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产学官合作如同“婚姻”,真心面对才能维持长久

2019年02月26日 产学研合作
日本语

饭田顺子

日本岛津制作所分析测量业务部生命科学业务统括部高级经理/大阪大学研究生院工程研究科“大阪大学-岛津分析创新联合研究讲座”客座教授

饭田顺子

作为开放式创新的一部分,岛津制作所2015年与大阪大学工程研究科共同开设了联合研究讲座。我作为讲座的运营者,亲身感受到了一定的效果,比如有基于研究成果的产品面世等。对于目前正在探索进一步发展,考虑开展“组织对组织”型产学官合作的各位读者而言,作为事例之一,我想为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现在的感受。如若能对各位读者有所帮助,不胜荣幸。

◆ 从委托型转向合作型

岛津制作所自1875年成立之初,就一直致力于与“学”和“官”的联合研究及合作。早在1896年在伦琴博士发现X射线11个月后,便与与第三高等学校(现京都大学)共同拍摄了X射线的照片。

笔者近20年来也始终在与日本国内外的众多大学、公共研究所和企业开展联合研究。此前的联合研究的目的正如2018年7月《产学研合作月刊》(参考文献1)中描述的那样,大都是“企业寻找可以解决某项课题的大学教授,与研究者磋商”、“取得推进新研究领域的研究者信息”等。也就是说,都是“人”对“组织”的委托型合作。而岛津制作所从1990年前后起开始实施“组织对组织”型产学官合作,不过采取的是支援某项研究的合作讲座和捐助讲座等形式。

◆ 以平等的立场合作

笔者负责的“大阪大学-岛津分析创新联合研究讲座”主要以代谢物组学这种新技术为中心,推进组学(omics)(参考文献2)相关技术及其应用研发。大阪大学的“联合研究讲座”规定,“大学教员与投资企业的研究者要以平等的立场围绕共同课题开展联合研究”。强调“平等立场”的“组织对组织”型产学官合作比较新颖。

虽然决定设置讲座后还遇到了副教授变更等意料之外的事,不过在大阪大学工程研究科和产学共创本部的支援下,联合研究讲座作为连接大阪大学和岛津制作所的“桥梁”,逐渐发展成推进各种研发主题的场所。2019年度是讲座开设的第四年,有望推出以多篇论文和研究成果为基础的第二款产品。

◆ 由“恋人”关系走进“婚姻”,企业方面也需要“自觉”

在“组织对组织”型产学官合作中,大学与企业之间的接触会增加。如果把传统的“人对组织”型联合研究比作由“朋友”发展为“恋人”的状态,那么“组织对组织”型的关系则更近一步,类似于“结婚”。恋人的话可以只看到对方好的一面。而在婚姻生活中,还要面对成长经历和家庭(所属机构)习惯的差异。感到困惑的同时,彼此之间的相互理解也将加深,会在日常交流等意外的场合发现新的研究主题、课题和解决对策等。

虽然我在大阪大学没感觉到,但“为了获得预算而与企业合作”以及觉得“企业出钱理所应当”的想法并非完全不存在。企业方面也不能一味“坐享其成”,而是要具备“自主提出课题和解决对策”及“引领研究”的思维方式。配偶之间只有相互尊重并真心面对彼此,婚姻生活才能一帆风顺。

◆ 写给今后打算开展产学官合作的各位

关于开放式创新的要义,很多书中都提到过,我对以下两点尤其有共鸣。

1 法务及知识产权部门的支持

2 经营高管持续担责及提供支持和关心

“组织对组织”型产学官合作涉及很多项目和相关部门。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各种合同数量将增加,同时公司内部也存在前所未有的开发新技术和商务模式的机会。要想高效推进这些工作,离不开法务和知识产权部门的支持。

很多经营高管都“希望立足于10年之后,推进开放式创新”。“组织对组织”型便于在总括合同下创造和实施新想法,适合开放式创新。不过,在大学设置的联合讲座等组织中,企业派遣过来的常驻研究员数量有限。需要自己所在企业的帮忙来推进项目。但企业的业务部门和研究部门的管理人员也非常繁忙,没有能力提供帮助。经营高管表明持续支持的态度,提高常驻研究员的积极性,以及设法获得总部的协助都有助于合作项目取得成功。

最后,我认为“组织对组织”型产学官合作适用一句格言,即“结婚前睁大双眼。结婚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合作过程中在思维方式和规则等方面会出现许多差异,重要的是彼此之间加深理解和信赖,共同实现目标。

原载自《产学研合作月刊》2019年2月号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参考文献
1. 正城敏博.要不要停止“联合研究”?《产学官合作》期刊2018年7月号 [网址]
2.联合研究讲座·开设合作研究所,大阪大学 [网址]

日文发布全文 [网址]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