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育儿记】福来~!福来~!

中小学教育 2018年06月08日

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的五月既远离了春寒,又尚未进入阴雨连绵的梅雨,是春天里难得的好时光。

这个时期也是日本各地中小学召开运动会的好时节。

运动会开幕式全景

图1 运动会开幕式全景

日语中有“运动的秋季”这一说法,是说秋季天高气爽,正是运动和锻炼身体的好时节。也因此,以往中小学生运动会大多安排在秋天。然而近年来地球气候变暖,九月天却仍是骄阳似火,难挡气候炎热。不仅如此,九月的日本还是台风多发季节,因此很多地区的中小学都把秋季运动会改成了春季运动会。

今天便和大家一起看一下日本公立小学的运动会。

运动会是谁的运动会?

这还用问?当然是孩子们的运动会!

不,在日本,中小学的运动会可以说不光是孩子们的运动会,而是一场全家人来观摩的家庭节日。爷爷奶奶可能从遥远的冲绳或北海道特意乘飞机来参加,如果姥爷姥姥就住在旁边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那运动会当天就不是一家三五口人,而可能是祖孙三代一家七八口人。什么?!亲姨就住在附近!还有两个孩子?那这一家可能就是十多口人了。大家聚在一起,热闹非凡!尤其是某家的长孙进入小学的第一次运动会,或者是小学六年级最后的运动会,那么,这种全家出动来加油助威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家长坐席,通常是爸爸们一大早来占座

图2 家长坐席,通常是爸爸们一大早来占座

运动会通常定在五月下旬的一个周六举办,这样便于上班族的爸爸们也能够亲临现场,看看自己宝贝儿女的飒爽英姿。当然,爸爸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要拿着席子到校门口排队。做甚?占场地!为了在8点钟开门便进去占一个好位置,不少爸爸从凌晨校门未开就去排队了。

学校通常会事先把每个班级座位和大型表演活动时的朝向等都用图清楚地画好,复印成材料每人一张发给家长看,具体说就是给爸爸看的。因为爸爸要根据这张图去判断最好的坐席位置在哪里。是的,运动会爸爸们也很辛苦!

但妈妈们也不轻松!妈妈们要在前一天买好大量食材,因为运动会当天要做好全家一起吃的大型便当。除了量大以外,孩子们还会很期待这一天的便当内容,所以绞尽脑汁做一顿让全家人满意、孩子高兴、而且色香味俱全的便当,便是运动会给各家妈妈的一场无言的压力。尤其在午餐时人们多少还会不自觉地偷望一下别人家的便当,由此妈妈们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但日本的妈妈们没有一丝怨言,天经地义地做着便当,太阳一般地温暖着家人。

运动会

图3 运动会便当

终于,赶上九点钟运动会开始的时间了,那边已经在点圣火了,妈妈终于赶上了。不,是我终于赶上了。拿着四个人的便当、茶水、零食、水果,我终于出现在了儿子小学运动会的会场上,开始找儿子的爸爸,两个小时前他去占领场地来着。

操场四周各个家庭用五颜六色的垫子占领了各自的场地,甚至有的打起了帐篷,犹如郊游场地,又如海滨浴场。还好,远处操场上孩子们整齐的队伍和悦耳的童声告诉你,这不是海滨浴场,而是一场小学生的运动会。

日本的小学生运动会比什么?

记得小时候,身材矮小的我运动会时总是配角,似乎运动会就是体育擅长生们的舞台。哪一个班级有几位擅长体育的学生,那将会给班级带来莫大的荣誉,给同班学生们带来无限的喜悦和快乐。当通过他们的努力班级拿到了运动会第一名的结果时,他们就是班里的英雄。

可是有一次不知为什么我也莫名其妙地被选入了200m短跑竞技,那几乎成了我一生难忘的“悲剧”。因为恰在我被后面的同学追上的那一瞬,用余光看到了特意为我送面包、站在跑道外笑嘻嘻地看着我的爸爸。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可是我感到却是沮丧第一崩溃第二。不说了,俱往矣。

回来看看日本的小学生运动会他们比什么?

允许我用一句时髦的话说:我的天哪!

他们比的不是个人的体育能力,也不是班级的总体成绩,而比的是红队和白队的集体总成绩。所谓红队和白队,是将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个班级各分成两部分,白队成员戴白帽子,红队成员戴红帽子。如此,每个队都是由一年级到六年级不同年龄组成,红队白队各自大约300人。

点燃运动会的“圣火”

图4 点燃运动会的“圣火”

比如低年级的50m跑,按一组5人全体参加的形式进行。这一项的第一名并非哪一个人的第一名,而是各个小组中第一名得五分,依次排下,第五名得一分,最后计算红队得分多还是白队得分多;除了高年级接力赛项目以外,几乎所有项目都是全员参加,如此得出每个年级每一项目的红白队得分,最后在结束前统计总分,判定红队胜利还是白队胜利。

