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日本式“零花钱教育”

2019年02月01日 中小学教育

春节将至,孩子们期盼的压岁钱的季节也就要到了。

日本式“零花钱教育”

图 储钱罐和500日元

日本也有新年时发压岁钱的习俗。压岁钱在日语中叫做“御年玉(OTOSI DAMA)”。据说日本在江户时代分“御年玉”的习惯就已经很盛行。但那时的“御年玉”不是金钱却是年糕。新年时日本家家户户都会准备一个“镜饼”年糕,这“镜饼”是为了迎接“年神”而专门制作的。传说“年神”被请来后会以“魂”的形式附着在年糕上面。因此,过年时砸碎年糕分给大家吃,也就是把年神分给大家了,以此象征带来新的一年的活力。在日语中“魂”的发音和“玉”的发音一致,因此分年糕吃,便成了分“年玉”。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日本开始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分年糕才逐渐变成了分压岁钱。

日本式“零花钱教育”

图 镜饼年糕

(1) 我们家嘀嘀的“压岁钱丢失门”

说起今年的压岁钱,我们家嘀嘀碰上了一件伤心事。

元旦休假最后一天,我们全家人去逛街。一是要给中学2年级的咯咯买一双网球鞋;另一个目的则是嘀嘀表示他想看看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可以去自由地花他的压岁钱。

考虑到嘀嘀还是小学3年级,我们约定好嘀嘀今年可以自由花掉零花钱中的3000日元,剩下的钱由妈妈帮他存到他的储蓄罐里。嘀嘀高兴地怀揣着3000大洋,一边嬉闹一边和我们一家人走在灯火通明的商场里。但最后嘀嘀觉得这里没有自己想要的玩具,于是买了咯咯的鞋以后,我们一家人便离开了这家商场。

就在我们发动引擎准备回家时,只听到车的后排座传来了嘀嘀“啊!”的一声哀鸣。我们紧张地问了缘由,然后一家人一起陷入了嘀嘀的痛苦之中。

原来,他宝贵的3000大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丢了。仔细翻了衣兜,发现衣兜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漏了一个洞!

嘀嘀先是大大地惊诧,然后脸色由红变白,其后是不可思议,最后当确认他宝贵的3000大洋的确是丢了的那一瞬间,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大颗大颗的泪珠一个接一个从他的眼中溢出,像断了线的珠子流经圆圆的脸庞。

要知道对于每月只有300日元零花钱的3年级小学生来说,这3000日元的损失太大了。但商场太大,钱上又没有写名字,这次损失只能作为一次教训让嘀嘀永远记住了。

我一边安慰他说小时候妈妈也有过类似经历,劝他要想开;一边跟他讲自我管理的重要性,暗示他在商场有些太过忘我,才搞得乐极生悲。

尽管如此,看着他在回家路上悲伤得一言不发、暗暗落泪的样子,不仅我和爸爸替他难过,连平时的“战友”兼对手――咯咯也心生同情。咯咯安慰嘀嘀,表示未来3个月里如果嘀嘀做到不和自己打架,那么自己愿意拿出今年压岁钱中的2000日元赠送给嘀嘀。

权且不说是不是每次兄弟大战都是因为嘀嘀而起,我们听了咯咯富有同情的安慰和决断,作为爸妈,在回程的车上由衷地感到了一种安慰。

(2) 日本青少年的零花钱概念

● 日本孩子零花钱行情

是的,嘀嘀每个月只有300日元(15元左右)的零花钱。中学2年级的咯咯则从今年起独自管理压岁钱,总额按照12个月平均的话,每个月零花钱大约有3500日元。

如果两个人觉得不够,可以通过帮助干家务来增加“收入”。比如洗碗、清扫浴室、除草等等,也可以通过在学校考试拿全班最高分的形式获得奖励。

其实,这并不是我们家特殊的形式。据日本金融广告中央委员会报告,日本70%以上的家庭大约都在孩子升入小学前后实行每月零花钱制度。虽根据收入、子女人数及学年等条件不同,每个家庭给孩子的零花钱会有所不同,但大部分家长会参考小学阶段“年级数乘以100日元,初中“年级数乘以1000日元”,高中每月3000日元至7000日元左右(不含土豪家庭)的行情来决定自家孩子的零花钱金额。

除此之外,因家庭而异,部分家庭也会通过压岁钱或者学习成绩奖励、家务劳动奖励等形式给一点“奖金”。

● 零花钱的用途

孩子们零花钱的用途也因学年而异。据一家叫做TesTee的调查公司调查结果显示,小学生们主要用于购买糖果饮料或打游戏等,中学生们用途最多的分别是饮食费用、交际费用和娱乐品费用。除此之外还有人用于支付手机电话费以及购买自己喜欢的衣物等等。

调查结果令人颇感兴趣的是零花钱用途除了以上前三项以外,排名第四的用途是把零花钱存起来。

日本式“零花钱教育”

TesTee公司的调查结果

至于所存零花钱的最终用途,大部分人回答“暂时没有用途所以存起来”。部分初中生回答用于“去看音乐会或旅行”、“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待新游戏出品时买游戏”;个别高中生的回答则是用于给朋友家人买生日礼物、为将来独立生活时做准备、甚至有高中生回答为了将来养老。

