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村纪子:在中国担任日语外教16年(下)

高等教育 2018年11月30日
中村纪子:在中国担任日语外教16年

财大的学生们看上去并不是很喜欢学日语。得做点什么!中村纪子开始行动了。

续上篇

没有就自己创造!从社歌、社训到沙龙、大忘年会

日语系的社团“南风社”的社徽

日语系的社团“南风社”的社徽

当时,财大的学生们能够参加的与日语相关的活动一个都没有。“行,既然没有,那咱们就自己办!”

如果作为日语专业的正式活动来举办,就需要很多手续;但作为社团活动的一部分就会方便很多,所以我就创立了日语系内部社团“南风社”。南风社的“南”字,取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和学校前面南湖的“南”;“风”则是寓意跟风一样不受拘束、自由自在。

与困困等成员的相遇

幸运的是,我到财大任教第一年的那届大三学生中,有好几个人很支持我的想法,并且积极采取行动推进我的计划。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助,就不会有之后的一切。不管有没有我的课,他们都会在放学后等我一起吃饭,然后一起去我家,我们会讨论之后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一直到很晚。在这之前基本上没有参加过社团活动的他们,通过这个小小的社团的创立和运作,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乐趣。

其中,对南风社的活动贡献最多的是张君惠(爱称:困困)。困困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安静。她一般不会主动说话,而只是在旁边安静地微笑。困困有一个特长——视频剪辑和图片处理。我认为,南风社的活动不能只停留在日语系学生之间,还要扩大覆盖面和影响力,向全社会进行普及。这样一来,南风社的社徽、简介视频、旗帜等就不可或缺。我跟困困两个人齐心协力让这些东西逐渐成形。那个时候困困还住在学校宿舍里,所以每天都踩着门禁的点回到宿舍,然后通过微博私信继续跟我商量相关事宜,推进工作。我们深夜的聊天记录一年下来,竟然达到了300多页。南风社的各式各样的企划方案也因此有了眉目。

除了社徽,我们还制定了南风社的社训“团结 成果 继承”,原创并录制了社歌《南之风》,举办了新生欢迎会、日语朗读比赛、日语演讲比赛、舞台剧比赛、日语作文比赛、日本文化节,以及介绍日语系的CM大赛等活动,平均每个月都有。运营费用来自每位学生每年20元的会费,以及日语系学生利用周末给其他系的同学们上日语课的“南风日语教室”的收益。南风社成立第一年年末,我们还举办了大忘年会,日语系师生共130人参加,这使我们有了巨大的成就感。除此之外,还有我同样倾注心血的每周一次的日语沙龙。

140平米,很宽敞,光客厅就可以容纳50人左右——我将自己的房间提供给日语系的学生们举办日语沙龙。日语系虽然设有口语课,但是课上的练习终究有限,因此每周五的晚上,在日本外教同事们,以及住在附近的日本人,还有中国的日语爱好者们的积极参与下,沙龙从最开始的寥寥数人,到后来每周参加人数都能达到40人左右。

我用照片记录沙龙和各种活动,并将这些照片上传到微博等网络社交平台,这也成为了我与网络世界结缘的契机。虽说当时发布的内容都只是些活动的介绍和学生们的笑脸,但坚持就是力量,3年左右,我的微博有了4000多人关注。能够跟来自中国各地素未谋面的人交流,这对于好奇心旺盛的我来说,既刺激,又新鲜。新的世界不断呈现在我的眼前。

财大的大忘年会

财大的大忘年会

从日语系到全新的世界,“中村Radio”诞生!

转折点出现在4年前的夏天。与我一起为南风社的创立和运营倾注了全力的困困对我说:“最近网络电台APP很火哦”,并且给我展示了其中一个朗读节目。朗读!由于课程需要,我也经常在网上寻找朗读素材,可惜很难遇到好的,我为此也没少头疼。

“行,既然没有,那咱们就自己做吧!”我的斗志再次被点燃。于是,2014年8月8日,“中村Radio”诞生了。我担任主播,困困担任节目制作,我们的齐心协力“第2弹”开始了!

