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育儿记】我家有个“中二”生

中小学教育 2018年10月10日

(1)小哥哥今年“中二”

我家有个中二生

我家两个男孩儿,每天照顾并看着他们长大,是我当下最重要的工作。

而就在这几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家小哥哥“中二”(初中二年级)了。

我家小哥哥当然不是昨天突然“中二”的,日本的暑假一过,初中二年级也便到了下半学期。而意识到他“中二”了,却是因为听到他前几天愤愤地吐了一句:

“最近干什么都不顺,没意思!”

当过妈妈的人,都会想象得到这时候我内心的吃惊程度会怎样!

首先当然急切地想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但是初中二年级的男生,他是不会直接向你倾诉的,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的。我决定暗中摸索,仔细观察,详细分析。

话说日本有一个名词叫作“中二病”,它是指日本初中二年级学生容易犯的毛病。虽然称病,但实际上并非需要治疗的病,只是一种成长状态。虽然据前辈妈妈们说有些棘手,我对它也警戒以久,但始终没有太多地调查和学习。于是这两天上网查了一下相关知识。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的搜狐百科上介绍的比日本网络还详细。

简单地说“中二病”,类似汉语的“青春期”。顾名思义指的是初中二年级左右青春期少年特有的思想、行动和价值观。网上还介绍道,“在现代日本社会,刚到青春期的少年便面临各种巨大压力。日本中学虽然高唱"素质教育",但名牌大学那一个高过一个的门槛,还是让学校把学生们的成绩放在了第一位。久而久之,日本的传统教育和当下青少年的思想产生了脱轨。老师和家长片面追求考试竞争,忽视了对青少年心理成长的关心,对未来充满迷茫,这样的"中二病"在日本患者越来越多。”哦,不错不错,的确有道理。

可是读着读着,我渐渐有些紧张起来。一直还觉得小哥哥是个小男孩儿,但他的的确确已经“中二”了。

(2)网球队不活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家有个中二生

受台风影响,横滨一带从9月30日下午开始就一直淅淅沥沥的在下雨。这样的日子,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我家哥哥参加的学校网球队不能活动了。

小哥哥于是万分沮丧,说:“网球队不活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的确是这样说的。

我崩溃地姑且替他理解为,现阶段网球如生命一样重要。

9月30日早起,日本的电视台网络和气象厅都在使劲儿地告诫,超级24号台风“潭美”已从冲绳登陆保持旺盛精力一路北上,东京横滨一带将在今天下午下大到暴雨,台风不久就会来到横滨一带发挥淫威。除了刚刚经历了过的冲绳以外,由于是“本土袭击”,全日本都在小心翼翼地关注和等待台风的到来。

小哥哥却说:“在家里无事可做,我要出去逛书店,晚上六点钟回来。”

“什么什么?你是说要和台风一起晚上六点钟回来?!”

我家有个中二生

台风72小时预报图 (24号台风2018.9.28 14时,气象厅HP)

我试图挽留,“我们可以一起开车出去,然后你可以自由地去书店看书买书,我们不会打扰你。但至少我们可以一起吃饭,也可以一起开车早些回来避开台风或者暴雨……”。

但是我被婉拒了。他一个人甚至没有拿伞,离开了家……

事实上我发现他有些“中二”,还是在上周五。小哥哥的学校举办一年一次的校内合唱大会,家长们得到邀请,我也去看了他们的合唱。

很好啊,一群即将“中二”的一年级学生,和已经“中二”的二年级学生,还有“中二”刚刚过去的三年级学生,真的很佩服学校的老师们能让他们搞出一台如此美妙的合唱会,中间听到感人之处,理所当然地我也泪流满面。

结束后我邀请我家小哥哥去吃了他最喜欢的“旋转寿司”,难得他不在学校吃便当,我可以趁此机会与他交流交流。果然,旋转寿司不断地传来小哥哥喜欢的各种寿司,小哥哥近来有些严肃的脸色也渐渐变得明朗起来。

