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漫筆】妈妈的手工,培养孩子的社会情绪能力

中小学教育 2018年04月11日

每年的3月份是日本最忙碌的时期。因为日本的新年度是从4月1日开始,到第二年的3月31日结束。所以,很多年度内的收尾工作都要赶在3月份完成。除此之外,无论是机关单位还是企业公司、学校、幼儿园、保育园,都在做迎接新年度的准备。3月份的街头,会看到樱花丛中很多身着盛装的人们,或去参加各种典礼,或去参加送别宴会、谢师会等。3月里很多单位会为退休离职或调动工作的同事举办欢送会,学校及幼儿园、保育园举办毕业典礼,这些活动都是穿插在樱花吐蕊绽放的季节。日本人之所以对樱花有着特别的情感,大概与这个季节里蕴含的惜惜相别的活动有一定的关系吧。

今年日本各地的樱花比往年都提前一个星期绽放,据说这是因为去年冬天日本各地气候酷寒,而在进入3月份之后连续出现两天高温天气,让樱花一下子从冬天的休眠状态觉醒,比往年提早争相绽放。樱花经过短暂的花期之后,花瓣便如香雪一般旋舞飘飞,那也是樱花的一种美丽所在。也许是今年花期提前,令人更加感觉时间的匆匆。

3月17日、18日,正好是东京樱花开始绽放的时节,我所在的CRN日本儿童研究所与御茶水女子大学人类发展教育科学研究所,在我的母校御茶水女子大学共同举办了“亚洲儿童科学研究项目第二届国际研讨会”。到会的专家学者来自亚洲的十个国家和地区,会议主题为“如何培养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 ——从媒体、游戏、特殊教育的观点出发”。为了儿童“更好的生存”,社会情绪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国际会议的第一天3月17日上午,分别由日本学术振兴会理事长安西祐一郎和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大学Fasli Jalal教授做主题演讲。下午则对社会情绪能力的培养环境,分别从“新时代的媒体和儿童”、 “游戏的科学意义”、“关于特殊儿童教育方面的思考”三个观点进行讨论。3月18日上午,由御茶水女子大学人类发展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菅原 麻须美(“菅原ますみ”)教授做了题为“学前儿童社会情绪能力的发展与养育环境”的主题演讲。下午为专题讨论,由倍乐生教育综合研究所的研究员发布2017年在日本、中国、印度尼西亚和芬兰四国所做的国际调查的最新成果,并由四个国家监修指导该调查的专家进行解说和点评。日本白梅学园大学大学院特聘教授无藤隆对在日本进行的调查做了相应的解说,无藤隆教授是日本幼儿教育领域的顶级专家,他讲到:“社会情绪能力”与“非认知能力”基本上是相同的含义。安西祐一郎先生曾任名校庆应义塾大学校长,本身是“记忆”研究领域的认知心理学学者,又是一位非常具有人格魅力的领军人物。他在演讲中,朗读了他用英文撰写的自己幼儿园时代的温暖记忆,并强调对于一个人的未来的成长,幼儿时期的温暖记忆是非常重要的。

PHOTO

(亚洲儿童科学研究项目第二届国际研讨会会场)

此次国际会议以“儿童社会情绪能力”为主题,并在日本名校御茶水女子大学召开,因此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参加,一部分参加者专门从外地赶来。我的一位朋友从关西地区赶来,会议结束后,把我悄悄拉到一旁,急急忙忙拿出一盒关西产的名吃糕点给我,随后又拿出一大包东西。那是用来缝制上学用的各种小布包的布料。这位朋友的孩子4月份要上小学了。在日本上小学除了书包之外,每个孩子都要准备几个规格不等的小布包和小布袋,用来装餐巾、室内鞋、运动服之等。这些小布包和布袋一般都是由来妈妈去购买布料亲手缝制,也可以在卖上学用品的地方购买。这位朋友的孩子喜欢“皮卡丘”,非要用带“皮卡丘”的布料来做上学用的布包。朋友没有做过这类的针线活儿,就把布料顺便拿过来,用恳求的目光问我可不可以给她的孩子做布包。3月份,我还要参加学会,准备学会上的发言等,诸事繁忙。但我一想,当朋友的孩子4月份,拿着自己喜欢的“皮卡丘”图案的布包,去上学的时候,那是一个多么好的开始!这也将会成为这个孩子的“温暖的记忆”,会对孩子的“社会情绪能力”的发展有益。所以,就答应了下来。我问朋友有没有尺寸要求,朋友支吾着没有说。后来知道,她是想在我忙完学会之后,再告诉我具体的尺寸。没想到,我在第二天晚上,踩着缝纫机,就把她交给我的布料全部变成了各种尺寸的小布包和小布袋了!

当我在凌晨3点钟将做好的6个小布包和小布袋的图片发给这位朋友后,她一大早就给我回信,说;“我那喜欢赖床的孩子看到心爱的皮卡丘图案的小布包的图片,高兴地马上就起床了!”

我也很高兴,能够给这位朋友即将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一个温暖的记忆,为孩子的社会情感能力的发展带来一丝影响。希望这一丝温暖能伴随他一生。

PHOTO

皮卡丘的布料&准备缝纫机底线

PHOTO

可以放A4文件夹的布包

供稿 姜娜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