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育儿记】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学前教育 2018年07月06日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进入六月以来,东京一带一直有连绵不断的微弱地震。虽然这对于地震大国日本来说并不稀奇,但由于发生密度大,一些官方媒体告知大陆板块正在滑动当中,呼吁东京一带住户要注意防范地震的到来。

6月18日早7点58分,随着电视画面一片哗然,大型地震真的来临了!出乎意外的是地震不在东京,而是在大阪北部。看着电视画面中摄像机录摄下激烈摇动着的画面,还有画面中惊慌失措不知所以然的电视台工作人员,我的心仿佛也一起被揪了起来。

旋即,电视屏幕上除了NHK播音员强作镇定的广播以外,震中以及各地震级的详细地图也随之出现。地震中心发生在包括大阪北区和枚方市等5个市区,同时波及周边一带。震级为M6.1,震度为6度弱。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1)我的地震体验之一——福冈篇

震度6度弱是个什么概念?这让我回想起我所经历的一次震度6度弱的地震体验。

那是2005年3月20日上午10点50分,我住在留学所在地福冈。但那时已经结婚有了3个月的宝宝。平静的星期六早晨,我正在厨房洗涮碗筷,突然一声巨响。我一时反应不出如此巨响会是什么?一瞬间以为是洗衣机翻滚,但一秒钟内我想起自己没有用洗衣机。而下一秒钟内我懵懂地意识到强烈地震来了!作为一个刚刚当了三个月母亲的我,本能地在第一瞬间反应到了在另外一个房间熟睡着的孩子。于是就在一秒钟内我正要挪步前往儿子身边时,却发现整个房间犹如暴风巨浪中的航船一般开始剧烈摇晃,我身体前倾却因挪不动脚步而不得前往,房间犹如飓风中就要倾倒的泰坦尼克号。

与此同时,电视机和两米左右的长桌子也顺着楼房倾倒的方向滑到了地中央,几秒钟内房间里除了整个建筑物摇晃时钢筋水泥的裂响声外,还有一片稀里哗啦的玻璃碎响,所有屋内的玻璃器皿、花瓶碗盘都在摇晃中打碎。

巨响和倾斜中,我凭着一股做母亲的强烈意志挪到了婴儿熟睡的床边,用自己的身体牢牢地覆盖住我的宝贝!一边保护着儿子,却一边悲从中来――爸爸、妈妈,也许见不到你们了。而我身下的宝宝却仿佛睡在巨大摇篮中一样毫不知觉;一种强烈的本能告诉我自己,天塌下来也要都砸在我身上!不能让宝宝有半点伤痕。

时间也许只有1分钟?2分钟?还是3分钟。但对我来说却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地震摇晃终于停了下来,谢天谢地,孩子竟然没有被惊醒。然而我却脑中一片空白!回到客厅,厨房里我刚刚立脚的地方身后整个一面墙的橱柜全部倒塌,幸亏我为了孩子离开了那个角落,否则反应慢几秒钟也许被砸断脖子的就是我。客厅内遍地玻璃碎片,而我在慌乱中不知为什么双手一片鲜血。书房内5米长3米多高的整个一面墙的书柜全部倒塌,遍地狼藉,而新婚时买的椅子被砸成了两半。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这时候爱人也从慌乱中跑来,两个人决定离开房间避难。但应该带些什么走,那些东西比如钥匙、钱包、护照等等都放在什么地方?!大脑一片空白。那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乱了方寸,也头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恐怖,什么叫生死危机。

慌忙中带了孩子的尿布湿和棉被还有婴儿所需要的各种用品,终于和爱人准备好离开房间下楼时,发现电梯是停掉的。抱着婴儿走楼梯,终于从12楼下到1楼时,我发现自己的腿一直在不停地打颤。6度弱地震,让我隐约理解到,生命很可能在下一瞬间就会消失;活着,竟然不是那么天经地义。活着都是奇迹,值得我们好好珍惜。

(2)我对大阪北部地震的感受

尽管日本社会因多地震,所以对于灾害的防范意识相对来说很强烈,建筑物的防震构造也相当精良,但大阪北部地震仍然出现了4名死亡人员和428名负伤人员,同时有住屋4栋倒塌,半倒塌者为46栋,一部分有损害的建筑物为19,193栋,因地震发生的火灾8起。由此我们可见此次6度弱地震的严重性。

说起这次地震受害,不得不提及灾害中失去生命的四年级小女孩儿璃奈。

毋庸置疑,年迈者的伤亡也令人痛心,然而这个小女孩儿她还只有九周岁。她的生命正如夏花一样灿烂,正如早升的太阳一样充满活力。可是灾害面前这一切都不成为理由。

18日的早晨,高槻市立寿栄小学四年级的璃奈同学,因为自己是当天的“早会发言值日生”,一向开朗却认真的璃奈离家比平时格外早。一个人背着重重的小书包,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短暂的人生的最后几分钟,璃奈在想什么呢?

