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疗事情》为世界提供胃癌定型手术的好范本——访癌症研究会有明医院・佐野武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7年08月07日
癌症研究会有明医院・佐野武

——访癌症研究会有明医院消化器外科部长佐野武

由于饮食习惯等因素,全球有六成的胃癌患者都集中在以中国、日本、韩国为代表的东亚国家。日本癌症研究会有明医院消化器外科,是全日本胃癌手术例数最多的医疗机构,该科科长、胃癌专家佐野武被誉为“诺贝尔奖级名医”。

佐野武出生于一个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医生世家。他在做临床专家、教育者的同时,还是日本胃癌定型手术的国际“传道士”,每年都有来自英国、美国、意大利等国家的胃癌专家到日本观摩、学习他的手术技术。

胃癌单靠化疗和放疗无法根治

蒋丰:您率领的癌症研究会有明医院消化器外科,胃癌手术件数全日本第一,被患者评为胃癌切除手术首选医疗机构。我想向您请教一下,为什么亚洲人比欧美人更容易患胃癌呢?据说全球有六成的胃癌患者都集中在以日本、中国、韩国为代表的东亚国家。

佐野武:造成胃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胃里的幽门螺杆菌多,因为生活习惯等原因,亚洲人胃里的幽门螺杆菌的数量很难减少,所以近年来,欧美国家的胃癌死亡人口明显递减,而亚洲国家的减少速度却非常缓慢。

治疗癌症的传统方法有三种:化学药物治疗、放射治疗和外科手术治疗。遗憾的是,胃癌单靠化学药物治疗和放射治疗无法达到根治效果,必须要做一次切除手术,或在做过切除手术以后,继续接受药物治疗和放射治疗,以杜绝癌症复发。

胃癌切除手术非常复杂,在切除病灶时要将周边的淋巴结等都切除,而且涉及到了肝脏、膵脏等重要的内脏器官,不能像胆结石那样只要切除胆囊就可以,所以胃癌切除手术不仅仅是一个部位的手术。

长期以来,胃癌的手术切除范围都存在争议,过去认为切除范围越大越好,实际上这影响患者的体力恢复,切除范围太小又容易复发。经过这么多年的临床经验和研究,如今,日本在癌症切除手术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范围界定,即切除胃的三分之二以上+D2淋巴结廓清,这种定型手术已经逐步获得了全球医学界的认可。

需要注意的是,因为医院和开刀医生本身的技术问题以及经验上的差异,同样是做定型手术,也会出现不同的手术结果。因此患者选择医院必须谨慎。

为世界提供胃癌手术的范本

蒋丰:作为入选“日本诺贝尔奖级名医TOP30”的“胃癌神手”,您的治疗特色是什么?从日本各地乃至国外慕名而来的患者应该很多,您平均每天能够对应多少外来患者?

佐野武:在治疗上,我最为重视的有两点:一是实事求是,不向患者撒谎;二是在向患者说明病情时,慎重选择患者容易理解和接受的语言。

癌症,是一种很特殊的疾病,直接关乎到患者的生命,而且目前还没有一个适合所有患者的立竿见影的治疗法。我在为患者治疗时,不仅会考虑患者的病期、恶性度、脏器特征等,还会根据患者的性别、年龄、家庭构成、职业、社会地位、人生观、经济状况等提供治疗方案。患者的客观条件和周边环境等,都会对癌症的治疗过程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也要纳入考虑范围。治疗癌症,要从患者的整体健康考虑,不能只关注病灶,头疼治头,脚疼治脚。我通常会综合外科医生、放疗医生和化疗医生的意见,给出治疗方案。我想这才是患者真正需要的。

我现在每周有两天坐门诊,因为同时还要做教育指导工作,向海外宣传、传授日本的胃癌定型手术,所以平均一个月的手术件数控制在130件左右,我的“传道士”的工作已经初见成效,有海外的胃癌专家专程到我院观摩胃癌手术,上周有来自英国的两位医生和来自意大利的医生,此前还有中国医生、韩国医生等,我院每年还会举办几次研讨会,有许多日本国内的年轻专家前来观摩。从这个意义上讲,我院正在积极的为世界提供胃癌手术的范本。

赴日就诊请事先联系带好介绍信

蒋丰:您刚才有提到,中国医生也经常到癌症研究会有明医院观摩、学习胃癌定型手术,能介绍一下近年来您同中国的医疗交流情况吗?癌症研究会有明医院有接收中国患者的应对体制吗?

