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儿童的成长港湾‘绿萝之家’----欧阳蔚怡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8年01月10日
PHOTO

等待孩子们的到来

‘贫困儿童’一词让人们联想到的往往是贫穷国家饥饿孩子凹陷的眼窝,流浪街头孩子捉襟见肘的衣着,不卫生不安全的生活环境和恶劣条件下干活的童工。对日本来说,它似乎是一个时代遥远的故事,或是日本提供帮助的穷困异国的情景。

近年来,日本媒体中频繁出现有关生活贫困者的报道,2013年6月《儿童贫困对策法》出台之后,‘贫困儿童’的相关话题也多了起来。‘日本6个儿童中就有1个处于贫困状态,特别是单亲母子家庭中二分之一是贫困家庭’的报道虽然不再具有爆炸性效果,人们却很难在生活中目睹和确认‘贫困儿童’的真实存在。

贫困儿童的处境

前不久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山田千鹤子女士,聊起近况,她说在运营一个帮助低保和单亲家庭孩子的NPO法人,从她那里我第一次直接而具体地听到关于贫困儿童的事情,几天后,我便造访了名为绿萝之家的活动场所。

这是一个已经关闭的磨具铸造工厂的二楼事务所,山田千鹤子曾经是这里的经营者,在雷曼兄弟债券风暴的冲击下工厂承受了关闭的厄运。为了让工厂可利用的部分对社会有益,她想把事务所用于成长过程中需要社会关照的孩子的自由空间。作为一位母亲,山田千鹤子曾经有过面对成长期的初中生高中生突然不去学校的经历,30多年来她一直参与对这样的年轻人给予关注和呵护的社会活动。然而,召唤和吸引这样的孩子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一位社会工作者的朋友告诉山田千鹤子,当下有很多贫困家庭的孩子面临着学习和生活的问题,各地的民间帮助活动正在悄然兴起。在那位朋友的建议下,5年前山田千鹤子把事务所开办成面向低保和单亲家庭孩子的免费活动中心,让那些面临着各种困难的孩子们在这里找到家庭和学校之外的容身之处,同时还能在这里萌发对将来的自信和希望。

布满了绿萝藤叶的房间被整面的玻璃窗射进来的太阳光照得明亮而暖和,书橱和几套座椅以及两张放着电脑的办公桌让房间显得有点拥挤。目前来这里的有中学生,也有高中生,跟不上学校进度的孩子因为经济原因不能像周围同龄孩子那样去私塾补习,有些孩子因为种种原因不去学校而失去升学的机会。父母的经济能力无法提供良好的教育环境,低学力・低学历的孩子成人之后也只能重复着父母的贫困状态。父母的经济所得差距造成孩子接受教育机会的不足,由此形成了难以挣脱的贫困循环。而打破这种贫困循环的重要手段还是教育,山田千鹤子和支撑着运营的30多名志愿者正是以这样的目的聚集在绿萝之家,他们或是退休教师、工程师,或是曾经的私塾经营者、公司经营者、或是社会福利工作者,或是家庭主妇,或是在校大学生,大家以轮班的形式每周数次为这些孩子们一对一地辅导学习,同时也从生活咨询、有效利用政府的扶助制度和法律常识等方面对家长提出建议。

Q: 这些孩子是怎么知道绿萝之家的呢?

绿萝之家的孩子大多来自于当地福利事务所和儿童问题咨询机构的推荐和介绍。这些机构是履行有关最低生活保障、儿童妇幼保护、孤寡老人福利以及残疾福利等社会事务的政府基层部门,工作人员在管理或接待以及访问低保家庭或单亲家庭的过程中发现在上学方面遇到困难的孩子,就会向家长和孩子推荐可以免费辅导的绿萝之家,孩子们渐渐地多了起来。

PHOTO

绿萝之家

来自社会的帮助

国际上对于贫困有两种定义。一个是‘绝对贫困’,这是指维持生命所需要的最低限度的衣食住未能被满足的状态。另一个贫困的定义是‘相对贫困’,这是指未能达到那个地域或社会‘普通’的生活状态。本文题目的‘贫困儿童’是指相对贫困状态的儿童,世界银行的看法是收入只要(或少于)平均收入的1/3的社会成员便可以视为相对贫困。这些孩子穿的并不寒酸,书包里装的是流行款式的文具,甚至用着新款手机,表面上看不出‘贫困’。实际上,这些孩子的家庭经济状况十分拮据,虽然与其他孩子一样平等享受着义务教育,而在公费教育之外的学习和娱乐机会上却与普通孩子有着很大的差距。同龄孩子理所当然去的私塾补习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分之想。当他们跟不上学校进度、与同学的成绩差距拉大之后,自卑和对课堂丧失兴趣的负向循环就会加剧。尽管校方会为学生返回学校做出很多努力,但是老师不太可能长时间一对一地指导学生,绿萝之家向这些孩子们伸出了温暖之手。

Q:靠什么来维持运营和供免费指导?