马上就要进学校了,走在学校游泳池旁的时候,地震来了。游泳池的墙壁倒塌了,压在小小的璃奈的身体上,因失血过多,璃奈被夺走了生命。

我贸然设想,如果璃奈再提早几分钟,或者再延迟几分钟离开家……,一切都将会不同的。然而灾害来临时从不选择时间,生死之间就是如此偶然,生命的易逝就是如此令人扼腕叹息。

璃奈临出家门时有和妈妈说再见么?璃奈临走时,妈妈有没有抱抱她?璃奈在前一天晚上睡得好么?睡前有没有让妈妈或爸爸给讲个故事?璃奈的理想是什么?璃奈的告别仪式上同学们伤心地唱着《回家的路》这首歌为她告别:“亲爱的一个人不要害怕,因为你也曾作过生活的梦想,让我们忍住悲伤……”。我不由得做万般设想,如果是我同为九岁的儿子,失去他我会怎么样?

灾害面前,我再次深深地感到生命的偶然和难得,也再次感受生命的可贵与值得珍惜。

其后,据日本媒体报道,璃奈的事故引起了日本社会各方面重视。安倍首相也亲自到现场为她献花。有关部门查清,由于倒塌的水泥砖墙是在原有的1.9m基础上为了挡住外来视线而后来增高的部分,造成其强度有偏差,同时按照要求应该在内部设一个加固部分,但尽管2015年11月当地防灾技术人员曾对此有过指正,该市教育委员会却没有加以重视而简单检查潦草判断没有问题,从而导致了今天璃奈的事故。对此高槻市長于18日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向事故受害者谢罪。同时日本文部科学省(相当于教育部)在向该校派出专家的同时,紧急向全国中小学发出检查石灰砖墙牢固性的通知;而在大阪箕面市则全面要求撤掉所有石灰砖墙。同样日本国土交通省(相当于交通运输部)住宅局建筑指导科也于6月21日紧急制成了有关石灰砖墙的检查要点,通知特定行政单位对此进行按照安全标准执行检查。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出的twitter截屏

尽管璃奈的生命已经不可挽回,但希望通过这些及时的措施保证今后孩子们不会再出现同样的悲剧。

(3)我的地震体验之二——3.11东部日本大地震

离开福冈在横滨生活了六年左右,我遇到了2011年发生在东部日本的3.11大地震。和生活在日本的东北部受灾群众相比,我们住在东京横滨一带的人相对来说算好得多。尽管如此,由于地震强度大,身处横滨的家中还是有不小的摇动。

那时候二儿子明明已经一岁,地震来时正和我一起在家中玩耍。横滨一带为震度4度左右,突然一阵摇晃,使得家中碗架上的陶器纷纷落下。明明尚不会发完整音节的小嘴呆呆地发出“掉掉、掉掉”的单词。我因为六年前曾在福冈对地震有过“惊弓之鸟”的体验,因此虽然在孩子面前故作镇静,但心里慌得很,不知觉中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避难了。那一天我爱人正在飞机上从福冈飞回横滨,家中只有我一个人要照顾一个一岁的婴儿和五岁的幼儿。

尤其是看到了电视画面中东北地区的海啸正在吞噬一切似的发狂发飚,我的心更是忐忑不安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拿起行李箱装好衣物和护照,我做出了万一有难的准备。考虑到一岁半的明明需要尿布湿,晚间万一很冷需要毛毯,我的行李箱瞬间变得鼓鼓囊囊。同时五岁半的小哥哥还在幼儿园因电话断线取不上联系。

带着恐惧和不安还有一些万一有难也一定要带着孩子死里逃生的决绝,我抱着胖胖的明明、拿着重重的行李,惶恐地从5楼逃到了楼下。

但是,到了一楼院子里,我呆住了。因为我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邻居家的两对孩子和妈妈们正在一楼开心地玩耍。看到我慌慌张张大包小裹地要逃荒的样子,日本妈妈们不由得笑了。

但在她们善意的笑容中我突然找到了一种安心。明明和邻家孩子们开始玩耍起来,我的心也渐渐踏实下来。这时候一位叫美穗的妈妈发现我身边只有一个孩子,便关心地问我小哥哥在哪儿。当得知小哥哥还在幼儿园、我的私家车正因在外年检而无法去接他时,这位美穗妈妈又主动提出开自己家的车和我一起去把小哥哥接了回来。

那一晚上,爱人因为地震直接被阻在了空港无法归家,而我则带着孩子在时摇时停的余震中度过了不安的一夜。但好在一想到邻居家的美穗妈妈和京子妈妈,她们的爱人也都因地震未归家只有女人们在坚守妈妈岗位,我的心也不由得执着鼓舞了起来。

