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漫筆】老年痴呆症

日本社会 · 经济百科 2017年04月05日
20170405_1.jpg

(图片:铁道岔口)

“你还记得以前斜对门的老邻居青山吗?”家人从外面回来对我说。

“记得。怎么了?”

“青山家的老先生去世后,就剩下青山老太太一个人住,她患了老年性痴呆……”

“是啊,我知道的呀。”

“……青山老太太前几天家附近铁道岔口被电车撞了,人没有了……”

这让我着实感到无比震惊!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过。

我最后见到青山太太大约是在五个月之前,我经过附近的一个铁路岔口时,看到一个老太太站在铁道岔口前在东张西望,头发有些凌乱。我从那高挑的身影立刻认出这是我以前的老邻居青山太太。搬家之后,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到过面了。我跟青山太太打了声招呼:“青山太太,您好,好久不见!”青山太太回望着我,笑了笑。我又问:“您在等谁吗?”青山太太眼神迷茫不安地说:“我要回家,不知道往哪儿走……”我听了青山太太的话,心里即刻知道了一个残酷的现实:青山太太得了老年痴呆症!因为从这里过去就是青山太太家,她竟然在家门口迷路了。我告诉青山太太回家的方向,陪着她走了一段路,还聊了几句话。但我猜想,她可能没有认知能力,知道我是以前的邻居。在快到青山太太家门口的地方,她说:知道怎么走了。笑着谢过我,我们就各自分手了。青山太太的笑容还是和从前一样,和蔼友善。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很难过地告诉家人:“青山太太得了痴呆症了”。就把白天的经过说了一下。

在我的记忆当中,青山老太太是一个传统的日本女性,矜持而有礼貌,总是把门前院落打扫得一尘不染。她的身材比同龄人修长,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以前做邻居的时候,虽然没有特别深的往来,但出门碰面时,青山太太总是很和蔼友善地跟我们打招呼。见到我带着年幼的孩子出门,会轻声细语地逗孩子说几句。青山太太的几个孩子都成家了,不在一起住。我从来没有见过青山太太的那几个子女的面。只有还没有成家的小儿子,虽然也搬出去单住了,偶尔会回来。一回来,就在家门口擦洗他的车。所以,青山太太家偌大一所独门独院的住宅,就夫妻两个人生活。青山先生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平时很少能看到他出来,见面顶多也就是点下头会意。后来搬家,就再也没再见过面。

青山太太走了。是被家附近的电车夺取了生命。我仿佛能够看得到青山太太那迷茫的眼神,在动员大脑中的所有记忆,在铁路岔道上分辨家的方向,就想几个月之前我看到她的样子。她的注意力散漫,不足以觉察到疾驰而来的电车的危险。

日本是世界各国男女平均寿命最长的国家,据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的统计,日本男女平均寿命为83.7岁,女性则达到86.8岁。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寿命还会继续延长。据统计,2010年出生的日本孩子中,将有一半的人能跨入到二十二世纪。日本早已进入老龄少子化社会,现在已经呈现出许多伴随老龄长寿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老年性痴呆症。日本NHK电视台还专门制作了特别节目,指出2025年日本的老年痴呆症患者预计将达到1300万人。而单独一人生活的老年痴呆症患者,2015年推定为大约96万人,2020年将达到大约120人,2025年更会达到大约144万人之多。2025年老年痴呆症接收机构会出现很多大缺口,预计将有62万人的老年痴呆症要等待进入这样的养老机构。

单独一个人生活的患有痴呆症的老人,出现徘徊行为,一个人出去后,漫无目的地徘徊、行走。因为失去了空间分辨能力,经常会走丢。我能想象得到,患有老年痴呆症的青山太太,那天站在铁道岔口上的无助不安的眼神。

青山太太有好几个子女,据说都生活得很体面,有着很好的生活条件。他们应该都知道自己的母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为什么还让母亲一个人单独生活呢?老年痴呆症在早期发现后,如果进行相应的干预,每天进行30分钟的快步行走,一周进行3次,再加之在饮食上多吃些蔬菜、鱼类等,做一些提到记忆力的小游戏,就会有很大的改善。这在芬兰已经有过实证研究。通过青山太太的事,使我想到,也许需要一种统合儿童问题和老年问题的研究,来解决老龄少子化的社会问题。

我们都会老,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有尊严地老去。让还没有老的我们,去多一些关爱,帮助那些可能需要帮助的老人。

此文谨作为我对患上老年性痴呆症的老邻居青山太太的悼念。

文/图 姜 娜

相关阅读