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活动 女人的交际--欧陽蔚怡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7年07月07日
PHOTO

男性和女性充实闲暇的方式以及社交方式似乎有所不同。一些专家的研究结果表明,说男性以活动的方式,女性以交际的方式来维系人际关系和身心健康。因为有机会进入几个日本中老年圈子,下面的例子或许能佐证专家的学说,同时也反映出一部分人的生活层面。

男人们的读书会

去年,我被邀请在名古屋市高中退休教师协会的定期活动中介绍中国日本文化之不同的感受经历,会后一位姓杉浦的先生特意对我说,多年前他和读书会朋友一起阅读过我写的《感受日本》。读书会由几位高中教师组成,坚持至今已经30多年。我在受宠若惊之余免不了好奇,于是问能否去观摩他们的读书会,杉浦欣然同意。

今年春天的一个中午,杉浦带我去朋友家。杉浦介绍说,读书会坚持到现在的四位都是当年一起成为教师的同事。还是光棍的时候,他们有时间也有梦想,闲暇时聚在一起谈天地议人生,渐渐地变成定期读书会。他们预先选定一本书,各自回家阅读,读书会时交换意见和看法。相继建立家庭后读书会便轮流在不同家庭里举行。

杉浦那天特意整理出读过的一部分书名目录,数百册书几乎涵盖了出版读物的所有层面,同时也网罗了每年最受关注的话题书籍。曾经听说过这么一句话:“一个人读书是加法效果,读书会是乘法效果”,对于这个活动的受益之处,他们一致认为,比起一个人的偏好,读书会的形式扩大了自己的读书范围,窥测到原本不感兴趣的领域而得到意外收获,与他人的读书交流中学会多视角看待事物。

那天,他们谈论的是一本关于重新看待和评价明治维新历史的书。“所谓历史是为政者对过去史实的见解和解说,里面或多或少都会参杂着虚假和捏造”,“国民的历史观多半是在学校的教科书和媒体的历史描述以及当局的历史评价中形成”,“百年之后从胜败二者的不同角度重新审视历史事件的客观性”云云。旁听他们的讨论,让我这个‘史盲’如醍醐灌顶。

在先生们谈论中,那家主妇摆好了一桌酒菜,读书会就变成了把酒论天下的饭局。如此饮酒调侃也是读书会魅力所在,尤其是退休以后的他们更是悠哉善哉。听说普通日本家庭不太习惯把外人带到家中吃喝,我询问了在厨房忙碌的主妇是否有负担过重的感觉。

她说婚后才知道先生的爱好和这些朋友。不过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而且能旁听和了解男人们的世界这也十分有趣。自己的先生也打扰别人家庭,他们的这种交往方式已经成为成员家庭生活的一部分了。

听说读书会在孩子出生和幼小时期都没有间断过。同样作为女人,我不得不对这些贤内助发出由衷的钦佩。杉浦他们也异口同声地说,读书会轮到谁家,准备招待都是很受累的事情,没有夫人们的支持,读书会也不会持续到现在。

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我猜想他们的夫人和孩子们大概也都熟悉得如同亲戚一般了。当听说夫人和孩子们彼此从未见过面时,我不由得目瞪口呆!原因是其中有位夫人不习惯复杂的交往,于是始终维持着只有男人相聚的形式。其实,日本大多数社交圈都以个人为单位,丈夫和妻子都各自拥有互不干涉的独立世界。

吸引女性的料理教室

PHOTO

一位朋友在家里开料理教室已经30多年,每次课,4、5人一起学做从凉菜到主食的调理方式。在老师指导下做好之后,大家便围坐在一起,一边品味作品一边天南海北地聊天,如同在餐馆享用不错的午餐一样。来这里的绝大多数是女性,从待嫁闺秀到80多岁老太,除了主妇,还有忙里偷闲的医生、律师、教师等职业妇女。很多人学了20、30年,有的厨艺早就是专业水平却依然每月一次来上课;几位年过80的老太迈着蹒跚步子走近教室时要歇好一会儿才缓过气,听说她们并不住在附近,是乘电车或地铁来的。是什么让她们如此持久而不厌倦,为了解密,问了她们不少问题。

尽管每个人来教室的契机和理由各不相同,除了希望更新饮食与健康的知识、不断学习烹饪方式之外,大家公认的最大魅力是在这里能遇到生活中本来不太可能相遇的人,谈论的话题广泛新鲜,能开阔眼界了解社会。很多人的交际圈只限于职场和家庭,而现实中,不是交往到一定深度的人通常不太可能坐在一起吃饭并随意闲聊。一些不善交际的人把这里当成了解外界、获得刺激的唯一场所。

凡是来学料理的人都被一视同仁。切菜削皮的、烹调掌勺的、洗碗刷锅的、无论哪样分工既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也没有前辈后辈的介意,相互配合让彼此的距离大大缩短,吃饭的时候也就没有了社交场上的戒备和拘谨。无论是紧张的工作还是平淡的日子,这样不同于平常的时空对她们来说,或是充电或是歇息,与陌生人能近距离谈笑被看成了有意义的社交和开拓自我的途径。

无论是读书会还是料理教室,都不过是与他人一起‘消磨时光’的方式。读书讨论活动完成了男性之间的思想碰撞;烹调过程实现了女性之间的互动相助和情感共鸣。二者都是心情愉快、促进健康的人际交往,所以才会让他们难以舍弃。

文章/照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理解不同文化研究会】法人代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