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新中国空军的第一批飞行员的,竟然是一位日本人

中日人物往来 2018年09月13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空中武装力量,作为解放军的五大军兵种之一,守护着祖国的蓝天。现如今的中国空军,是一个拥有约398,000名人员与5200多架军用飞机的庞大军事组织,拥有举世瞩目的非凡军事实力。今日中国空军的辉煌,却不得不感谢一个日本人——林弥一郎。他甚至曾被人称为“中国空军之父”。

培养新中国空军的第一批飞行员的竟然是一位日本人

图片来源:互动百科

不一样的战俘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战争虽已结束,但仍有许多未能成功撤离而滞留在中国东北的日军,他们四处逃遁,惶惶无所适从。当时驻沈阳的原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是日军王牌飞行队,拥有一批资深飞行员和教官,他们在南撤途中被东北民主联军包围。这一飞行队的领队,正是林弥一郎。

林弥一郎是日本大阪府南河内郡人,日本陆军航空兵少佐。作为一名普通士兵出身的军人,能够晋升到校级军官,这在非常强调科班出身和论资排辈的日本陆军中实属罕见。可见林弥一郎具有非常过硬的航空技术和丰富的实战经验。

和林弥一郎一起被俘的日方人员共有将近200人,其中包括近20名飞行员、24名机械师、72名机械员和数十位地勤工作人员。当时,由于侵华日军在东北遗弃了很多军用飞机和航空器材,中共中央决定充分利用这些设备在东北创办航空学校,开展航空人员培训工作,弥补国家航空人才的巨大缺口。但是,由于航空人才极度匮乏,缺乏教员的难题让航校的筹备无法顺利进行。

林弥一郎的这支飞行队被俘后,解放军方的领导非常激动,随即与领队林弥一郎进行了接洽。解放军不仅承诺给予他们安全保证,而且以非常人道的方式,仅进行了简单的投降仪式。在没有武装人员的场合,让被俘人员在毫无屈辱的情况下放下了武器,然后被分派到各农户住宿。林弥一郎在后来的回忆录里还感慨,这样的投降仪式保留了作为军人的尊严,非常难得。

之后,林弥一郎被请到了沈阳,在那里得到了共产党高级将领彭真、伍修权的接见。解放军诚恳地表明了立场,希望林弥一郎帮助我军培养飞行员。作为一名生死未卜的战俘,林弥一郎非常震惊,自己不仅没有被当作战俘,对方还充分信任自己,希望自己能成为共产党的飞行教官。不仅如此,伍修权还颇具大将风度的将自己的配枪赠送给了林弥一郎。

林弥一郎被两位将军的诚意深深打动,在得到了安全保障,以及被批准“飞行教练有下达命令、执行纪律的权利,支持未婚者成家”的要求之后,答应留下来帮助组建空军。

创建航校,砥砺为师

1946年3月1日,林弥一郎被任命为飞行主任教官,他和其他被共产党优待政策所感动而主动加入航校创建的日本人一起,快速展开了航空教学工作。

东北老航校是中国空军的摇篮,建立之初困难重重。由于航材极度缺乏,教学工作的开展经常要面临器材短缺的问题。林弥一郎带人到处寻找,东拼西凑;缺少汽油,他就用酒精代替;没压气机给飞机轮胎充气,几十个日本教官就轮流用自行车打气筒充气。他们竭尽所能,让教学工作能够顺利进行。

位于黑龙江密山的东北老航校纪念馆

位于黑龙江密山的东北老航校纪念馆 图片:《军武次位面》

在航空学校,林弥一郎是一位出了名的严厉教官,对任何学员的飞行理论和飞行训练都不马虎。“飞行英雄”张积慧是当时技术最好的学员之一,他在单飞时曾有过一点小毛病,后来在他要求放单飞时,在航校领导都批准的情形下,林弥一郎顶住压力,坚决不同意。他认为张的飞行技术还有瑕疵,必须更加刻苦训练才行。当时的张非常不解和郁闷。许多年以后,已任空军副司令员的张积慧和林弥一郎回忆往事,感慨到,要是没有当年教官的严格教导,自己绝对不可能在朝鲜战场击落美军王牌戴维斯,成为中国的飞行英雄。林弥一郎曾说过:“身为教官如果不严格要求,那就是对学员、对中国最大的不负责”。

林弥一郎本人对待教学工作也身体力行,在一次教学示范飞行时还受过重伤。当时林弥一郎正驾驶日制九九式教练机为学员演示飞行动作,示范飞行结束后,林弥一郎准备驾机着陆。不料在距地面五米时,林弥一郎因被钢缆绊住而落地,当场摔成了重伤,昏迷不醒,后经抢救方才脱离了危险。

不仅林弥一郎自己,他领导的其他日籍教官也同样教风严谨,对待教学工作一丝不苟。虽然飞行训练极度危险,多次发生飞行意外,但没有一名中国学员意外死亡。却有两个日方人员因为航空教学工作付出了生命。

东北老航校部分中日航空技术人员的合影

东北老航校部分中日航空技术人员的合影 图片来源:《军武次位面》官方账号

林弥一郎的学生、后来的空军司令王海回忆说:“日本教官非常认真,严格要求自己,对学员也要求很严。冬天早上一睁开眼,发现胡子上都是霜,可是日本的地面保障人员为了保证我们的正常飞行,每天清晨都要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检查和调整飞机。真是太感谢他们了。”

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航校草创已经3年半时,林弥一郎和他的部下亲手培养了160名飞行员,这批学员后来成为创建人民空军的骨干。1949年开国大典,参加阅兵式的23名飞行人员全部来自东北老航校。

归国不忘和平友好

1956年8月,林弥一郎返回了日本。由于当时东西两大阵营对立极为严重,林弥一郎及其下属处境非常微妙和困难。因为帮助了中国建设空军队伍并传授技术,他遭到同期生的非议。为此一直沉默。1977年,林弥一郎夫妇受当时的第一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的邀请,首次访问了中国。他曾经教过的多名学生,此时已是中国空军的高级将领。让他激动和感慨的是,中国空军依旧对他感激备至,东北航校从来没有忘了他。时隔多年他和学生们共叙旧情,感慨万千。

回国之后,将中国视为自己的“第二祖国”、“第二故乡”的林弥一郎致力于发展中日友好事业。他发起和组织了“航七会”(即“七航校会”,东北老航校于1949年改为第7航空学校),后来又组织了“中国归国者友好会”(后来的“日中和平友好会”),亲自担任会长,曾先后十几次组织代表团来华访问。该协会曾有会员达1000多人。

林弥一郎(右三)访问中国,与当时中方学员合影

林弥一郎(右三)访问中国,与当时中方学员合影 图片:《世界华人周刊》

林给自己的儿子起的一个中国名字是“林新”,也许他认为在东北才是他的“新生”之地,也许是希望中日关系开启新的和平篇章。1999年,林弥一郎病逝,在他逝世一周年之际,“航七会”会员举行了隆重的追思会,缅怀这位中国人民永远尊敬的空军之友。当年的个人选择具有历史特殊性和偶然性,但是林弥一郎为航校和中日友好所作的贡献,却是客观且无法被时间抹杀的。培养了中国空军第一批飞行员的林弥一郎,被尊敬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撰稿 中日双语杂志 《聴く中国語》 u-how.co.jp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