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日语“零起点”,一年半后N1考出满分!她是如何做到的

高等教育 2018年02月15日
PHOTO

日本语能力测试(JLPT)是由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和日本国际教育支援协会主办的,面向全世界的日语学习者举行的日语能力水平测试。该测试是全球统一的、最具权威的、在世界范围内参考人数最多的日本语能力等级考试。考试共分5个等级,其中1级(N1)为最高等级,分语言知识、阅读和听力三个单项,满分180分。全球历年通过率仅在30%左右。在2017年12月举行的1级考试中,全世界共有10万余人参加。该考试举办33年来,N1考试中获得满分者寥寥,而杨友洁便是其中的一位。

杨友洁,目前就读于中国吉林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二年级,作为一名日语“零起点”(上大学后开始系统学日语)的学生,在经过短短一年半的学习后N1获得满分,她是如何做到的?她关于日语学习都有哪些“秘笈”?带着这些问题,近日,我对她进行了专访。

PHOTO

一路向北

友洁,广州人 。一个纯正的南方女孩,却选择了去遥远的东北读书,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南方冬天学校宿舍太冷,没有暖气,衣服经常不干。而北方没有这方面的担忧。还有就是我想去看雪。加上我父母早年有在北方读书的经历。”特有的北方情愫,让她在高中毕业那年做出了去北方读书的决定。

为什么是日语

高中时代的两次“日本游”让友洁最终选择了日语。一次是在高一,跟团旅游,纯属走马观花。对日本的印象也多半是感性的:日本人有礼貌、服务好。

第二次是高三毕业,自由行。之初选择住在熟人朋友一位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宿舍中。“这次让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和观察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日常,感觉留学生一个人生活,租房,还是蛮辛苦的。”

两次“日本游”有一个让友洁感到特别兴奋的地方,那便是之前通过看动漫模仿学到的 “半吊子”的日语派上了用场,感觉交流很好玩,但日语能力实在有限,有点“不尽兴”:语言不通,你与日本人不可能有灵魂上的沟通。还有就是各类日语翻译作品,非原汁原味。有时候看翻译小说,感觉都是一个人翻译的,享受不到其中的乐趣。

PHOTO

钟情“吉大”

具有优质的日语教学质量,宿舍内有暖气,又能看雪,最终她选择了吉林大学(简称吉大)。谈到在吉大日语系一年半的学习,友洁用了两个字形容:严格。“学校对发音和背书特别看中。听说这是日语系的传统,是为了夯实日语基础。还有就是精准教学。我们是小班制,只有19个人。老师很严格,也很耐心。除教学外,他们会不厌其烦地回答学生提出的各种问题。”但有件事却让友洁“耿耿于怀”。那便是每天早晨的晨读。友洁说,7点钟的晨读,实在是痛苦,特别是冬天,零下20几度,真的不愿意起床。为了晨读,大家不得不6点钟起床。“晨读,通常没有老师监督,但要求签到。签到后进到教室,即使不看书也被允许,比如我们有些同学便是坐在座位上打游戏。之初我非常不解:为什么要起那么早,也不是全在读书,我晚起点,睡眠充足不是更有利于学习吗?后来我逐渐悟出了道理,这是院系的传统,有意识通过晨读签到,锻炼学生的品格毅力。一年四季,你如何能够做到每天6点起床,约束自己,持之以恒,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包括学习在内的任何困难你都能够逾越。”友洁的一番话,让我看到了她心智的成熟,也看到了吉大日语在管理上的良苦用心:除了提供优质教学内容,强化学生专业能力外,还注重对学生品格毅力的培养。让人肃然起敬。

PHOTO

N1满分“秘笈”

对于此次日语能力N1获得满分,友洁归为“运气”。问她查分时看到满分时的心情,她笑着告诉我:有点不相信,以为系统出了问题。忙不迭地问旁边的同学:你们也是180分吧?当得到否定回答后,自己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哇噻,这么酷!“其实,我参加 N1考全程是保密的。参加N1的一般都是大三,我大二,只是想试一下,考不过多没面子。”

友洁说自己特别感谢吉大日语系组织的日语角。正是在那儿,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认识了一位外校的同学,该同学当时考出了N2,受对方的鼓励,才有了后来的两人相约挑战N1。正是同伴间的相互鼓励,互相督促,才有了之后N1的满分。

关于能力考的应试策略,友洁分享了三点。

首先是基础的夯实。

一些语言学习者在不背单词,词汇量不够的情况下,幻想通过日剧、动漫、日语歌等手段日语就能有大幅的提高,这其实是不现实的。“你首次要有基础。可借助背词软件。基础牢固了,便可以进行二次学习了,这时候你再去阅读、看日剧、玩游戏什么的就会有很大的提高。

其次是掌握学习规律和学习方法。

虽然是语言学习,但并不意味着“死学”,不动脑筋。“单词,依靠平时积累的题目,纠结太多没有用。我个人认为单词中考查‘词义辨析’部分最难。有时候可用一些推断,平时也可以用适当的推断来背单词。这次N1考试中出现了項垂れる(うなだれる)一词。我考试前并没有背过这个词,但是结合了日语中很多单词都是可以拆词去理解,解释意思方法:垂れる读作たれる、うなだれる中的だれ可能就是たれ(垂れ)的音变。所以这个词是一个东西垂下来,可能含有消极的意思,再看选项中有一个是“試験の結果を聞いて姉さんは、泣き始めました。”只有这一个选项后面是消极的结果(泣き始めました),其它项均为无关或表达了积极的感情。所以就选了这个,结果表明是正确选项。我平时背单词,也经常采取这个方法,比如,司る(つかさどる主持担任;管理支配)=司(つかさ衙门官署)+取る(取得,どる为其浊音变),这一点,蘇る=黄泉(读作よみ)+返る(かえる,がえる为其浊音变)。还有,弄ぶ(もてあそぶ,意为玩弄)=持て(持つ的命令式)+遊ぶ。”我能够明显感觉到友洁聊起日语时的兴奋劲儿:学霸绝非是一日炼成的,所谓的“运气”也多半是不存在的。

最后是考前要适当放松,保证充足的睡眠。

“我那天考试是下午,为了保持有一个好的状态,防止犯困,我有意识采取了晚睡晚起的策略。前一天晚上我还打了一会游戏。一款日本‘推理’游戏,有点像推理小说,我全当“阅读理解”了。”

作为N1满分获得者,友洁对语言学习的独特方法,值得借鉴。在访谈即将结束时,我请她对日语学习者给出点建议,她略作沉吟:首先还是兴趣吧!比如许多人学日语源于喜欢日本的动漫,但一定要克服动漫中轻慢、不礼貌的语言使用,应该从礼貌体开始学习。其次,就是多背多读,夯实基础,这样才不会忘太快。当然,学习方法因人而异,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文/陈小牧(日本留学问题专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