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疗事情》“糖尿病肾病不用做透析也能治” ・牧田善二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7年04月07日

2017_0407_02_01.jpg

——访AGE牧田诊疗院院长、糖尿病并发症治疗专家牧田善二

癌症和糖尿病是威胁中国人健康的两大疾病,全球有三分之一的糖尿病患者都集中在中国,而中国糖尿病预备军的人数更是触目惊心。众所周知,糖尿病无法痊愈,而且会引发多种致命的并发症。人们常说,糖尿病不可怕,可怕的是并发症。为此,我采访了日本治疗糖尿病并发症的第一人——牧田善二,听他介绍糖尿病的病理、并发症的治疗法,以及医学界存在的很多有关糖尿病治疗的误区。

基因决定亚洲人易患糖尿病

蒋丰:和欧美人相比,亚洲人似乎更容易患上糖尿病。据《美国医学协会杂志》称,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已达到1.14亿,约占全球糖尿病患者总数的三分之一。为什么糖尿病多见于亚洲人呢?

牧田善二:在医学界,包括日本人、中国人在内的亚洲人,都被看作是容易患上糖尿病的人种,而且患病风险远远超过了欧美人。从现状来看,亚洲地区糖尿病患者人数逐年激增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中国超过了1亿人,排在全球第一,印度排在全球第二。

亚洲人易患糖尿病的根本原因很难特定,现有的研究分析表明,这是与人体内的“肥胖基因”有关。最为常见的2型糖尿病,就是因为摄入了大量的糖分,导致胰脏肥大,功能弱化。所以,我出版了40多本著作,大多都是指导人们如何减肥的,其中最畅销的是《减糖减肥食谱——吃出来的健康》(成美堂,2011年)。

一提到减肥,特别是糖尿病人减肥,首先联想到的恐怕就是不喝酒、不吃肉。但我的书并不主张这么做。相反,我倒是推荐大吃牛排!

长久以来,究竟是低糖出效果还是低热量出效果,一直是减肥界争议的两大主题。全球最为权威的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调查结果已经表明,减少糖分的摄取,更有助于减肥。

从饮食习惯来看,中国人爱吃饺子、米饭、面食,日本人也喜欢吃乌冬面、荞麦面、米饭等,中日两国人的共通点之一,就是都喜欢碳水化合物,而碳水化合物里的糖就比牛排里的含量多。

在最新出版的书里,我已经明确指出,有9成的日本人都已经患上了慢性的“糖分中毒”,这正是导致肥胖以及糖尿病的最大原因。为了自身的健康,为了下一代的健康,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应该想办法在日常生活中减少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

控制并发症的关键是AGE检查

蒋丰:人们常说“糖尿病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并发症”,有些急性并发症还会直接威胁到患者生命。作为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的治疗专家,您能告诉我们糖尿病并发症的“罪魁祸首”是什么吗?有没有办法缓解或是克制它呢?

牧田善二:在日本,每年约有4000人因为患上糖尿病而失明,每年约有1万3000人因为糖尿病恶化而不得不接受血液透析。虽然糖尿病的治疗方法在进步,但这些数字不但没有降低反而继续升高。我真的是非常痛心。

引发糖尿病并发症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糖基化终末产物(以下简称“AGE”)。AGE的危害不只体现在糖尿病并发症上,老年痴呆症、帕金森病、骨质疏松等,都跟AGE有关。同时,AGE也是造成人体老化的首要原因,所以跟英文的“年龄”一词相同。在我刚开始研究糖尿病治疗时,医学界对AGE的了解还很少,通过2年的实验,我终于找到了测定血液和尿液中的AGE的方法,并于1992年发表在《科学》(Science)上,引起了医学界的极大反响,世界各地都有医学专家发来合作请求。

我希望糖尿病患者都能够尽快的通过AGE检查确认是否存在其他并发症,了解自身并发症的恶化程度。

不是所有糖尿病肾病都要透析

蒋丰:一般情况下,糖尿病患者一旦并发肾病,就得定期进行血液透析,再也无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学习和工作。您是日本治疗糖尿病并发症的第一人,人称“糖尿病并发症承包户”,是不是真的有不用血液透析也能控制肾病的方法呢?

牧田善二:目前,日本全国大约有糖尿病并发症专家4000多人,我既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又跟他们都不相同。因为只有我能够做出以下承诺——“糖尿病肾病患者只要到我这里来,就不用做血液透析了!”