地震和邻家的日本妈妈,让我从一个惊慌害怕的小女人变成了一个坚强的妈妈。

(4)核辐射来了,快回中国来吧

尽管连自己也感觉得出自己变得坚强起来,但3.11地震过程中,没有水、常停电、甚至每次都要抱着孩子排很长时间的队买东西、终于轮到自己了却发现货架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买的食品或水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会觉得自己有些懊恼和不安。

而最恐怖的是,福岛核电站爆炸导致核辐射布满东北地区乃至东京一带,水源据说也受到污染。这种环境下孩子们连公园散步也不能去,吃喝住乃至生活都受到了极端的限制。这时候国内的父母亲人们纷纷来电,“说是核辐射来了,带着孩子回来吧,回中国来吧。”

那时候真地很感激父母和亲人朋友们。也曾想过如果能回家避上一段时间,至少对孩子们来说是件好事。然而,问题是爱人在公司上班,绝对不可能一起请假回国。这时候,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我没有与爱人商量,决定和他一起留在这里。不为别的,只为“所谓患难夫妻”。

在关键时候自己离开了他跑到安全的地方,置他于危险而不顾。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我是做不出来的。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那时候我对于地震和灾难已经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

以前,我害怕地震和灾难,想到有可能有一天会因为地震被压在屋底而一切呜呼,便觉得简直不能想象,绝对不能接受;然而当3.11来临,地震、海啸、洪水和核辐射,一切的一切都是致命的东西。当看到了这一切残酷,我发现自己反而镇定了。我认识到在自然和命运面前,人类是多么地渺小而无助!自然和命运是不可抗拒的,我只有接受。我接受我来到日本求学却留在了日本这一命运,接受和爱人相遇、偶然又奇迹般地创造了两个可爱的小生命,在这样的命运面前、在大自然宏大不可抗拒的地震面前,我接受了一切。

我告诉自己,与其担心明天会怎样,不如珍惜当下的每一天!

(5)想起了“四川大地震”的暖心小故事

2008年5月,二儿子明明还没有出生;我领着三岁半的小哥哥弘儿每天到一家叫做piyo piyo的“亲子广场”去玩耍。那里除了我和一个瑞典妈妈以外都是日本妈妈带着宝宝来玩。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时间久了我也在这里做志愿者为孩子和妈妈们读“中日文绘本”。5月12日下午14点28分,严重达8级的四川大地震发生了。看到电视上的各种介绍,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第一次发现了“血浓于水”的意义。每个危难镜头、每个困难的状况都像揪心般地刺痛着我,但越是着急越发现自己无能为力,面对着电视机,我为自己的无力而难过、而痛苦。

也就是在这时候,piyopiyo的负责人岩间阿姨向我伸出了援助的手。

一个温暖的午后,岩间阿姨问我:“中国出了这么大的灾难,我们能帮助做点什么呢?”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经过探讨,在岩间阿姨帮助下,我们在piyopiyo进门的地方放了一个募捐箱,由我用日语向所有来“亲子广场”的妈妈们写一封信。信中说明了四川大地震的情形和很多受灾儿童需要帮助的现状,然后将这封信贴在了入口处显眼的地方。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那时,虽然大家都是全职妈妈没有收入,但是每个人都很尽心尽意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甚至还有一个四岁的宝宝,听了妈妈的话,也要为中国捐出自己的零花钱。终于在暑假我预定回家乡大连时,募捐箱攒满了。虽然金额并不是很多,但它表达了一些年轻的日本妈妈们的诚恳心意。回大连时我把这份来自日本的宝贵而殷实的礼物通过大连市慈善总会直接捐助到四川安县地区。还得到了大连电视台“东瀛风”节目组的采访,在采访中我再次把这份暖暖的日本妈妈的心意转达给了中国的百姓。

这件事于今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大阪北部地震让我想起了曾经有过的温暖的日常过往。

(6)结语

亲历地震:意识到死亡,生存才倍觉珍惜

通过地震,我深深感受到世间事无论天灾、人祸还是命运,都非个人力量所能抵抗。个人在命运和灾害这样的不可抗力面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接受。只有这接受了这一切,人类才能在自然面前更加谦虚,才会懂得生命万物的弥足珍贵,才会理解生命的偶然和存在的不易,也才会去更好地珍惜生命和生活。

而当朋友和亲人们“患难时刻见真情”地帮助了你一把,或对你不离不弃地一直相守相呵护,那其实就是最好最好的珍惜了,实在值得我们好好感激。

你,有珍惜你的生活么?爱人离家上班时、孩子出门上学时、老人家的一句唠叨话,你都会很珍重吗?下一刻、明天,不一定就是那个一成不变的日常!

如果今天就是地震来临的前一天,如果世界真有末日,你想过要怎么度过今天这一最美好的日常么?

地震告诉我,把每一天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珍惜着来过,时刻意识到“死亡”,你才会对生存倍觉珍惜!

供稿:王景贤
编辑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