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进展的“被动吸烟”防止对策,WHO推动也未能使日本提出法案----北原斗纪彦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7年08月22日
PHOTO

在日本,将不吸烟的人不想吸烟而吸入吸烟者呼出的二手烟称为“被动吸烟”。如何保护非吸烟者不受烟草烟雾中含有的有害物质的危害?围绕其方法,人们一直在进行着争论。日本在被动吸烟对策方面,被视为“世界上做得最差”的国家,政府有关部门为了迎接2020年东京奥运会想要对被动吸烟实施某些对策。对此,部分讨厌对吸烟实施限制的国会议员和担心限制吸烟会导致好吸烟的客人不来饮食店的餐饮行业同政府有关部门的对立状况一直持续着。

推算一年有15000人死于被动吸烟

众所周知,烟草的烟雾中含有焦油、尼古丁和一氧化碳等多种有害物质,不仅会致癌,还会引发多种疾病。关于被动吸烟引起健康受害,担负保护国民健康责任的厚生劳动省等行政机构以及医生近几年多次发出警告。2016年,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发表的推算结果显示,“非吸烟者由于被动吸烟的肺癌罹患风险增加到1.3倍”、“因被动吸烟引起心肌梗塞和脑梗塞等疾病而死亡的人数日本国内一年达15000人以上”。

据日本唯一准许制造烟草的日本烟草产业公司(JT)调查说,日本的吸烟率(吸烟者占法定吸烟年龄20岁以上的人口的比例)在逐年递减,2016年吸烟率男性为29.7%、女性为9.7%,男女总体为19.3%。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新统计,OECD34个加盟国的平均吸烟率为19.7%,日本大体上处于OECD平均水平。中国的吸烟率据该统计显示,男性为49.0%、女性为2.0%,男女合计为25.5%。

人们对吸烟危害健康的关注度的高涨,加上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国际伤残人运动会的举办,加快了日本对被动吸烟实施限制的动向。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于2010年就实现“无烟奥运”达成了一致。在之后举办的2010年的加拿大·温哥华冬季奥运会、2012年的英国·伦敦奥运会、2014年的俄罗斯·索契冬季奥运会、2016年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和2018年的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中除平昌以外,所有举办奥运会的城市都全面禁止了在学校、医疗机构、行政机关等公共设施以及餐馆内的吸烟,并对违反者科以了惩罚。平昌冬季奥运会采用的是仅允许在这些设施中特别设置了吸烟空间的吸烟区内吸烟的分吸烟区与禁烟区“分烟”方式,对违反者设有罚则。

顺便说一下,厚生劳动省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被动吸烟的限制在去年总结的资料中,对中国在学校、医疗机构的室内全面禁烟,在行政机关和餐馆划分吸烟区与禁烟区,对违反者设有罚则给予了评价。

那么日本的现状如何呢?2003年制定的健康增进法规定了公共空间和餐馆等的管理者“有义务去争取实现”防止被动吸烟。之后,在学校及医院等实施室内禁烟、在办公室和餐馆实行区分吸烟者和非吸烟者的“分烟”措施以及在繁华街道等实施路上禁烟等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是由于防止被动吸烟仅停留在“有义务去争取实现”,即使违反义务也没有惩罚条例,因此在店内实行完全禁烟的餐馆仍然为数不多。据厚生劳动省编写的“2015年国民健康·营养调查”介绍,41.4%的非吸烟者过去一个月以内在餐馆经历了被动吸烟。据WHO报告,截止到2014年,49个国家正在实施带罚则的室内全面禁烟的法规,而WHO对日本的被动吸烟对策的评价则为四个等级中的“最低等级”。

是实施“禁烟”还是实施“分吸烟区与禁烟区的分烟”

承接上述状况,面对2020年,厚生劳动省制定了如下内容的限制被动吸烟法案(健康增进法修正案)。①在学校和医疗机构的用地内,包括室内,全面禁烟。②在大学和体育设施的室内全面禁烟。③在餐馆、小酒馆和茶馆等餐饮业店内原则上禁烟,但如果设有不泄漏烟雾的专用吸烟室的,也准许在室内吸烟,采用区分吸烟区与禁烟区的“分烟方式”。④餐饮业店中建筑面积30平方米以下的小型酒吧、快餐店不设限制。⑤不设罚则。
对于该限制法案,执政党・自由民主党中提出“反对对吸烟的过度限制,构建吸烟者与非吸烟者能够共处的分烟社会”主张的国会议员一派和餐饮业界表示了强烈反对。今年3月份,这一派国会议员站在通过区分吸烟区与禁烟区的“分烟方式”防止被动吸烟的立场,提出了如下内容的不同建议:①在学校、医疗机构只要设有吸烟区,室内室外全都可吸烟。②在大学、体育设施的室内也只要设有吸烟室就可吸烟。③餐饮业全都没有表示“吸烟”、“分烟”、“禁烟”的义务,可否吸烟任凭店家自主决定。

医学专家、医生团体和癌症患者组织等则要求实行室内全面禁烟,他们认为厚生劳动省的限制被动吸烟法案不够彻底。他们对区分吸烟区与禁烟区的做法,批评说在开关吸烟室门时无法防止烟雾完全不泄漏,因而会危害店内工作人员的健康,主张“根据WHO调查,国外实行室内全面禁烟的餐馆事实上营业额并没有减少”“实施全面禁烟是吸引非吸烟者前来扩大商机的良策。”

对此,餐饮业代表反驳道:“餐馆中有不少是个人经营或家族经营的小规模店铺,设置吸烟室在空间上和资金上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实行全面禁烟,则有可能迫使一部分店铺停业。尤其对于随酒水一起提供饮食的小酒馆和烤鸡肉串店等店铺来说,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要求能够同时享受抽烟、喝酒,度过愉快的用餐时间的顾客非常多。说禁烟不影响餐饮店的销售额那仅仅是国外的事例,同日本的情况不一样。”

对执政党的部分国会议员和餐饮业的反对抱有危机感的WHO于4月份派遣干部前来日本,向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传递了陈冯富珍( Margaret Chan )事务局长正式要求日本政府“实现无烟东京奥运”、“在全国范围的室内公共场所实施完全禁烟”的书信。

日本的国会(常会)从今年1月起持续召开了6个月,在这期间对立未能得到消除,厚生劳动省也未能向国会提出限制被动吸烟的法案。距离2020年奥运会召开的时间所剩无几,厚生劳动省能否向秋季的临时国会提出对防止被动吸烟有效的法案引人注目。

PHOTO

文/北原斗纪彦 图/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