赛跑

图5 赛跑

我的朋友们,你已经看出端倪了么?是的,日本的小学运动会是一种消除了个人力量的凸显,同心同力只为了集体胜利的运动会。它比的是什么?它比的是集体力量。因此要看每个人是否在集体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能力,然后要看每个人为集体尽力后,哪一个集体得胜。

这里的关键,是每个人都参加几乎全部的学年项目,在项目中你可以得一分,也可以得五分,但个人跑得再快,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五分而主导全红队或者全白队胜利;在集体中,个人已经“消失”了。在参加每个项目时,所有的人都想着自己是在为红队或者白队争分,这时候个人只是近300名成员中的一员而已。

冲线瞬间

图6 冲线瞬间

竞技项目很多,比如50米跑、100m跑、200m跑、200m接力赛、跨栏匍匐前进等障碍赛、拔河等等。除此之外,家长参加的PTA扔踺子比赛(家长们在规定时间内往篮里扔踺子,红队和白队多者为胜),爷爷奶奶等地区老人和弟弟妹妹等参加的“金银球”比赛(红队和白队家长分别在操场中间准备的金球和银球下站好,比赛时红白队分别用踺子打金银球,球先裂开一方为胜利)等等所有项目,都是由红队和白队来进行采分。

还有一个最能够显示集体合作力量的比赛,就是最后所有学生上场,按照红白队站成两条长队,哨声一响,大家开始齐心协力运送一个差不多直径一米的大球,最后先将大球运到终点的队为胜利。

如此可见一斑,日本小学生的运动会比的就是团队协调能力。

运动会

图7 运球比赛

这里的小学生运动会情商很高?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除了几个代表性的体育竞技项目以外,大多数都是集体表演和游戏。有的表演团体操,有的表演冲绳民族舞蹈,有的是用现代爵士乐跳舞,还有六年级必演节目北海道的“拉网小调”。

团体操

图8 团体操

拉网小调

图9 拉网小调

冲绳民间舞蹈

图10 冲绳民间舞蹈

徒手操

图11 徒手操

音乐响起,平时拖拖拉拉的小男孩儿跳起爵士舞突然显得高冷而酷,平时忸忸怩怩的小女孩儿跳起冲绳歌谣便突然显得大方而妩媚,最有趣的是三月份还是幼儿园大班的一年级小朋友们的舞蹈,看起来像一只只小雏鸭,摇摇摆摆不解风情却极其卖力,充满了天真可爱。看到每个孩子充分细致地表现自己一个多月来拼命练习的成果,感受着每个儿童成长的姿态,想象着他们从懵懵懂懂地练习直到如此贴切完美,该是付出了多少汗水和老师的辛苦,看着看着便觉得每个孩子是那么地可亲可爱,湿了眼睛却并不都是为了自己家的孩子。

红白啦啦队

图12 红白啦啦队

日本的运动会还有一项具有日本文化特色的比赛,就是“应援团对抗赛”,意义上就是我们的啦啦队对抗战。日本所谓的“应援团”文化,是1890年前后旧制高中开始后出现在各个高中,每当有比赛时都会有“应援团”以自己特殊的具有传统风范的助威法向对方示威,为己方加油。到目前为止日本各高中各大学的“应援团”活动部已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成员们大多以粗旷、豪迈甚至有些野蛮气息的男生为主。他们平时自主练习,一到各种比赛或校园节等仪式时,团员们就会穿着略带古风的“应援团”服装,到场助威。著名的早稻田、庆应义塾大学等东京六大学棒球比赛“应援团”便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应援团”。

源于此种文化,小学生运动会的“应援团对抗赛”,也特别重视仪式感。“应援团”同样以红白分开,团长是由六年级男生担任,团员们是从三年级以上各个班级选出来的声音嘹亮,性格开朗的男女学生。

我家明明三年级,今年第一次有资格参加“应援团”。因每个班级只选两名,很多孩子都争先恐后地希望参加。人数太多就采取选拔方式,选拔者是全班同学。应征者在教室后面背对其他同学发声,担任选拔的同学也背对应征者只听声音。最后在众多应征者中评出两位声音洪亮适合“应援团”团员的孩子。

如此得到认可的明明当然为此非常高兴。但也有一天因调皮而差点失掉资格,回家后哭得昏天暗地。好在班主任老师最后通过考核原谅了他的调皮,使他终于得到了当天参加“应援团”的资格。

运动会当天,明明和其他红队队友在团长的带领下,使尽了浑身力量,唱了无数遍事先练习好的应援歌――“福来~!福来~!・・・・・・・注1)”,一边唱一边摆动作,时而双手举向天空,时而身体向后弯腰,再时而双手在胸前划两三个圈儿后单腿向前迈出,一只手挥向前方,像是要指引人们跟着自己走。看着他和“应援团”小伙伴们红着脸一身豪气、偶尔因为自己的红队得了胜利而雀跃欢呼的样子,我和坐在席上的孩子爸爸也被鼓舞得一阵阵兴奋。

红队啦啦队表演

图13 红队啦啦队表演

最让我感动的是“应援团”对抗战中有一段是“互相声援”。歌词是这样的(红队团长有节奏的高唱) :

“为白队祈祷——!愿你们加油,我们红队向你们送去声援!福来~!福来~!白队加油!白队加油!”