原以为大家不会对一个普通日本人的朗读感兴趣,但没想到开播仅76天,订阅人数就超过了1000人!每天从听众那里收到的暖心留言更是让我感动到不行。在那之前,我作为一名老师,毫无保留地对眼前的每一个学生全力以赴,而网络这一全新的舞台,又给了我全新的可能和挑战。

在大家的支持下,今年“中村Radio”进入了第5个年头,听众总人数将近10万人,节目总播放次数达800万次。这一次的统计结果让我无比震惊,也让我无限感激。另外,为回应听众朋友们的要求,我们开设了网络日语教室——“中村日语”。

日本语水平考试支援活动(左起困困、中村。2017年夏天于上海外国语大学)

日本语水平考试支援活动(左起困困、中村。2017年夏天于上海外国语大学)

听众10万人,网课新挑战。欢欣雀跃,未来可期!

网络课程的出现可以说是掀起了一场教育界的革命。本来我自己接受的就是传统式的教育,然后又在日本和中国教了20年以上的面对面课程,所以在开设多人同时听讲的网络大课之前,我也犹豫了很久。作为一名老师,我喜欢在课上跟学生们互动。所以,在看不到学生们表情的情况下,我是否还能提供不逊于以往的课程呢?就这个问题,我思考犹豫了一年。

听了听其他网络课程,又自己制作了些免费的视频上传到视频网站上,虽然感觉技术方面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但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了来自距武汉3000公里以上的中国西北地区听众的信息,里面写道:“我很想上中村老师的课,但是离得太远了没有办法。”如果是网课的话,距离就不是问题了。我终于下定决心,既然没法儿见面,那除了课上的时间,课下我也要尽可能地花时间陪伴学生。就这样,属于我的新教室诞生了。

但这样一来,要继续在大学里工作就有点困难了。我认真思考了现在的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想做些什么,最后我决定离开任职7年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告别居住了14年的武汉。

刚好在今年6月,与我一同运营“中村Radio”的困困从财大研究生毕业。她将与我相遇的经历和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写成了作文,并在中国最大的日语作文比赛上连续两年获得一等奖。表彰仪式在北京的日本大使馆举行,看着台上微笑着进行获奖讲演的困困,我感慨万千。那时那个文静内向的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为能大大方方说出自己意见的成熟可靠的女性了。

三年前,困困曾经在教日本人中文的公司做过兼职,但这个公司不负责任的管理和运营让困困非常气愤。于是困困提议“这样的话还不如自己创业,做真正的良心课程!”无巧不成书,我来中国之前,就一直是在日本的辅导班工作,还担任了6年的分校长,所以我觉得利用我以前经验的时候到了。

再接着,那时我们创办的公司逐渐转型为现在的“中村日语”。作为老板,困困虽然年纪尚轻,但在公司经营上却有条不紊地。现在还招入了4名员工,公司虽小,但有着无限的发展潜力。

回首往事,我和困困已有8年的交情。从一起创立南风社以来,我们一路上有很多新的发现、做了很多新的决定。我曾经问困困,要是我老了,干不动活儿了,怎么办?困困回答说:“那我就把你的故事写成书出版,躺着拿版费。在那之前,你都可以安心工作。”看来我之后的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

“中村Radio”听众交流会 (2018年10月于长沙中日文化交流会馆)

“中村Radio”听众交流会 (2018年10月于长沙中日文化交流会馆)

2018年7月,我迈出了一大步——举家搬到了全新的城市,湖南长沙。跟我一起来的还有包括困困在内的共6名员工。我本来就很喜欢长沙这座城市,以前还曾为了一顿湘菜每月坐高铁前往。来来回回好几次,交了不少新朋友。我以前就一直在想,要是开展新的事业,那就去长沙。

在长沙开展接地气的日中文化交流,同时做中国线上课程的模范,为大家送上良心优质的日语课程!接下来,将是我在中国担任日语老师的职业生涯最高潮!未来又有怎样的故事在等待着我?现在我比任何人都要更为欢欣雀跃。也请大家拭目以待!

标题图片:“中村Radio”听众交流会(2018年夏于大连)

本文转载自日本网 [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