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大学排名看日本大学存在的问题

高等教育 2018年06月21日
日本语

《日本经济新闻》等机构进行了一项调查,这个调查使用收录有两万以上学术杂志的学术数据库Elsevier,并基于以下四个指标计算出了大学的排名。

· 论文数量:归属于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的论文总数;

· 论文质量:根据论文的被引用数计算;

· 论文生产性:根据被引用数在前10%和论文作者数量计算;

· 学术梯队建设:根据能否稳定的发表高质量的论文计算。

2012-2016年的排名结果见下表(括号内为2002-2006年的排名):

名次

大学

所在国家

1(18)

南洋理工大学

新加坡

2(5)

香港城市大学

中国

3(36)

奥尔堡大学

丹麦

4(1)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

美国

5(10)

代尔夫特理工大学

荷兰

6(3)

马萨诸塞大学

美国

7(4)

洛桑理工学院

瑞士

8(12)

苏黎世大学

瑞士

9(2)

莱斯大学

美国

10(7)

斯坦福大学

美国

34(35)

新加坡国立大学

新加坡

73(120)

清华大学

中国

94(85)

东京大学

日本

98(88)

京都大学

日本

99(89)

东北大学

日本

100(87)

东京工业大学

日本

101(101)

首尔大学

韩国

108(117)

一桥大学

日本

112(155)

法政大学

日本

115(100)

大阪大学

日本

118(112)

名古屋大学

日本

120(119)

九州大学

日本

125(125)

庆应义塾大学

日本

127(122)

早稻田大学

日本

129(126)

北海道大学

日本

131(128)

广岛大学

日本

134(141)

神户大学

日本

142(132)

筑波大学

日本

143(116)

立命馆大学

日本

150(149)

东京理科大学

日本

从调查结果可以看出,日本的大学在论文的生产性方面陷入苦战。在2012-2016年的全球大学排名中,日本能够进入到前100名的大学只有4所,分别为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东北大学,东京工业大学。调查中特别提到,最近10年里最大的变化是中国的清华大学排名迅速上升。2002-2006年期间,东京大学在论文的数量和质量方面还都更具优势,但到了2012-2016年的排名中,清华大学在论文质量方面超越了东京大学。

从调查来看,日本大学排名下降的根本原因可以归述为战略方向不明确以及与网络时代的脱节。

首先,日本在树立优势战略方向、贯彻竞争主义方面,和亚洲其他大学渐行渐远。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理事长滨口道成表示,位居生产性首位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明确制定了以人工智能和生物质能为方向的战略,以高薪吸引优秀的研究人员,据说校长可以拿到1亿日元的年薪。位列第二的香港城市大学和第十四的香港科技大学的排名上升则主要归功于积极引进有留美背景的教授人才,并且贯彻竞争主义。当然日本也有几所集中树立优势战略方向、逐渐提升存在感的大学。信州大学在2016年论文质量排名中,位居首都大学东京,东京大学之后名列第三。在特别特任教授远藤守信的带领下,该校通过研究体制的改革,在高端的碳素纳米管研究方面已显露头角。

其次,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古屋大学教授天野浩名所说,没有很好地适应网络时代的潮流是日本大学的普遍问题。在美国,Google和Facebook等网络公司蓬勃发展,大学也积极应对这种产业变化。上面提到的清华大学,也立足于高科技,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论文引用数量位居世界前列。而日本的大学正面临被世界学术网络孤立的局面。在由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发起、1989年开始的生物质能研究资助项目里,诞生了27位诺贝尔获得者。但是,据该项目的负责人、东大特别教授广川信隆介绍,现在符合条件、能够拿到该项目资助的已经几乎没有日本的研究人员,而都是海外科研人员了。他向日本的科研人员敲响警钟道:“不与外国科研人员合作,就无法获得尚未发表在论文里的最新知识。”

通过此次调查,还可以获得一些如何找回竞争力的启示。在论文质量方面,超过东京大学、成为日本首位的是首都大学东京。该校在超导物质研究方面取得了优秀成果、年仅34岁的水口佳一副教授被评为“先导研究者”,每月领取20万日元特别津贴,获得该称号的目前只有四人。东京大学也在尝试无期限聘用青年研究人员,希望可以通过5-10年来提高竞争力。为有潜力的青年学者提供发挥智慧的舞台,是日本大学再生的第一步。

文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