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疗事情》机器人手术是根治前列腺癌的最佳选择―新百合丘综合医院吉岡邦彦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8年01月22日
PHOTO

——访新百合丘综合医院机器人手术中心主任吉岡邦彦

前列腺癌,是男性最为常见的恶性肿瘤,由于在不知不觉中吃下很多含有激素的食物等原因,最近20年间中国男性前列腺癌发病率急剧增长,死亡率也每年递增2%以上。与此同时,也有数据表明,如果能早期发现、早期摘除的话,前列腺癌的五年生存率接近100%,是一种完全可以治愈的肿瘤。在美国,有90%以上的前列腺癌全摘除手术是利用手术辅助机器人“达芬奇”完成的。和开放手术、腹腔镜手术相比,机器人手术的癌症复发率最低,是欧美国家根治前列腺癌的主流选择。目前日本也有近半数的前列腺癌患者选择了机器人根治手术。

我了解到,新百合丘综合医院机器人手术中心负责人吉岡邦彦,是日本泌尿科机器人手术的先驱,也是前列腺癌机器人手术和膀胱癌机器人手术件数全日本第一的记录持有者,他甚至可以操纵“达芬奇”将一张薄薄的纸折叠成千纸鹤。

兼具开放手术和腹腔镜手术的优点

蒋丰:您是全日本第一个将手术机器人“达芬奇”运用于泌尿科手术的医生,也是国际机器人手术学会里唯一的一名亚洲成员。因此我想请教您,是什么促使您将“达芬奇”运用于前列腺癌、膀胱癌摘除手术的呢?这样做会带来哪些利点呢?

吉岡邦彦:和“达芬奇”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2005年12月。当时我工作的东京大学附属医院心脏科引进了手术机器人“达芬奇”,首次试操作,我就惊讶于它的灵敏性。而我这个人天生喜欢挑战、开拓新领域,于是首先想到要将这种最尖端的技术运用于泌尿科领域。

在我的争取下,医院同意了这一提议。经过五个月的特训,我成为了日本第一个能够操作“达芬奇”做手术的泌尿科医生。

用手术机器人做前列腺癌全切除手术,对医生和患者都有好处。开放手术需要执刀医生利用长镊子穿过前列腺这一“隧道”,将“隧道”另一端的东西取出来,再缝合膀胱和尿道。镊子要从人体的切口处伸进去,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做缝合,基本靠的是医生那“匠人”般的手指感觉,如果不小心碰到其他地方,就会导致肠穿孔。但有三只金属手的手术机器人就不存在这种物理性的活动限制,能回旋200度以上,完成人手所做不到的微细动作,而且可将患部立体放大10倍,帮助医生看到“隧道”另一端的情况,解决了长久以来的“黑盒子”问题。

腹腔镜手术是先输入空气让患者腹部膨胀,人为的制造出一个手术空间,再使用比开放手术更长的镊子切除、缝合。我们都知道,越短的灵敏性越高、越好操作,越长的就越容易抖,从这一点来看,腹腔镜手术的完成度不如开放手术。不过腹腔镜手术的好处是能降低出血量,手术中不用输血。这就跟我们手指划伤了,只要按住伤口就不会出血一样,腹部的空气产生的气压就起到了止血作用。而手术机器人是靠医生远程操作,医生的手怎么动,机器人的手就怎么动,既不用借助镊子,也不会抖。也就是说,手术机器人“达芬奇”做的前列腺癌、膀胱癌摘除手术,既具备开放手术的精确性,又具备腹腔镜手术创口小、出血少、恢复快的特点。

并发症风险最小癌复发率最低

蒋丰:据统计,日本每年超过1万人死于前列腺癌,新增患者人数3万余人。是不是所有前列腺癌患者都适合做机器人手术呢?

吉岡邦彦:最近十年间,美国有90%以上的前列腺癌手术都是利用机器人做的。日本平均一年大约有1万5千到2万例前列腺癌手术,去年有7000例左右是机器人手术,约占总体的一半以上,今年预计会达到6至7成。我相信再过几年,日本也会和美国一样,前列腺的机器人手术将成为主流。

机器人手术适合于所有患者,从手术时间来看,开放手术所需时间最短,但患者术后康复所需时间最长。机器人手术所需时间要短于腹腔镜手术,大约在2到2个半小时。从手术结果来看,机器人手术的癌细胞残余最少,癌症不易复发,术后并发症的风险性比其他手术显著减少。但无论是开放手术还是腹腔镜手术、机器人手术,患者前列腺全摘除后都会出现尿失禁现象。开放手术后的尿失禁大约需要6个月才能自然治愈,机器人手术的话,70%的患者只要1个月就可以自然治愈,有85%的患者只要3个月就可以自然治愈。关于术后的男性功能障碍,尽管有很多医生在临床报告中指出,机器人手术更有利于温存神经,但就目前来看,所有手术对男性功能障碍的影响都是一样的。由于目前日本只有三家医疗机构的机器人手术获得了尖端医疗认可,因此对于患者来说,手术的成本还比较高。这可以说是机器人手术和其他手术相比唯一的劣势。

希望教授出更多的机器人手术专家

蒋丰: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立志做泌尿科医生的呢?像您这样的机器人手术专家在日本共有几位呢?