听了这些日本孩子有关零花钱的回答,不知道大家作何感想,笔者个人的感想是日本社会这种无形的“零花钱教育”所培养的年轻人似乎对于金钱会有一种成熟的规划性和自律性。

那么,日本社会这种“零花钱教育”是在什么样的一种思维方式下如何进行操作的呢。

(3)“月薪加奖励式”儿童零花钱教育的思考和操作

● 零花钱记帐

据调查70%的日本家庭会以一种“月薪式”方法定时给孩子们发零花钱,以让孩子们有一个自由使用零花钱的体验。而这其中有一个令人非常意外的教育方法,就是很多家长会要求孩子们对零花钱记账。

妈妈们会买来一个小账本给孩子,告诉孩子每个月“收入”是零花钱总额,几月几号买了什么、花了多少钱则作为支出记在“支出栏”,每个月如果有剩余,便记在“余额栏”里,可以存起来,也可以下个月使用。

日本式“零花钱教育”

图 零花钱账本

也有的家长给孩子准备两个信封,一个信封里装有当月可以自由使用的金额;另一个信封里装有打算存起来的储蓄。至于使用多少金额和储蓄金额则由孩子们自己决定。每次为什么名目花了多少钱,要记载信封外部,这样既有账目可查,还可以实际看到现金流动情况,可谓是一个很不错的妙招。

● 尝试失败的重要性

至于零花钱什么时候、做如何使用,家长并不干涉。原因何在呢?

原来,让孩子们从小练习花钱,尝试各种失败,从而掌握金钱“如流水”和“虽不万能却很重要”的特性,这才是家长的本意。

比如孩子常会无计划地在月初花掉全部零花钱,那么他就会体验到之后没有钱花的失落和煎熬;孩子们也会不假思索地去买对自己来说较贵的东西,那么他会在其后体验到什么是“拮据”;孩子们还会花不少钱去买别的小朋友都有的玩具,可是回到家后不久,就会感受到它也许并非那么物有所值。等等类似这种亲身经历的失败,其实最容易让孩子们成长,反复经历这种体验,孩子们总有一天会了解买东西要慎重,花钱要有计划。这种体验中的成长,是大人们讲多少道理也达不到的效果。

而每当遇到小失败,妈妈们都会旁敲侧击式地加以指点。“如果事先每个月攒一丁点儿钱的话,积少成多,就可以有余力去买自己想买的东西,而且不会造成当月的经济紧张哦”,“买东西要三思而行噢”等等。

诸如种种,日本“零花钱教育”最终目的并不是掌控孩子们的“经济命脉”,而是让孩子们通过自由使用零花钱来尝试各种有关金钱的体验。小时候经历各种小失败,可以避免成年后在金钱方面的大挫折。

● 不支持借钱

在“零花钱教育”过程中,妈妈们还有一条关键性原则,那就是不支持孩子随意借钱。妈妈们会教育说,“如果当天没有带钱,那就只好自行忍耐”。

日本是个非常不提倡亲朋之间进行金钱借贷的社会,认为“借钱”是最容易失去亲朋的一件事情。因此从很小,妈妈们就要求孩子不要向别人借钱;如果别人向你借钱,妈妈也会强调:“你要做好这钱回不来的准备,权当帮助对方了哦”。

这样,如果真的有一天发生借钱不还的事情,借出的人也不会太怪罪对方;但如果你不希望自己辛苦攒下的钱一去不返,那最好不交往“借钱”的朋友。

说起来,这也许是日本社会的一种普遍的做人准则。

● 要求孩子们花钱时做计划、作汇报

世间事物并不是每件东西都可以随心所欲的。如果想买一件东西,那就要提前计划,大约需要多少钱,现在还差多少,要攒足钱需要多长时间。

同理,每个月除了买喜欢的零食以外,花了什么钱用在什么地方,孩子们还是要汇报一下的。

● 妈妈们注意的问题点

每月定额制是否会让孩子们感到“即使什么不做也有钱花”?为了避免这一点,大多数情况下定额制零花钱不会太多。要想有足够的零花钱就需要通过劳动和加油学习等努力来获得。但同时也有另一种担心――“特殊奖励来鼓励家务和学习,会不会造成为了金钱才来帮忙做家务和学习”?

有关这一点,日本教育专家给出的方案是不能每次劳动都支付奖励,要适时适当,同时给不给奖励、给多少奖励的决定权一定要在家长。当孩子们要求“这次洗衣服给多少多少钱”时,妈妈是绝对不可以支付零花钱的。

如此,“零花钱教育”在日本似乎很普遍。虽然每个家庭的操作方式因人而异,但每个实施“零花钱教育”的家庭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让孩子们通过管理和使用零花钱,得到有目的性地锻炼,从而达到从小通过亲身经历成功与失败来认识到正确使用金钱重要性,和误用金钱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从这一意义而言,回到文章开头嘀嘀丢钱的经历,也许是一次很不错的“零花钱管理课”。嘀嘀越心疼他没有管理好压岁钱,这件教训对他来说便越有意义。因为他丢掉的是他必须管理好的、自己的零花钱。

而我们最意外的是咯咯,平时咯咯的零花钱比什么都重要,但这一次他竟愿意拿出2000大洋替嘀嘀补洞。

一定是他们的兄弟爱战胜了金钱的魅力!

2019年2月1日

供稿:王景贤
编辑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