我们谈合唱曲目,谈小哥哥视如“生命”的网球,谈起同学关系。

平时家里的饭桌上,妈妈是两个人的妈妈,但这一刻,我可以只倾听小哥哥的话题。小哥哥放松地讲起了平时没有时间讲的话,我惊讶地听到:升入二年级以后,小哥哥没有进入网球队主力。

我偷偷地惊讶了。

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从进入一年级起,他就一直是学校网球队的主力队员,不仅如此,因为比赛都是双打,他上一年级时当时的二年级队缺少一个队员,所以他还被选出与二年级队员一起参加二年级的比赛,而且在二年级队员中和他一起的前辈也是二年级主力。因此我对他的实力毫不怀疑,甚至因为过于相信,使我竟没有问一下他上二年级后是否还是主力队员。

这会儿,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些落寞。他对我分析道,因为是双打,今年一起打球的同学一直是一个候补队员,自己虽然也可以打后卫,但特长是在前场,可对方不喜欢打前卫。没办法,只好由着对方,但结果似乎不太理想。

原来这样。我一边佯装镇定,一边思忖着他们是如何定下今年的伙伴、去年的伙伴今年不再一起打又是如何一个决定过程、这一过程中每个人的喜怒哀乐又是怎样的。同时我也一边暗暗庆幸,如果不是邀请小哥哥一起单独吃寿司,恐怕这个事实我还不会知道。而这个事实,我可以想象出对于小哥哥的冲击相当大。可是他竟没有对我们提起过。

我有些心疼。却听到他说:“没关系的。去年一年和二年级前辈打了很多比赛,今年也担任网球队的后辈指导工作,我很充实的。”

真的吗?真的吗?那就好,那就好・・・・・・。

旋转寿司后,因为合唱比赛学校难得下午放假,又没有课外补习班。小哥哥和网球队队友约好下午3点钟到老地方练球。那是我们家附近的一个公园,小时候大家都在那里散步玩耍长大,现在成了他们练习网球的好地方,每次路过那里,看见他们矫健快乐的身影,大人们都会有一种安心和喜悦。吃过寿司后,小哥哥拿着网球拍兴冲冲地去了。

两个小时后,小哥哥一身汗水地回来了,但是脸上有些不爽。母亲的直觉让我问了一句,回答说是二年级队友爽约了,自己一直和一年级后辈练了两个小时。

“咦?不会吧?为什么?他们没有给你联系吗?”

“没有。”我想起他没有手机。因为学校就在家门口,也因为担心智能手机影响学习,现实也的确是别人家的妈妈每天都在为孩子们过分投入精力玩儿手机而每天母子斗争不断。

我不为没有给他手机而后悔,但这时候有点儿替他感到委屈。

“没事的,可能临时有什么变化”,他替爽约的几个队友解释。

“你真的能这么为别人着想,不错啊。但随便爽约并不是好事,如果是你,我希望你能往对方家里打一个电话,或者给对方母亲打一个电话告知一下。”

我再次重复,“但你能宽容对人,真的是一件好事”。

虽然我在心里认定,他装了一肚子自己消化不了的东西。

(3)“中二”小哥哥的“塾”生活

我家有个中二生

这是上个星期的事了。在日本的所谓“塾”,就是我们国内的课外补习班。在日本到了小学高年级或者初中,大部分家长也会和国内家长一样,为自己的孩子找一个适合自己孩子的“塾”以备考。我家小哥哥也在一家“塾”里每周三天参加晚间7点到10点的学习。

这一天晚间,小哥哥从“塾”里回来后问道:“妈妈今晚还要工作吗?有件事想和妈妈商量。”那几天正在赶一批笔译的稿子,但小哥哥的事情貌似非同小可。我决定放下工作,先听他要说什么。毕竟,我是“中二”学生的妈妈,我了解现在的他比工作更需要我。

所谓商量,是因为小哥哥这次补习班的全国模拟考试考砸了。

之前他的模拟考试考了全教室第一名,并且在2900多参考者中排第11名,还获得了铜奖奖章的褒奖。而这次,成绩大幅度下跌,跌到了全教室一百多名。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打击。据他说,感到了补习班老师和同学们视线的不同,又因老师说他有点在基础问题上不牢靠,所以他的结论是放弃之前的挑战目标,希望转到一个比较普通的“塾”去好好学习一下基础知识。

