌私立大学的升学率较高,也因其大部分在初升高阶段没有考试,学生们无须为“中考”烦恼、可以尽情享受校园生活。所以在很多竞争率较高的大城市,家长们会在小学4年级前后选择让孩子通过考试,进入“一贯校”,这就会涉及到进入“补习塾”进行应考的问题,日本叫做“御受验”。

而在小升初阶段没有选择考试直接进入了公立中学的家庭,也并非自此可以逍遥自在。他们需要在初升高阶段面临应考问题。因为日本的公立高中通常在每一地区只有一所升学率较高类似重点高中的“进学校”,又因为初升高考试中,每人只能选择一所国、公立高中参加考试,如果考试失败,不仅无法进入学费便宜的普通公立高中,更有可能被筛到学费昂贵但升学率并不一定理想的私立高中。因此,这时又面临着另一种严峻的应考竞争。

当然,除了上述小升初、初升高各阶段的不同应考以外,还有高考竞争。而在日本,无论初中、高中还是大学,每一所学校都有各自的考试内容和方向,因此,就涉及到极其复杂的考题倾向和辅导内容。

如此可以想象,要很好地针对各阶段应考,日本的“补习塾”也就理所当然地门庭若市了。

●日本的“补习塾”现状

1,从数据看日本学生参加“补习塾”状况

东瀛育儿记 嘀嘀进了“补习塾

上图数据,源自日本倍乐生综合研究所2017年的一项“有关校外教育活动的调查”。可以看出,日本小学生参加“补习塾”的比例平均超过30%并随学年增高比例不断增加。到了初中阶段,入“补习塾”的学生比例进一步上升,初3时达到顶峰为58.0%。至于进入高中以后,图上比例出现迅速下降,呈现高中生大约只有30%左右学生在“塾”里补习。

2,小学生入“塾”情况及其背后

据统计,日本小学阶段大约有90%以上的儿童家庭选择不参加考试直接进入当地公立初中,而有大约8%左右的儿童经过各种“御受验”升入私立“一贯校”。而为升入私立学校参加考试的儿童通常是在小学4年级(也有少数从3年级)开始进入“补习塾”,开始长达3年以上的升学考试准备。

尽管如此,数据也表明热衷于小升初考试的主要家庭大多位于大城市,比如东京地区考入私立初中的儿童占26%,与此相对,也有某些地方城市则没有一个儿童进私立初中。因此,日本的大规模“补习塾”大多设在都市地区,很多地方小学生甚至没有入“塾”机会。对此有专家分析,在日本小学阶段的“补习塾”背后其实隐藏着地区和贫富差距。

如下图所示,东京等大都市的入“塾”补习儿童数占16.6%,而人口不到5万的城市入“塾”率则仅为6.3%。家庭收入差距也很明显,年收800万日元以上家庭的入“塾”儿童占28.9%,而家庭低于400万日元的家庭入“塾”补习儿童仅占3.8%。无疑,入“塾”补习、进入私立初中学习,都需要相应一笔教育经费,家长收入越高越有利。同时,数据也显示,家长对教育的热心程度以及家长学历的高低,也反映了参加小升初阶段入“塾”者数据上的差距。

东瀛育儿记 嘀嘀进了“补习塾

3,初中生入“塾”补习为什么这么多?

日本初中生进入补习班的比例随年级上升而升高,初3达到58.0%。在日本初升高升学率为98.8%,几乎所有初中生都要参加初升高考试,这一点和小升初考试以及高考都有所不同。同时,各都道府县公立高中的入学考试各有特色,“补习塾”则十分擅长帮助学生应对各地区不同高中的升学考试、以考取理想学校。

同时,日本的义务教育学校不实行升学考试教育,因此也不掌握有关升学考试的信息,这也助长了学生入“塾”补习的风气。据说,日本曾经经历过升学考试竞争异常激烈的时代,当时学校对指导学生升学考试十分热心。但上世纪90年代,为阻止学校将过多精力倾注于升学考试辅导,当时的文部省下令禁止学校内实施民间机构主办的模拟考试,这使得民间补习学校“塾”获得了很大的发展机会。

而98.8%的公立初中生都要参加初升高考试竞争,因此,在初中阶段入“塾”补习的人数明显趋高也就变得容易理解了。

4,高中生入“塾”补习状况

数据显示,日本的高1学生入“塾”比例从初3的50.8%突然下降到26.3%,高2和高3也没有太大提高,仅在30%左右。专家人士分析,原因在于高考并非所有学生参与竞争。日本2017年度高等教育机构升学率为57.3%。近年来“少子化”社会下18岁人口不断减少,参加高考的人数只为招生人数的1.1倍。

尽管如此,在日本想考进所谓排名靠前的“难关大学”仍然很难。在此状况下,入“塾”补习的高中生大多来自城市地区的高收入、高学历家庭,而年收较低、家长学历较低的家庭似乎已经退出了竞争。

虽然日本政府刚刚于5月10日出台了“大学无偿化”相关法律,将于2020年4月正式针对380万日元以下低收入家庭进行学费减免和支付性奖学金制度,但并不轻松的“补习塾”费用,也许仍然是阻碍参与大学考试竞争的因素之一。

