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疗事情》Doctor-X原型,消化器官内视镜手术的全球第一人在日本・金平永二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7年11月13日
PHOTO

——访日本外科学会大上奖获得者、Medical Topia草加医院院长金平永二

日本的医疗热播剧《Doctor-X 外科医大门未知子》,让人们见识了一个热衷于淬炼技术,敢对权威说不的自由职业医生。她拥有超群的手术技术和与众不同的活跃方式,却不属于任何特定的医疗机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虽然剧中主人公是由长腿御姐米仓凉子扮演的,但剧外的原型其实是一位长腿帅哥、Medical Topia草加医院院长、日本第一个自由职业医生金平永二。

内视镜手术的出现,被视为外科领域的一大革命,它能够令患者摆脱开腹手术的巨大风险和犹如蜈蚣一样的触目惊心的伤疤,因此又被称为“温柔一刀”。

内视镜手术的三大神奇之处

蒋丰:您是日本内视镜外科手术的先驱,同时也是日本内视镜外科学会最高奖项“大上奖”的获得者,您能具体介绍一下这种手术的特征和优势吗?为什么会被叫做“温柔一刀”?

金平永二:在患者看来,内视镜外科手术的神奇之处在于术后的疼痛感小,而且几乎不留疤痕,甚至让患者在术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经有位患者因为在身上找不到明显的疤痕,因此质问我,“你真的给我做过手术吗?不会是在我上了手术台后就放弃了吧。”(笑)

在我们医生看来,内视镜外科手术的神奇之处有三个。一是不伤害人体的外层组织。人体是个封闭舱,内脏器官在开腹后会接触到空气,影响脏器的正常功能。

二是不会让肠道处于“休眠”状态,进而造成肠道功能障碍。开腹手术前患者要被全身麻醉,肠道也因此进入“休眠”状态,同时还会因为接触到了人手和空气变得干燥。手术后肠道至少需要5到7天才能恢复正常,影响患者补充营养,让患者术后不能快速恢复体力。而腹腔内视镜手术不会让肠道“休眠”,手术中通过内视镜可以看到肠道在正常蠕动。保持肠道功能非常关键,这决定了患者术后恢复的速度。

三是不会降低免疫力。开腹手术会令人体免疫力降低,恢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对于术后的患者,尤其是癌症患者来说,免疫力一旦下降,癌症就容易复发。而腹腔内视镜手术能将免疫力的下降减少到最低。

打破垄断的内视镜手术先驱

蒋丰:据我了解,您还是日本第一位自由职业的外科医生,电视台连续剧《Doctor-X 外科医大门未知子》的主人公就是以您为原型塑造的。您是在什么时候决定做医生的?又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道路呢?

金平永二:其实,从初中开始,我的梦想就是做一名摄影师,专门拍摄昆虫,比如蝴蝶、独角仙、蚂蚱等。我甚至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位师傅,家住长野县的著名生物摄影师田渊先生,我想成为他的弟子。

当我将这个志愿告诉高中班主任后,他阴沉着脸说:“金平啊,想吃职业摄影师这碗饭可不容易,几万个搞摄影的人里面,才能出一、两个职业的,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吧。”

我的父母也强烈反对我做摄影师。他们跟我说:“你那么喜欢生物,不如去做医生吧!生物学的终极就是医学,而且医生可以救死扶伤,帮助很多人,这不是很好的职业吗?!”就这样,我上了大人们的“当”,开始学医了。我心想,将来自己可以专业做医生,业余搞摄影,万一摄影作品卖出去了,再改行做个职业摄影师也不迟啊。

进入医学部后,我喜欢上了外科手术,再加上那时候正在热播电视剧《白色巨塔》,里面由田宫二郎扮演的财前五郎医生很有范儿,《怪医黑杰克》的漫画也特别火,所以我开始向往做个外科医生。

在我去德国学习内视镜外科手术技术时,日本国内几乎没有掌握这种手术技术的医生。但是学成回国后我发现,适合于这种手术的患者很少会到大学附属医院来,一般都是去的地方医院。所以在地方医院有需要的时候,我就会去给患者做手术。然而时间一长,大学附属医院里的教授们就有意见了,说“你总这样往外跑,大学里的工作都耽误了。”我也跟地方上的医院建议过,“如果有内视镜手术的患者,请介绍到大学附属医院来。”但是地方上的医院也要生存下去,就说“如果金平医生你不过来,我们就只有给患者做开腹手术了。”

明明可以为患者做出血少、不留疤、恢复快的内视镜手术,却因为不是所属医院的患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患者接受风险高、身体负担大的开腹手术,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痛苦极了。为了能给所有需要的医院、需要的患者做内视镜手术,我选择了做一名自由职业的外科医生。哪里需要哪里去。

在那个时候,日本医疗界对于新出现的内视镜外科手术还持有一种怀疑的态度,所以我也是以一种内视镜外科手术“传道士”的心情在工作。通过观察我的实际操作和患者的治愈过程,大家也逐渐接受并推崇起这种手术。内视镜手术的患者无论是伤口愈合还是身体恢复所需的时间,都比开腹手术的患者缩短了好几倍。

报答中国积极推进医疗交流

蒋丰:我听说,在做自由医生期间,您都是打着“飞的”做手术,哪有疑难杂症去哪里。您有去过中国吗?Medical Topia草加医院的“Medical Topia”,有“医疗理想乡”的意思,这个“理想乡”也欢迎中国患者吗?