而且,小哥哥哭了。

我知道,这个“中二”男孩儿的自尊心有多强,他的神经就有多敏感多脆弱。他的成绩一度优秀使他自己给自己戴了一个大大的枷锁,让他无形中感觉到周围似无却有的视线和压力,于是失败让他想到逃避;但同时成绩的下降也说明他无形当中有些自我满足,所以在这次考试中没有尽到应有的努力,现在他为此懊恼懊悔又羞愧,于是还是想逃避。

但我知道,这时候如果直接指出他的这种弊端,必定使他无法接受。于是我们谈到了很晚,主要以听他倾诉为主。通过听他的倾诉,我确认不在于补习班不好,因为之前他的成绩是一路上升的;问题在于他自身的骄傲自满和他过于敏感老师们的反应,他表示补习班老师看到他成绩好时格外欢喜,而成绩下降则表现出冷淡。我知道,这只敏感的“中二”小鸟,他在外面受伤了。

当天晚上他情绪激动,我只能拿出倾听姿态,然后表示非常理解他的感受,但是不能只因为他的一面之词便下结论,我需要到老师那里了解和沟通后再作决定。一方面看看“塾”的老师是否针对他的问题给出建设性的建议,另一方面希望代替小哥哥委婉地表达一下自身的尴尬,看老师方面能否给予相应的理解和帮助。

但到了第二天,“中二”小哥哥就表示其实也不是非要换“塾”不可,只要能解决他现在基础知识的问题,也可以继续。小哥哥表示,老师的态度让他觉得在这个塾里无法解决基础知识的问题。我想起,我们入“塾”的时期比别的孩子晚一段,有可能有的地方有学习漏洞。

经过与“塾长”的沟通,“塾”的老师们表示了解小哥哥的心情,愿意为他专门抽出时间应答他的基础知识问题。现在,小哥哥仍然在同一家“塾”里面学习,似乎暂时一块石头落了地。

但我渐渐了解,他所说的“最近干什么都不顺,没意思!”内容包括了很多。

这只刚刚长大的“中二”小鸟,他那还未成熟的心胸里要包容太多太多东西。

(4)你好,“中二”生!

我家有个中二生

正写着这篇文章,外面突然雨声大作。我不禁担心一个人外出的小哥哥此时是否安好。台风脚步应该越来越近,大雨倾盆一般从空中泼洒而下。我的“中二”生,你在哪里呢?

随着成长,你在不断认知世界。你的知识量越来越丰富,也使得你对外面的世界作一些之前没有的再认识。或许你已经看出,现实世界、成人世界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成熟和完美。而同时你又要接受自己生活中的诸多纠葛,所有成长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顺利,你努力了却未必一定有成果;你付出真心了却可能遭到对方的冷遇;但你又不愿轻易地否定一切,你矛盾、你彷徨、你纠葛、你感到辛苦又无助。

我亲爱的“中二”小哥哥,让我来好好认识你,接受你,并偷偷地关注你和帮助你。如果你排解不开,也可以享受一会儿孤独世界;如果你想找人倾诉,希望我是你好朋友之后的第一人选。我始终在你最近的地方观望你,守候你,并随时准备伸出手,在你需要的时候。

离开童年的蒙昧,你正走向青年的清醒和热情,“中二”,是一个多么重要的时期。你好,我的“中二”生!最近的各种失败让你突然倍感挫折,但我相信也一定是这些挫折让你顺利走向明天。

从现在起,我会正式作一个“中二”妈妈,陪你一起度过“中二”这个特殊时期。你的挫折和成长,正是我的成长和喜悦。让我们一起来度过!

门铃响了,我的“中二”生在倾盆大雨中淋得湿漉漉地回来了。

看哪!我的宝贝儿子,他多么地“中二”啊!

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于是,他也湿漉漉地笑在了门口。

2018年9月30日

供稿:王景贤
编辑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