佐野武:我与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等胃癌领域的专家都有交流,经常一起举办座谈会,也为很多中国医生、专家到我院观摩、学习提供了机会。近年来,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教授的号召下,中国也经常举办全国胃癌学术会议,我多次受邀参加,6月份才刚刚去过一次。2017年,国际胃癌学会将首次在中国举行,我很期待,也相信这会为中国的医疗带来好的影响。

为了能够更好的对应外国患者,我院正在不断的完善接待体制,有统计数据显示,在我院的外国患者中,中国人所占的比例最高。来我院就诊的中国患者通常都会自带翻译人员,但考虑到翻译人员的水平有高有低,为了不耽误患者就诊,我院专门雇佣了两位中国员工,协助医生同中国患者沟通。为了让手术患者能够及时接受手术,我院一直在做最大努力,每年都在增加手术室、医护人员和麻醉技师。

借这次采访,我想提醒有意来日本就诊的中国朋友注意,为了能够顺利就诊,在来日本前,请先通过邮件与我院沟通病情,提供内视镜片子、CT扫描,说明是在什么情况下、多久前接受的检查或治疗,最好能有在中国的主治医生开的介绍信。我院会根据以上信息判断患者是否适合做手术,并安排手术时间。如果前期工作做的好,一般到日本一周后就能做手术,术后康复顺利的话,10天到14天内就可以出院。

以前有过没事先联系我院,就直接坐飞机来就诊的中国患者。其实他的病情已经不允许他坐飞机了,而且也适合做手术。为了避免这样的遗憾,请在来日就诊前,一定要先联系我院,我院有精通中文的医护人员,能够直接对应中文邮件。

通过和中国患者的接触,我发现他们对日本的抗癌药物给予很大信赖,希望能够一次性购买大量药物带回国。但是根据相关规定,我院最多只能开出一个月的剂量。但我会提供处方,方便患者在中国也能买到同类的药物。

目前,在我院做过胃癌手术的中国患者,大约是半年来一次复诊。抗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能说做个手术就把癌症拿掉并忘掉,要观察术后的发展,必要情况下还得服用抗癌药。对于患者来说,最好是在自己生活的地方有一个可以持续提供治疗的机构,比如家在北京的中国患者,可以到我院做手术,但是回国后也要在北京找一家可以信赖的、能够持续支持自己抗癌的医院。

对于绝大多数患者来说,癌症手术是一生一次的大手术,所以在选择医院和主刀医生时,一般都会先上网调查哪家医院的口碑最好、患者评价最高等,我院是日本同类手术里件数最多的,所以有很多北海道、冲绳等地的患者都是坐飞机来接受手术,术后我会在当地找一家好的医院或好的医生,给他写封介绍信。但遗憾的是,我在中国还没有那么多的人脉,虽然认识几位顶级医生,但无法保证可以推荐给每位患者,也不知道患者拿着介绍信是否就能得到充分的关照。在这一点上中国和日本、韩国还有一段距离。

要让日本在胃癌领域领先世界

蒋丰:据我了解,您还是一个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名医世家的第14代传人。背负着这样的家族历史,在自豪的同时有没有感到压力很大?为什么没有继承祖业,而是选择了做胃癌专家呢?

佐野武:压力还是有的。我出生在大分县杵筑市的一个医生世家,先祖代代是杵筑藩的御用内科医生。从我记事起,就常听邻里邻居说,“你是个男孩子太好了!佐野家有了第14代传人了!”似乎大家都对我寄予了厚望。

在高中选择未来就业方向时,我竟然找不到一个不做医生的合理的理由。换句话说,从医,似乎是我命中注定的。但我发现自己的性格更适合做一个外科医生,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我决定不回老家继承祖业,而是留在东京做外科医生。“佐野医院”的牌子,到我父亲那一代就算是终结了。老家的祖宅是杵筑市最为古老的木造建筑,因此被指定为市级文化财产,归杵筑市管理。虽然出身医生世家,但我不想让自己的后代再背负压力。不过有意思的是,我儿子竟然也选择了学医。

虽然胃癌患者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减少趋势,但是总体人数依旧惊人的多,而且胃癌切除手术的过程复杂、难度很大,因为我选择这个领域,感到很有挑战性,而且胃癌手术的技术也在不断进步,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帮助到更多的患者,同时要让日本在胃癌领域领先世界。

我虽然也还站在手术第一线,但今后会将更多精力放在研究领域和培养后继人才上。

转载自《蒋丰看日本:当代名医访谈录》(东方出版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