(红队团员也在其后跟着齐唱:)“福来~福来~白~队!福来~福来~白~队!哇~噢~!”

而接到上面声援的白队队长和团员们则为了表示感谢,一起鼓掌。其后,再由白队反过来向红队声援。声援内容同样,做法一样。

朋友们,对于这样为对方助威的做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感动沸点”过低,很想知道大家作何感想。

运动会上“骑马打仗”?

是的,你没有看错。日本的小学运动会上会有“骑马打仗”这一项。现代的孩子们平时文绉绉几乎很少有动手打仗的行为,但运动会上的这一项却让你无法逃避。参加者是六年级的男女生,这也是运动会的最大看点。

骑马打仗的主将

图14 骑马打仗的主将

每组参加者由两个学生在肩膀上扛着一个学生,三人一组,全体参加。比赛伊始,双方在战鼓声中仿佛林立于古代《杨家将》或者《岳飞传》中描述的古战场一样,带着各自用毛笔在白纸上写有“峰林火山”等字样的大旗,那势头真是如临大敌。

笛声一响双方开始了一阵“搏斗”。所谓的“搏斗”就是去摘掉对方“马”上人的帽子,这时动作一定要灵敏迅速,一瞬间被摘下了帽子就宣告失败。如此混战以后,最终由双方主将进行单独决战。不仅男生战,女生也一样决战,好不英勇,平时文静的小姑娘来到“战场”便似乎成了《杨家将》中的杨门女将或者花木兰,哈哈,那种立于马上的巾帼威风,实在让爸爸妈妈们无法不动容。

骑马大战开始

图15 骑马大战开始

“谁说女子不如男”——“女骑兵”成功夺下对方帽子

图16 “谁说女子不如男”——“女骑兵”成功夺下对方帽子

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这种骑马打仗在我们家乡大连的孩童中也多有玩耍。哥哥大我七岁,我总是被他带着在一群男生骑马打仗中度过幼小年华,如今家兄已不在人世,看着这里骑马打仗的孩子们,暗暗地不由一个人回忆无穷。

运动会中的日本特色

事实上在整个运动会中,除了比赛的主旨很具日本特色以外,还有很多细节都让我们耳目一新。

比如主席台旁边会有一个搭着棚子的专用坐席,是为了提供给当地居委会和儿童会等平时协助学校运营管理的老年人士的座位,比赛中有一项“金银球活动”就是请这些地方人士和学龄前的弟弟妹妹们以及家长一起参加的游戏活动。

家长和学龄前儿童参加的“金银球”比赛

图17 家长和学龄前儿童参加的“金银球”比赛

比如会场的布置简朴而明了,天空中飘扬的彩旗和运动会的装饰都是每个孩子在美术课上的作品,运动会标题是孩子们用稚嫩却认真的笔迹写出的。正如今天很多日本年轻人的性格,自然朴素而少装点。再比如午餐时,大家会带着便当到体育馆内一起吃,餐后每个孩子会拿着糖果与平时要好的朋友进行糖果交换,这是孩子们运动会时的一项愉快的特殊享受。

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大家的公共意识。每个人包括孩子们,决不会在场地上留有一点垃圾,每家都会将自家垃圾放在塑料袋里带回家去。场地上虽然人山人海,也从没见过因为前面的人挡了自己的视线而发生冲突,大家总会小心翼翼地注意是否给别人添了麻烦。不仅如此,运动会结束后,家长们还会参与到大会的收拾活动中,与学校老师和孩子们一起把操场收拾得干干净净。

运动会结束后家长们帮助收拾帐篷

图18 运动会结束后家长们帮助收拾帐篷

运动会在一片欢呼声中结束了,明明所在的红队只以四分之差险胜。看着他和其他小朋友们一起欢喜雀跃、涨红了的小脸上洋溢着一片兴奋幸福和喜悦,我暗自想象,这次运动会一定给他带来了不少快乐和成长。

红队取得了优胜。红队啦啦队的小朋友们喜笑颜开

图19 红队取得了优胜。红队啦啦队的小朋友们喜笑颜开

运动会结束后,我的耳边还时常回响起明明参加“应援团”时喊的号子:“福来~!福来~!”作为一个外国人参加这里的运动会,不言而喻,我对这种日本特色的细致温暖和文明意识感到了一种由衷的钦佩。

希望每个小朋友都能够在生活中“福来!福来!”,也希望运动会给小朋友们带来的就是“福来!福来!”

注1 “福来~!福来~!”这句助威词的词源据说出自英语的“hurray”( “万岁”之意)。日本用于运动会,相当于“加油”。本文中笔者按照日文发音把它音译成“福来!”。

供稿:王景贤
编辑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