绿萝之家创建初期的运营经费基本来源于认同绿萝之家活动理念和目的的会员会费和个人赞助费,指导学生和运营管理工作都是无偿奉献。随着绿萝之家被媒体介绍,山田千鹤子和伙伴们的活动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援。

最早是2013年全国发行的杂志《通贩生活》介绍了绿萝之家,从北海道至冲绳的全国读者寄来了各种各样的援助物品,有的至今还在持续。后来‘寺院供品俱乐部’和Second Harvest Japan开始提供食物援助。‘寺院供品俱乐部’是全日本数百个寺院超越宗派和地域的联合团体,活动的内容是将香客们供奉给寺院的点心、水果、蔬菜以及日用品和文具等汇集之后分发给各地支援贫困儿童和贫困家庭的团体,由这些团体再发放给个人,由此来传播众多的人们对贫困孩子们的关爱和善意佛心。Second Harvest Japan是开展Food Bank活动的日本非营利团体,他们把食品工厂或农民或个人等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在市场流通的食物收集起来,提供给生活穷困者或援助妇幼、残疾人、孤儿的福利设施。

寺院和Second Harvest Japan提供的各种点心水果和其他食品让绿萝之家的食物丰盛起来,对某些孩子来说,这些可口的点心也成了来绿萝之家的魅力之一。学习时间接近晚餐,为了不让孩子们空着肚子学习,山田千鹤子及主妇志愿者们会提前做好紫菜饭团。很多人读到关于绿萝之家的介绍之后,便定期寄来大米,从此绿萝之家就再也没有花过买米的钱。

给绿萝之家帮助的形式不仅是素不相识的个人捐资,也有提供购买图书和文具的图书券、事务需要的邮票,还有教室里使用的辞典和其他学习资料。大部分援助者会在汇款单或邮寄物品的随信中说明动机和心意,也有人只是默默地每个月按时寄来捐款。3.11东北大地震受灾地的仙台市、福岛县的援助者在给山田千鹤子的信里说:我们受灾时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援,我也希望能为孩子们多少尽点心意。山田千鹤子把所有的包裹单和信件留言条整理在本子里,至今已经贴满了9本。每一张包裹单上的地址和每一行信文都渗透着平凡的人们对孩子们将来的关注和期待以及对山田千鹤子的钦佩和支持。

NPO法人绿萝之家历经五年至今共帮助了50多名中学生和高中生,除了现在的场地之外,还有两所社区生活协助共同体的诊疗所的会議室。绿萝之家还得到不同企业和企业财团作为【资助地域互助项目】和【支持志愿者活动项目】的资助。人们知道贫困儿童的问题关系到日本的未来,依靠社区和地域的力量,大家共同参与青少年的培养教育,绿萝之家由此成为了贫困儿童成长期间可以放心的港湾。

让孩子们拥有希望

对于绿萝之家一路走来的经历,山田千鹤子说:

“当初我只是想让空着的房子能发挥一点作用,根本没想到会涉及如此深刻的社会问题。那时我对贫困儿童的事情不太请楚,当了解到这些孩子们的状况后,我觉得不能袖手旁观。

我们不仅对那些孩子提供学科方面的帮助,提高他们的生活能力和生存能力是我们的目标。五年前有个低保家庭的初中生不愿意上学而窝在家中,从区政府福利部门那里听说了绿萝之家,白天他来这里学习,课本不懂的地方有专人具体而耐心地指导,半年多的努力他考上了高中夜校。进高中后绿萝之家仍然是他的学习场所,直到高二拥有了自信才不再来。2014年之后,在这里学习的孩子们陆续考上高中,看到他们迈出的步伐,我们便忘记了为此奔波和奋力的劳苦。”

日本国内的儿童贫困渐渐被作为社会问题认知,《儿童贫困对策法》的成立促进了社会各方对此的关切,官方和民间也对实际状况展开着多方面的调查并讨论对策。日本战后的经济发展让所有人摆脱了绝对贫困,但是经济发展过程也由于某些原因产生了贫富差距,从而导致社会不公平现象的出现,相对贫困就是这种现象的一种反映。它不仅出现在日本,也已经存在于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如今,如绿萝之家这样帮助贫困儿童的民间组织在日本各地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企业也以奉献社会的宗旨对帮助贫困儿童的活动给予理解和提供赞助。打破贫困循环的措施不仅仅是改善教育环境,或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贫困儿童还需要全社会的地域民众和民间企业以及政府官方共同携手给予关心和帮助。

文・照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