金平永二:我在中国的香港、上海、青岛、广州等城市都做过手术,去香港的次数特别多。今年1月份,我还在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做过一例胃癌手术,并受邀举办了讲座。

除做手术外,我还去中国教授过内视镜手术技术。1996年我去上海指导过TEM手术,2012年我因为跟腱断裂,拄着拐杖去北京教授TEM手术。那次吸引了很多中国医生参加,大家跟着我使用解冻后的动物肠道进行了实际训练。

在这个医院设立时,我就有考虑过接纳中国患者的问题,所以医院里有日文、英文和中文标示,我这里还有一位在中国出生的助手樱井七海女士。她非常优秀,会中文自不必说,就是日语恐怕也说的比我好呢。(笑)

我院接待过不少的中国患者,樱井女士负责为他们做翻译,其中有一位旅行社社长王先生,在中国被告知必须进行胃全切除手术,他为了能保住部分胃换了很多家医院,直到上海有位曾听过我讲课的医生告诉他,如果能联系上我,或许可以不用全切除。

王先生作为旅行社社长,经常往返于日中两国,而且精通日语,就自己上网查到我院的网站,给我发来了邮件和病历,我通过SKYPE和他直接沟通。手术的结果是胃部分切除。对此他很满意,多次表示要报答我。而我作为医生,只是对患者尽力而已,于是跟他说,“如果想报答的话,就请将和你一样的患者介绍到我院吧。或许我有办法保住他们的胃。”

王先生言出必行,果然介绍了一些难病患者来,包括病变部位复杂、手术难度大的,比如在食道与胃的连接处长了肿瘤,做普通的肿瘤切除手术,必然连神经和胃一起切去。我在手术中努力保留了内侧的神经,胃也完好无损。这也是内视镜外科手术技术的功劳。

王先生要报答我,而我觉得更应该去报答中国。今年,我在中日友好医院为近400名医学部学生做讲座时就表示,“中日两国交流源远流长,在日本农耕文化尚不发达时,中国就将许多先进的农业技术传播到了日本,还有高僧鉴真,不畏艰险地六次东渡日本,讲授佛学理论,传播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如果有需要我传授给中国的东西,我就应当怀着报答的心不遗余力!”

要让身边的人都感到幸福

蒋丰:您在全球都享有盛名,同时也是日本内视镜外科手术的先驱,可以说是在专业领域里登峰造极了。今后,您会向着什么方向发展呢?您的梦想是什么?

金平永二:能够在国际上获得肯定和认同,我感到十分荣幸。虽然现在顶着“院长”的头衔,但我自认只是一介“匠人”。“匠人”,就是能把最简单的东西也做到登峰造极的人,因此我会坚持站在手术台上为患者亲自主刀。与此同时,我还会将“匠人”的毕生手艺都传给年轻一代,培养更多的接班人。

我有很多很多梦想,我也经常那个问自己,究竟什么样的人生才是自己想要的,我自己给出的答案是,能让自己感到幸福的人生。这个答案很自我也很任性,但却是我真正想要的。

那么怎样才能让自己感到幸福呢?就是看到身边的人,同事也好、朋友也好、家人也好,都能每天笑着生活。如果他们能因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到快乐,那就是我最为幸福的时刻。其实,真正的幸福,就是让身边的人都感到幸福。

在医院里,我也经常说些小段子逗同事和患者笑。虽然医院是个严谨的地方,但我希望能打造一个充满笑容的、温暖的医院氛围,让心情低落的患者振奋起来,以积极的心态开始治疗。

采访后记:在采访结束后,“温柔一刀”金平永二弃刀提笔,用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人生观——“笑容带来幸福”。他说:“虽然我院设立不久,规模不大,我本人也没有什么金灿灿的头衔,只是一介单枪匹马的外科医生而已,但却吸引了很多海外的患者前来接受最尖端的内视镜手术。我对此感到欣慰,同时也希望我院的事例能给其他地方医院、小规模医院带去勇气和希望。”看着他的笑容,我不仅暗地里想,“当初他上了大人们的‘当’,真是太好了!”

PHOTO

转载自转载自《蒋丰看日本:当代名医访谈录》(东方出版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