●“塾”的历史和功过

据说,日本的“塾”在平安时代已经存在,到江户时代得以发展,在上世纪60年因第一次婴儿潮世代参加中考,日本迎来激烈的考试竞争时代,从而引发了第一次“塾”热潮。同时,经过高度经济成长时期,战后富裕起来的父母有经济能力为儿女进行教育投资了,同时在企业的工薪阶层也深感到工资高低与学历深深挂钩,这也是引发家长为儿女进行教育投资形成热潮的一个原因。

随着教育投资日渐旺盛,日本也曾出现过瞄准教育资金的劣质“塾”。为阻止劣质塾现象扩大,“杉并私塾会”成立,也就是日本“全国私塾联盟”前身。其后70年代后出现升学考试对策为主要内容的“进学塾”,这一时期日本的“塾”已经从个人经营转向“塾生”200多名的企业型和连锁经营型,开始了第2次“补习塾”热。上世纪8、90年代,日本校园内出现了欺凌和校内暴力等现象,这导致了学生参加校外辅导“塾”的又一次高潮,同时,也出现了以著名私立大学升学率高而自负的企业型“补习塾”,拥有学生3000多名,这是所谓的日本“第三、四次私塾热”。其后日本在2000年~2010年期间实施了所谓“余裕教育”,旨在大量减少课内学习负担,以注重学生心灵成长和自由。但这一“余裕教育”很快就出现了学校教育水平总体下降的负面结果,很多家长对此表示担心,纷纷示好“补习塾”。

如今,日本社会进入“少子化社会”,塾生生源不足,使得一些个体经营塾纷纷倒闭,目前日本课外补习“塾”中80%皆为大型企业型补习“塾”,私人经营只占20%左右。

从上述历史发展过程可以看出,“补习塾”的存在是应日本社会发展不同时期的各种需要而发展演变而来的,是有其客观存在必然性的。尽管过去在日本也有人曾认为,“塾”令升学考试竞争更加激烈,是一种负面因素,然而“塾”作为补充公共教育不足之处的重要资源,目前在日本受到更多关注和期待。不仅如此,“塾”这种民间教育机构一直以来为了向“塾生”提供更好的学习机会,不断付出了诸多努力,因此才有今天日本社会对于“补习塾”存在的认可,这一点不可否认。

但是不难看出,“补习塾”的存在有可能加大了日本社会上的贫富差距。很多著名私“塾”培养了大量“初高6年一贯制”学校的考生,而这些学生后来几乎是东京大学生源的一半。而要想进入“初高一贯制”学校,几乎必须从小学阶段就上补习“塾”,这样的状况明显对大城市的高收入、高学历阶层更加有利,从而导致教育的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

同时,“补习塾”往往目标设在升学考试这一眼前目标,因而更多热衷于知识的理解和背诵,而教育的根本更应注重于对知识和问题的思考,培养批判性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却是“塾教育”所无法两全其美的。

●嘀嘀的矛盾心情

话题回到我们家刚刚进入“补习塾”的嘀嘀。

嘀嘀的最大问题是发现了原来咯咯小学时代去的那家“塾”实在太辛苦,加上嘀嘀的钢琴班、算盘课、空手道班、足球队等等课外活动班,弟弟变得像一只小蜜蜂,空前地忙碌。

在进入“塾”之前,我曾问嘀嘀,“这家S塾学起来会很忙,作业也会很多,因为大家要考的地方很难,所以竞争也会很激烈。你会变得没有时间玩儿,你能坚持下去么?”,嘀嘀那时只一心想着要像咯咯那样酷起来,他固执地点头。我又问他,“这家塾很贵,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学费便宜,课程又不紧张的好不好?”嘀嘀回答:“我要和咯咯小学时去的“塾”一样!我要变得更聪明!”

他的回答又可笑又可爱。我知道嘀嘀只是在把大自己5岁的咯咯作为竞争对手,他要争取爸爸妈妈曾经给过咯咯的东西。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咯咯在内,这里的“塾”生最大特征就是喜欢“塾”里的老师,喜欢听他们讲课,最后喜欢上了学习这件事情。

当年咯咯6年级时,周六周日带了便当从早学到晚,虽然很辛苦,但事后咯咯说他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和众多小伙伴朝目标共同努力时的快乐,比如了解到稍不努力就会落后的感觉,比如老师们授课时所表现的博学,幽默以及温暖,还了解到了时间的宝贵性、知识的趣味性、学习的快乐以及最后挫折的滋味。

是的,咯咯考取了几所私立学校,但他锁定的目标――全国最难关的国立大学附属中学一贯校,他没有争取到。但这种早期挫折,更激发了他努力的意志,升入中学以后,他从不需家里人督促学习,自己独立地走上了获取知识的快乐旅途。

看着我们每天表扬咯咯,嘀嘀很是着急。因为他既想像咯咯那样通过努力获得好评,又着急每天自己的玩耍时间变得越来越少,看得出嘀嘀真是着急和矛盾。他争取时间踢足球,争取时间和小伙伴到公园玩儿得浑身湿漉漉,但他不愿意输给咯咯。

而我,在旁边看着他每天忙忙碌碌的样子,一边在心里为他打气,一边守望着他即将结束的快乐的童年时光,老实说,妈妈的心中其实也不无矛盾。

但我尊重孩子的选择。

供稿:王景贤
编辑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