为什么我敢做这样的承诺呢?我今年就满64岁了,有37年的并发症治疗经验。在我攻读医学博士学位时,就将攻克糖尿病肾病定为自己的研究课题。研究范畴不仅仅是医学领域,还涉及到生物化学领域。我在北海道大学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后,又去美国纽约的洛克菲勒大学深造。

该大学是全球在生物医学领域拥有诺贝尔奖最多的机构,出过24位医学、生物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有全球最好的糖尿病并发症研究室,日本著名的细菌学家、生物学家野口英世也在该大学学习过。在该大学深造期间,我的研究成果相继在《科学》、《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等一流学术杂志上发表过。1991年,我所在的研究室还成功研发了治疗糖尿病并发症的特效药,能够有效降低体内积存的AGE含量。但该特效药后来被发现存在副作用,因此没能大量生产。

回国后,我依旧坚持研究,并应邀和日本的一家大型制药公司一起合作,研发能够抑制糖尿病肾病的药物。虽然我们研发的新药能够治疗糖尿病患者的肾病,但因为发现了副作用而没能投入生产。新药开发,真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啊。

2000年,医学界有研究论文证明,在现存的降压药里,就有能治疗肾病的,而且效果显著。我的患者在服用了这种药后,尿微量白蛋白值都降至正常范畴。

在日本,每年有1万3000人因糖尿病肾病而接受血液透析。血液透析一般是一周3次,一次3小时,过程非常痛苦。然而不幸的是,非糖尿病患者接受血液透析有可能会再活20年以上,但因糖尿病肾病而接受血液透析的患者,能再活5年的都不足50%。即便如此,包括中国在内,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患者动辄就接受血液透析呢?

原因就在于,很多医院都没有对患者进行过最为重要的尿微量白蛋白值检测。白蛋白是血液中含量最多的蛋白质,通常白蛋白不会大量流失到尿液里,但是肾脏受损时,尿液中的白蛋白量会逐渐增多。如果尿微量白蛋白值在18毫克/升以下被视为正常,如果尿微量白蛋白值在301毫克/升以上,就说明糖尿病肾病的病情已经发展到较为严重的地步。尿微量白蛋白值300毫克/升是一个分水岭,低于这个数值的靠药物就可以抑制,根本不需要透析。

中国也好,日本也好,美国也好,其实在药物上并没有很大的区别,区别只在于医生自身的知识水平和经验。除了专业技术以外,最好是能拥有一定的英语能力,这样才能随时获取国际上最新的学术信息和研究成果。由于糖尿病与生化学息息相关,所以医生还必须具备足够的生化学领域知识,这样才能切实无误的为患者服务。

在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检查。因为糖尿病初期没有明显的征兆,当患者感觉到不舒服时,一般都是在有了并发症之后。

欢迎中国患者前来就诊

蒋丰:伴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日本旅游,掀起了一股医疗观光的热潮。您刚才说对于糖尿病患者最为重要的就是检查,而且有办法让糖尿病肾病患者免于血液透析之苦。那么截至目前,您有医治过中国患者吗?今后有诊疗中国患者的计划吗?

牧田善二:我曾经为一位在日工作的、日语很好的中国患者治疗过。我院暂时难以提供医疗翻译服务,如果有中国患者希望前来就诊,建议还是带着翻译人员一起来比较好,这样方便沟通,我也能更好地了解患者的病情和治疗情况等。同时也希望中国患者能够充分考虑语言、费用等各方面问题。

日本患者一般都是先看我写的书,对我的治疗方式感兴趣、很信任,所以才联系我院预定诊疗时间的。我出过30多本有关健康管理和糖尿病治疗的书,目前在中国出版发行的只有一本,中文名叫《糖尿病就得这么治》(南海出版公司,2010年),我期待能有更多的中国患者读到我的书,知道更多的有关糖尿病和并发症的知识,这对他们了解、控制自己的病情很有帮助。

研发抗衰老产品AGE面膜

蒋丰:我了解到,您通过对AGE的研究,还研发了一款对抗衰老的面膜。它的作用如何呢?和市面上的美容面膜有什么不一样?

牧田善二:刚才我也有说过,AGE又叫做“糖基化终末产物”。糖是维持人类生命活动不可或缺的物质,但过剩的糖在人体内会不断发生变化,最终形成AGE。AGE形成后,胶原蛋白就失去了弹性,血管容易硬化并断裂,肌肉也没有了张力,进而产生皱纹和斑点。严重时,这些斑点会变成可怕的恶性肿瘤。

欧莱雅的研究所在2008年也发表过相关的研究论文,日本的化妆护肤品牌POLA的研究所也发表过同样的研究结果,如果能抑制皮肤上的AGE,就能确实有效地控制皱纹和斑点的出现。

我研发的这款面膜富含肌肽、越橘提取素、山茶种子提取素等有效成分,面膜材质选用的是最新型的植物纳米纤维,能够贴合皮肤凹凸,高度保水、有效渗透,使用感就像果冻一样。至于面膜的效果,我觉得没有必要再作宣传,我妻子的“面子”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她的皮肤可一点都不老。

使用方法很简单,洗脸后直接敷上,一周敷一到两次,一次20到30分钟。这款面膜的效果远远超出一般的美容面膜,与其说它是美容产品,不如说它是医疗产品。■

转载自《蒋丰看日本:当代名医访谈录》(东方出版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