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十年,日本大学生的资质和能力未见提高

高等教育 2018年10月03日
日本语

受日本中央教育审议会的委托,针对日本大学的教育改革成果持续进行调查研究的桐荫学园Transitions中心所长兼教授沟上慎一9月25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召开发布会,并在会上发布了极具冲击力的观点,他明确指出“文部科学省这10年来实施的政策没有取得成效”。

#

桐荫学园Transitions中心所长兼教授沟上慎一于日本记者俱乐部

沟上截至2018年8月一直担任京都大学高等教育研究开发推进中心的教授。在2007年至2016年期间,沟上面向日本全国的大学生每三年实施一次“大学生职业意识调查”,到目前为止共计实施了4次,其调查结果汇总成集《大学生白皮书2018——现在的大学教育无法改变学生》一书于8月份刚刚出版。2007年至2016年的10年间,刚好是日本文部科学省根据中央教育审议会的建议和大学设置基准修订案,接连实施了多项以大幅改善大学教育为目的的新政策时期。

#

要想改善大学教育,学校不单是向学生传授知识,还要培养学生自主思考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为此所需的交际能力和表达能力等。“大学生职业意识调查”由沟上担任策划和负责人,由京都大学高等教育研究开发推进中心和公益财团法人电通育英会负责具体实施。调查对象是从日本全国各大学抽取的大学生。每次调查分别以大一和大三的各2,000名左右男女学生为对象,针对大学生活提出各种问题,让学生回答。

文部科学省推出的政策中包括海外大学也非常重视的主动学习教育法。要求摒弃单纯被动听课的传统学习法,追求“积极的、互动的深度学习”。在2007年实施的首次调查中,回答“经常参加”和“还算经常参加”主动学习的学生加在一起,大一学生占45.5%,大三学生占51.5%。这个数字在2010年和2013年的调查中逐年提高,到2016年实施第四次调查时,大一学生增至58.0%,大三学生增至54.2%。

另一方面,作为积极学习行为,跟主动学习一样受到重视的“课外学习及自主学习”的时间则逐年减少。用在预习、复习和写作业等与课程有关的课外学习上的时间方面,2013年大一学生每周仅4.91小时,大三学生仅4.86小时。而且这个时间在2016年的调查中进一步减少,大一学生减至4.34小时,大三学生减至4.15小时。

在“自愿进行与课程无关的学习”上花掉的时间又是多少呢?大一学生2013年为1.70小时,2016年微增至1.76小时。而大三学生在2013年为3.37小时,但2016年减至2.88小时。总之这10年来多数大学生在自愿进行与课程无关的学习上所花的时间既少又无大的变化。

沟上指出:“从调查中可以看出,日本的大学生离开课堂便不再学习,而且也不会学习”,他断言:“这说明近20年来大学实施的改进措施基本没有起到效果”。

大学生自身的感受也验证了沟上的这种观点。调查问卷列出23项能力和事项,询问受访者“在大学生活中分别掌握了多少”——“掌握相当多”为4分,“完全没有掌握”为1分,让受访者自己进行打分,结果显示,“通过课程掌握的能力和事项”的所有选项平均得分不到3分。关于大学生尤其需要具备的“问题解决能力”,在4次调查中基本没有变化,大一学生的平均得分在2.51~2.56的范围内,大三学生也在2.55~2.68的范围内。“表达能力”方面,大一学生的平均得分为2.57~2.63,大三学生为2.68~2.72。“领导力”方面,大一学生为2.15~2.23,大三学生为2.13~2.27。结果都相差不多没有大变化。

对这些大学生自身的感受进行综合判断后,沟上得出的结论是:“大学生的资质和能力在这10年里基本没有变化,他们并没有通过大学的课程获得成长。虽然一些学生觉得‘学到了东西’,但也有很多学生觉得‘没有学到’,平均来看不好也不坏(=不好判断)”。2017年修订的初等中等教育学习指导纲领中提出了“积极的、互动的深度学习”,目的是提高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培养学生的资质和能力。沟上指出:“如果在大学教育中只能掌握这么少的东西,那么高中毕业前打好基础非常关键”。

那么,高中以下的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呢?记者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您想对高中教师说些什么”,对此沟上这样回答。

“也许有在大学里做出改变的学生,但概率很小。学生在高二秋季至冬季的样子到大学后也会继续保持下去。我对高中老师们说过,希望他们在教育学生时能想到这一点。高中的态度分成两派,一些高中表示理解,也有些高中完全不理解,认为‘即便如此,高考也很重要’”。

小岩井忠道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记者俱乐部·发布会报告“桐荫学园过渡中心所长兼教授沟上慎一” [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