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担当”如云般游走日本——陈小牧

留学生生活 2017年08月18日
PHOTO

受访者杨赞,山西太原人。学日语八年,现就读于上海财经大学日语专业大二。第29届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赛第一名;第十二届中华全国日语演讲赛华东赛区特等奖获得者。

初识杨赞是在去年11月举行的第29届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赛上。当时,她获得了第一名。赛后,我曾对她有过一次采访。谈及当时的获奖心情,小姑娘很谦虚:没想到自已会获奖,参赛的每个选手表现都不错,获奖更多的是对自己多年日语学习的一个肯定。比赛结果并不重要,比赛过程更重要…… 而本次访谈,是她刚刚结束在京都外国语大学的交流活动回上海后不久。

第一次日本行:初二“两神村”游学

杨赞小升初选择了山西当地一所以语言为特色的中学。当时可供选择的小语种有日、俄、法、德,家人觉得日本比较近,中日两国交往也多,所以为她选了日语。从那时起杨赞与日本有了交集。“我从初一开始学日语,说实话,当初对日语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初二那年,杨赞就读的山西市太原外国语学校组织学生去日本埼玉两神村做为期两周的交流。那是她第一次去日本。当时的感觉比较感性:日本很干净;日本人热情、纯朴。“还有一个想法是希望自己今后能够多学点日语,这样以后与村民们交流起来会更方便。”

第二次日本行:“心连心”交流生

高一那年,杨赞入选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心连心”交流项目,作为交流生,插入日本大东文化大学附中高一学习,为期11个月。当时入住寄宿家庭,住家的男主人是一个身体有残疾的人,他因喉癌不能正常发声,平日里只能依靠特殊仪器“发声”。“也许是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缘故,那个叔叔人很豁达,待人真挚,他与家人热心投入非营利的志愿者活动,比如为我们提供住房就属于这类。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执着和坚毅,他给了我很多人生启发。”

除了寄宿家庭带给杨赞的温馨和感动外,交流学校也带给她满满的回忆。杨赞说,最让她记忆深刻的是参加他们的“部活”(类似中国的社团活动)。“我当时参加的是羽毛球队。我在中国学校体育算是好的,但去日本后发现日本学生的水平相当专业,自己根本不算什么。他们经常组织参加一些专业比赛。我因为是外国人,水平又不高,当初他们很瞧不起我,中途我甚至想到过放弃:反正只是个交流生。但在向父母吐槽后,思前想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杨赞努力改变自己:坚持训练,并积极参加学校的其它活动。在一次马拉松比赛中,她取得了女子组第18名,这让日本同学刮目相看。“但我的羽毛球水平实在不怎么样。我离开时,在队里也仅是从当初的倒数第一升到倒数第二,虽然名次上进步不大,但却意外地得到了队友的认可。日本人是这样的,只要你肯努力,用实际行动证明你的态度,便会被认可,而结果的好与不好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了。”杨赞认为 ,中日两国学生在体能方面,日本学生平均要高于中国,在这点上中国学生应该向日本学习。

在日本交流期间,日本遭遇了东日本大地震。“心连心”项目组织了交流生去宫城县进行灾后体验。“我们一行30多人只是象征性地做了一点现场清理工作,但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很震撼,海啸过后,周遭一片死寂,视觉冲击感太强。但我也看到了日本人在面对灾难时独特的人生态度:经历了如此大的灾难,但他们却仍有憧憬:只要有资源,还是可以开始新生活的。这点让我很佩服。”

PHOTO

第三次日本行:演讲赛“获奖”受邀访问京都外大

第三次日本行,是以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赛获奖者身份去的,为期6天。 谈到这次访问的最大感受,杨赞说,京都外大很用心,竟把对大一新生的“学前教育”放到了琵琶湖,而且还住了一宿。学校是想借此拉近学生之间的距离。正是通过这次难得的活动,让她有了与日本学生深度交流的机会。“居然有那么多人想学中文,这让我既惊讶又惊喜,但更多的是开心!

第四次日本行:开启一桥大学“交换留学”

今年九月,杨赞将开启另一段日本交流生活。这次是去一桥大学交换留学,时间是半年。大学毕业后有去日本读研的打算吗?对于我的问题,杨赞直言: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想当医生,但国内医生比较辛苦,与待遇不成正比,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去日本读研的话,希望将来能读医疗产业管理相关的专业,也算是圆了儿时的一个梦吧!

虽然没有长期留学日本的经历,但杨赞却为自己创造了一次又一次去日本交流的机会。如此丰富的日本经历,她能将日语学得如此地道也就不足为奇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让她提供一些学好日语的“干货”。杨赞的回答让我颇感意外:读课文。我从高一时就开始读日语课文。当然课文不一定是教科书,杂志也行。在杨赞看来,读课文,很有意思,读多了也就读出了感觉。

关于如何与日本人打交道,杨赞认为,多经历,多体验,尝试多了自然会理解。作为外国人,在异国一定要保持谦和姿态,看待与中国不同的异国文化。“我在寄宿家庭生活时,虽然也有不自由,但我会努力克制自己,尽量与住家保持一致。比如,我刚到寄宿家庭时,吃饭比较快,但后来我放慢了速度,与他们边吃边聊,开始一点一点地融入他们的生活,他们也开始把我当作家庭的一分子。”

中国的孩子由于功课繁重,对做家务相对陌生。杨赞的看法是:家务总要有人来做,日餐碗碟会比较多。做便当什么的也蛮辛苦的。在住宿家庭那11个月,他们家洗碗的活儿就由我一个人承包了。我是“洗碗担当”。

PHOTO

文/陈小牧(上海教育国际交流协会 日本留学问题专家)
图/杨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