吉岡邦彦:其实我在庆应大学读的是经济专业,但逐渐的,我发现自己不适合成为公司白领。作为一个理科男,我想挑战更多未知的领域。因此,大二那年我从庆应大学退学,进入岛根医科大学学医。我很喜欢做手术,在外科领域里只有泌尿科和消化科有大型的开放手术,而泌尿科的诊断法和治疗法又在不断进步,有很大的开拓性,因此我最终选择了泌尿科。

机器手比人手更为灵活,手术的完成度更高,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说到底,手术并不是机器人自动完成的,操纵机器人的还是人手,这就需要操作的医生有充分的技术和丰富的临床经验。

在日本,只有泌尿器科学会认定医生,最少也做过10例以上的前列腺癌开放手术的人,才有资格学习操作手术机器人。因为手术机器人是美国Intuitive Surgical公司生产的,所以学习操作的医生要先美国听两天课,获得使用许可证才行。我自己大约是做了五个月的“斯巴达式”急训,就连周六日都不休息。训练项目之一是操作机器人折叠纸鹤。刚开始机器人手才一碰,纸就破了,好容易将纸张完好无损的折成一只纸鹤,也得花上一小时才行。其实,前列腺癌手术中没有这么多复杂的动作,但能操作机器人把纸鹤折好,说明已经具备非常高的技巧。如今,我用手术机器人折一只纸鹤只需要5分钟。这是折叠了几百只纸鹤后的结果。我还用硅胶自制膀胱和尿道,练习缝合技术。

日本泌尿器科学会和日本Endourology·ESWL学会对泌尿科领域的机器人手术设定了统一的考核标准,通过考核的医生就可以“上岗”操作机器人。但由于每个医生的手术案例数不同,所以同为“上岗”医生,也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经验差异。患者在选择医生前需要注意这一点。

我院是美国Intuitive Surgical公司指定的研修机构,这样的机构全球只有4、5家,因此每年都有来自国内外的医生、专家前来参观、学习,我负责教授他们操作。我希望日本能够出现更多的机器人手术专家。

欢迎中国患者联系我赴日就医

蒋丰:前列腺疾病又被称为“老年病”,伴随着中国国力的崛起,以及高龄化社会的进程,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赴日就医。机器人手术中心能够对应中国患者吗?您认为自己获得患者支持度、信任度最高的关键是什么?

吉岡邦彦:我的患者里有几位已经归化后的中国人,他们都住在日本国内,通晓日语。目前还没有接待过中国国内的患者。不过我院泌尿科有一位台湾出身的黄医生,他可以为中国患者诊疗,也可以担任医疗翻译,从旁协助我。

事实上,为了更好的对应慕名而来的外国患者,南东北医疗集团成立了一个会员制医疗服务机构——“医疗指南针俱乐部”,在中国的北京也有事务所,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中国朋友到日本接受最尖端、最优秀的体检和治疗。

做过机器人手术的前列腺癌患者,术后第二天就可以下床行走。不过前列腺被摘除后,正常的排尿会受阻,必须暂时插入导尿管将尿道与膀胱连接起来,我院一般是第6天拔管,拔管后观察2到3天就可以出院,这样算来,患者在我院大概需要住院11天左右。

术后一个月不能骑自行车和摩托车,不然会压迫到缝合口,其他运动不受限制,旅游、打高尔夫都没有问题。

中国患者在决定来日就诊前,可以先通过邮件联系我,沟通一下病情,预约手术时间,等前期准备都完成后,再安心的来日本做手术。

在和患者接触时,我侧重于缓解患者的不安心理。泌尿科疾病有很多都是非常敏感和私人的,比如尿失禁或性功能障碍等,我会努力营造出一种能够让患者放松的氛围,让患者在跟医生倾诉苦恼时,不用感到羞耻和尴尬。

采访后记:吉岡邦彦医生告诉我,他自己最喜欢的汉字,就是“忍”!于是我眼前浮现出他用“达芬奇”手术辅助机器人折叠几百只小纸鹤的场景。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日本“匠人”的精神,坚忍、专注,将专业领域的事情做到了极致。

PHOTO

转载自《蒋丰看日本:当代名医访谈录》(东方出版社)

相关阅读
日本医疗事情一览[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